如法受持楞嚴咒,有什麼功德呢

假設我們能如法地受持楞嚴咒,有什麼功德呢?看經文:

阿難!若諸世界,隨所國土所有眾生,隨國所生樺皮貝葉,紙素白氎,書寫此咒,貯於香囊。是人心昏,未能誦憶,或帶身上,或書宅中,當知是人,盡其生年,一切諸毒所不能害。

假設今天我們在末法眾生當中,隨他所在的國土(依報),這當中有種種正報的眾生,隨著他國當中所用的種種的紙張,或者是樺皮(用樺樹的皮,因為樺樹的皮特別的輕薄,可以書寫),或者是貝葉(貝多羅樹的葉片,因為它又長又廣,西藏經常用貝葉來書寫經典),紙素(用竹片煮成漿製成紙張),白氎(印度的一種細柔的花草所製成的紙)。總而言之,我們能夠用種種的紙張來書寫此咒,然後把它儲存在香囊當中,這個人就算他心識特別的昏昧暗鈍,他不能夠憶持憶念咒語的內涵,但是把咒語攜帶在身上,或者是供奉在家裡面的佛堂,這個人在一生當中,種種的毒害,包括這種的毒蛇,包括種種的鬼神妖魅,都不能對他做種種的傷害,他能夠遠離內外種種的魔障。

我們前面講到楞嚴咒的特點是密詮諸法實相,秘密的,因為它本身是從佛陀的頭頂放光而宣說出來的。所以你的心跟咒語接觸的時候,它就會慢慢地、慢慢地把你的心帶回到如來藏妙真如性,而如來藏妙真如性本身,就具足了滅惡生善的功德。所有的惡法在清淨心裡面是不能生存的,所有的善法在我們一念清淨心是本自具足的。

我聽海公長老說,他說他以前去金山寺的禪堂參學,後來他發覺金山寺的禪堂,包括當家師父、包括很多很多的老參,很多人在打坐的時候都持楞嚴咒,問他們為什麼呢?他說,楞嚴咒你持下去,它真的是滅惡生善,你持下去煩惱自然淡薄,善根自然增長。他說一句話說總比你空心靜坐好!

因為我們在修習止觀的時候,我們很難一念心性即空、即假、即中,空、有都不著,而順入中道,很難!你要麼偏空,要麼著有,你怎麼弄都不對,乾脆持楞嚴咒,把心交給楞嚴咒,它自然會帶動我們趨向於真如,這種密詮真如,它是在秘密當中,在不知不覺當中產生一種潛移默化的改變,叫做密詮真如。所以前面說楞嚴神咒它是出生一切諸佛的功德,為一切諸佛之母,它有這種不可思議的力量,諸位你看看後面,你就知道。

丑二、廣顯

前面只是一個略說,這以下廣泛地把持咒對我們一個人的內心世界的這種滅惡生善的效果,把它開顯出來。

(分二:寅一、總標。寅二、別示。)

寅一、總標

阿難!我今為汝更說此咒,救護世間,得大無畏,成就眾生出世間智。

佛陀在這個地方,再一次的來宣說這個咒的功德。

前面佛陀是針對從佛的角度,他持咒有什麼自利利他的功德;這個地方佛陀是為我們資糧位的菩薩再一次地宣說我們菩薩受持此咒有什麼功德。

這地方佛陀提出二點:第一個救護世間,得大無畏。能夠使令我們在世間當中,遠離種種內外的魔障,能夠無所怖畏(約著今生的安樂);第二個,成就眾生出世間無漏的智慧。

他的意思是說,你的心很虔誠地持楞嚴咒,念念之間它就會把我們那種有所得的攀緣心,慢慢慢慢地把它消滅掉,當然假設你持楞嚴咒的時候,又加上理觀,那力量更大。

蕅益大師說,你如果能夠持咒,沒有加上理觀,只有事修,那多分來說是消業障,增長你的福報;但是你在持咒的時候,你能夠正念真如,達到一念不生,這時候它真的是能夠成就出世間的智慧,你的心會整個平靜下來,有所得的攀緣心慢慢慢慢地消滅掉。

這地方指的是你要是只有持咒沒有理觀,那就是成就上面的功德——救護世間得大無畏;假設你又能具足理觀,那又就能夠成就出世間的智慧,那就是理事無礙。

這以下個別地顯示楞嚴咒的功德,佛陀舉出了八科。

(分八:卯一、能滅諸難。卯二、菩薩加持。卯三、不墮惡道。卯四、同佛功德。卯五、能淨業障。卯六、能消夙業。卯七、能滿眾願。卯八、能護國界。)

卯一、能滅諸難。

我們受持楞嚴神咒,能夠消滅世界上諸多的災難。

末世當機:

若我滅後,末世眾生,有能自誦,若教他誦。當知如是誦持眾生,火不能燒,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

這個地方講到當機眾。在我滅度以後——末世眾生,佛陀特別指出了是在末法時代魔強法弱的眾生,假設他自己能夠受用,或者教導他人來受持(自行化他),不管是他自己受持或者被教導的眾生,只要有人發心來誦持楞嚴神咒,我們前面講過誦持楞嚴神咒有二種:一種是受持完整的,一種是受持後面那八句的楞嚴咒心。長水大師說你要不能夠受持整部,你能夠受持楞嚴咒心,也能夠具足受持楞嚴咒的功德。有什麼好處呢?火不能燒,水不能溺。遇到大火,火不能燒你;遇到了大水,水不能溺;乃至於大毒小毒所不能害。大毒指的是流行病毒,影響的層面比較廣,大的;小毒指的是毒蛇、蠍子這種影響層面比較小的,毒害所不能傷害。

邪咒不著:

如是乃至天龍鬼神,精只魔魅,所有惡咒,皆不能著。

天龍鬼神是指八部裡面先提出二種,天龍跟鬼神;精只,精指的是得天之氣,只指的是得地之氣。也就是說它們二個都是吸收天地的精華,而變成一種精靈,可以變化做人,比方說狐狸精、老虎精這一類的;魔魅,他是一種鬼神,但是他能夠迷惑道人而產生一種障礙的力量,比方說厭魅鬼等等。這種精只跟魔魅,他們用種種邪惡的神咒對這持咒之人,它都不能傷害。一切的邪咒,不管它是什麼咒,你只要持楞嚴咒,它就不能加害於你。

加毒即化:

心得正受,一切咒詛厭蠱毒藥,金毒銀毒,草木蟲蛇,萬物毒氣,入此人口,成甘露味。

前面是指的邪咒不能著,這以下說種種的毒藥都不能傷害。

我們受持楞嚴神咒的人,內心經常保持在一種正定、正受。

一切的咒詛,外道用咒術來詛咒別人,使令他身心受到障礙跟痛苦叫咒詛。

厭蠱毒藥,就是厭蠱所成的毒藥。厭蠱是什麼意思?就是在東南亞國家,他抓很多的毒蟲,它們互相地吞噉,剩下最毒的那一隻,就把這一隻殺死,把它磨成毒藥,這種毒藥很厲害,一沾到一個人的身上,這個人馬上毒發身亡,叫做厭蠱所成的毒藥。

金毒、銀毒,就是在金、銀器上面沾上毒藥。

草木蛇蟲,草木之毒,還有蛇蟲之毒。

乃至萬物所引生的毒氣……

這些種種的毒害,進入到這誦持楞嚴神咒人之口中,就轉成甘露之味。

這蕅益大師有解釋說,為什麼受持楞嚴神咒,一切的毒害都沒辦法毒他呢?蕅益大師說,因為一切法的生起是由一念的真如本性所生,就像萬物要依止虛空而生。那你看過哪一個人會把虛空傷害嗎?不可能!一切的萬物都依止如來藏妙真如性而生,它怎麼能夠去傷害如來藏妙真如性呢?因為如來藏妙真如性,對一切法是沒有對立相,沒有對立相就沒有抗拒,沒有抗拒當然就沒有傷害。你看虛空,樹要往東邊、往西邊,虛空它都不抗拒的。所以任何的法,是沒辦法傷害如來藏妙真如性的,因為持咒之人,你的心已經慢慢地順從真如本性,所以你就跟真如本性相應,那自然是不能傷害你的。

起惡不得:

一切惡星並諸鬼神,磣心毒人,於如是人不能起惡。

一切災厄的凶星,還有種種兇惡的鬼神,這些鬼神是磣心毒人。磣是摻雜的意思,他內心摻雜毒害之心,想要去傷害修行人,但是他看到這個人受持楞嚴咒的時候,他具足大威德,他根本不敢對這個人生起噁心。因為持咒之人具足如來藏妙真如性的功德,所以他有這種感化邪惡之人的效果。

尊神守護:

頻那夜迦諸惡鬼王,並其眷屬,皆領深恩,常加守護。

頻那指的是豬頭使者,夜迦是象頭使者,這都是佛教界的護法神。乃至於種種的鬼王並且種種眷屬,都因為他們過去都深受楞嚴神咒的深恩,對楞嚴神咒的法寶,而發心來保護持咒之人。

這地方蕅益大師在強調的就是說,你持咒之人,你念念之間已經隨順於真如本性,而如來藏妙真如性本身具足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三德,所以何難不滅、何毒不消呢?有什麼災難不能消滅?有什麼毒不能夠消除呢?

過去有一次宣化上人到東南亞國家去弘法,因為上人在東南亞他有很多很多的因緣,而引起外道的嫉妒,東南亞有很多蠱毒——放蠱,那時候宣化上人那一個弘法團隊,其中有二個徒弟就中蠱了,中蠱以後就非常嚴重,這時候宣化上人當下持楞嚴咒加持他們,這二個人就吐出很多的小蟲出來,然後才把這個蠱給逼出來。所以它這個咒語的力量是很大的。

後面會講到,它有二層意思:第一個從我們自利的角度,我們內心當中,你的心念改變,你的法界就改變。

為什麼佛陀別人不能傷害他?因為佛陀心安住在如來藏妙真如性。那我們今天持咒之人,念念之間有事持又理觀的時候,我們也是怎麼樣?順從真如本性,所以它後面會講到——等同佛的功德。你的內心變成柔軟,所以沒有毒害可以傷害你,這第一個。

其次,因為楞嚴咒這個法,是深受金剛藏王菩薩保護的,無量無邊的金剛藏王手持金剛寶杵,發心來保護這個咒語,所以你持咒之人,得到金剛藏王菩薩的加持,有他力的加被,所以任何的毒、任何的鬼神不能傷害你。這地方有二層意思,後面會越講越詳細。

前面比較強調自利,就是一念心正念真如、順從真如,自然產生滅惡生善;這個地方是說,持咒之人有他力的加被,就是金剛藏王菩薩對修行者的加持。

菩薩隨從:

阿難,當知是咒,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恆河沙俱胝金剛藏王菩薩種族,一一皆有諸金剛眾而為眷屬,晝夜隨侍。設有眾生,於散亂心,非三摩地,心憶口持,是金剛王,常隨從彼諸善男子。

這地方有二層意思:假設這個持咒之人,大乘的善根比較淺薄,學佛不久,他還不能生起正念真如的理觀,只有對這咒語一念的信心,而完全是事持,這時候就成就菩薩隨從的第一個功德;假設這個善男子,他是具足了大乘的菩提心跟理觀的時候,他就具足了加持開發的第二個功德。這二種功德有所不同,我們先看第一個。

這個人他就是一念的信心,來受持楞嚴神咒,這樣子就經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一萬個億叫那由他),俱胝就是一百個億叫俱胝,有這麼多的金剛藏王菩薩。

什麼叫金剛藏王菩薩呢?因為這些菩薩都是手持金剛寶杵,還有他的種族,就是他同一類型的。在每一個金剛藏王菩薩當中,他們都有很多的金剛的菩薩眾而為眷屬,晝夜地來保護這個持咒之人。假設這個眾生,他乃至於散亂心,他不是在禪定當中哦,他是念持咒,但是偶爾打打妄想,但他內心當中對這咒語是充滿了信心,心中憶念、口中持咒,這時候金剛藏王菩薩就經常能夠隨從保護這個善男子。這個善男子指的是對楞嚴神咒有信心的持咒之人,但是他不能夠生起正念真如的理觀,得到金剛藏王的保護,而破除障礙。

加持開發:

何況決定菩提心者!此諸金剛菩薩藏王,精心陰速發彼神識,是人應時,心能記憶八萬四千恆河沙劫,週徧了知,得無疑惑。

假設這個人對於菩提心生起決定的勝解,這個人他對大乘經典有深入的理解,對第一義諦有堅定的勝解,生起了菩提心跟大乘的空正見,能夠正念真如,在持咒當中又生起理觀,這時候金剛藏王菩薩精心陰速發彼神識。

精心是指菩薩依止這一念的如來藏心;陰速就是暗中很快速的來啟發這個人的心識。菩薩能夠在真如的心性當中,來啟發持咒之人。這個人能夠有什麼好處呢?能夠記憶自己過去八萬四千恆河沙大劫當中所發生的種種善惡的事情,內心都能夠週徧了知,而沒任何的疑惑,就是產生了宿命通。

其實這個地方就等於是開顯了菩薩的五種神通。蕅益大師說他這種神通不是自力開發的,是菩薩幫他開發的。菩薩怎麼能夠幫助我們開顯神通呢?蕅益大師講出四個字說:以心印心!

金剛藏王菩薩安住如來藏妙真如性,持咒之人他在持咒過程當中,也是正念真如,也是一念不生,念念之間也是隨順如來藏妙真如性,所以他就能夠以金剛藏王那種不可思議的加持力來感應道交,加持持咒之人,使令他快速地成就神通,就是以心印心的道理。

你看我們平常要得佛菩薩加持很困難,為什麼?因為佛菩薩安住在真如本性,我們安住在妄想,這二個磁場不一樣,不是說他不加持我們。

諸佛菩薩對眾生都有發願要加持眾生,問題是我們的心沒辦法順從諸佛菩薩的心,他加持我們加持不進來,問題在這個地方。

所以持咒之人念念之間能夠生起理觀,他就能夠得到金剛藏王菩薩精心陰速發彼神識——依止一念清淨心,冥冥當中來開顯我們的神通的善根。

我們學習大乘佛法,我們發覺,我想我們一個大乘的修行者跟小乘人是不太一樣的。小乘人的心胸是狹隘的,他是觀自己的身心世界,對諸佛菩薩有什麼功德,他一概沒有興趣,也不想去了解;大乘佛法的心是緣十法界的,特別是佛法界的功德,大乘佛法要有一定的信仰。

所以在《八十八佛》說深信諸佛皆充滿。你一個大乘修行者,你要相信諸佛菩薩永遠沒有滅度!佛菩薩因地的時候都發願眾生無邊誓願度,怎麼成就以後滅度了呢?我們在法界當中,佛菩薩有很多磁場在加持我們,阿彌陀佛、釋迦牟尼佛、觀世音菩薩、地藏王菩薩,他們的願力是遍整個法界當中,問題是我們自己要準備好!你只要把你的心調整在如來藏妙真如性,諸佛菩薩的加持自然就進來,就好像月亮它本身很想要照亮我們,但是你這個水要把它弄得平靜,是這個意思,這就是金剛藏王菩薩對我們的加持。

一個受持楞嚴神咒的人,在他未來的生命當中,就不再墮落三惡道當中。

標時至果:

從第一劫,乃至後身。

從第一劫,乃至後身。這個第一劫指的是什麼呢?這段經文是順從前面的發菩提心、受持楞嚴神咒,這段經文是從前面的經文而來的。

這個人他已經產生了決定的菩提心,而且具足大乘的空正見,念念之間能夠正念真如,能夠順從本性而來受持楞嚴神咒。從他開始受持楞嚴神咒當下的色身開始,到他成佛之前的最後一生,這叫做從第一劫,乃至後身。

不生神鬼:

生生不生藥叉、羅剎、及富單那,迦吒富單那、鳩盤茶、毘舍遮等,並諸餓鬼,有形無形,有想無想,如是惡處。

那麼這當中的過程,他生生世世當中,他只要能夠具足菩提心,而迴光返照,正念真如,來受持楞嚴神咒,他不生藥叉。

藥叉他是一種捷疾鬼,速度很快的一種鬼,飛行速度很快;羅剎也是速度很快,不過藥叉比較偏重在男眾的鬼,羅剎是女眾的鬼,這兩個都是鬼,這二個都是吃血肉的。

富單那,是臭惡之鬼,身上特別的臭惡,他會引起一個人身上的熱病;迦吒富單那,迦吒就是特別,特別惡臭的鬼;鳩盤茶,厭魅鬼,晚上我們會做惡夢,有些時候是受了鳩盤茶鬼的干擾;毘舍遮,噉精氣鬼,吸人家的精氣;並諸餓鬼,這餓鬼就很多,像焰口鬼、咽針鬼、嘴巴吐火的、或者是喉嚨很小肚子很大的咽針鬼種種的餓鬼;乃至於有形無形,有形色、沒有形色的這種卑賤的眾生;或者有想無想,有想就是鬼神、精靈,無想就是那種精神化成精石、土木的這種;如是惡處,這種具足苦惱卑賤的眾生。我們都不會墮落到這樣的一種鬼神道去。

不生貧賤:

是善男子,若讀若誦,若書若寫,若帶若藏,諸色供養,劫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

是善男子能夠讀或者是誦,讀就是對著文字來讀,誦就是背誦;或者書寫,書,用毛筆一筆一畫很正式的叫書,比較簡單叫做寫;書寫以後或者攜帶在身上,或者用器具把它儲藏起來,或者用種種的香華蔬果供養在佛堂當中,這個人在劫劫 (從第一劫至最後一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就是說他不會生長在卑賤的果報。

這地方值得我們注意的。它這段經文是隨順前面的決定發菩提心的人受持來說,才有這樣的不墮惡趣的效果。這個道理我們去查《大乘起信論》,它有一段開示,跟本經的經文是相隨順的。它說一個人,他經常能夠正念真如,會產生一種真如的內熏,真如本性在內部自然一種不思議熏習業用。

一個人不斷地正念真如,不斷地持楞嚴咒,把心帶回家,這樣子會產生一種真如的一種不思議的業用。有什麼好處呢?

它能夠使令眾生成就二種善根:

第一個,能令眾生厭生死苦,欣求涅槃。你不斷地觀察五蘊身心,都是假名假相,你的心對這樣的一種因緣,安住不生滅心,而保持不迷、不取、不動,你慢慢慢慢對這種生死的果報——淡薄。蕅益大師說,一個人不斷地觀察真如,他的生命會變得比較淡薄,對生死的因緣不生好樂,反而喜歡涅槃寂靜,會使令一個人厭生死苦,欣求涅槃。

第二個好處,他能夠自信己身有真如法,而發心修學。他相信他有真如本性,具足無量的功德,而發心修習六波羅蜜。

也就是說,他能夠生起出離的善根跟菩提的善根。當然這二種善根生起的時候,他就不容易墮落到三惡道去了。因為在菩薩戒上說,一個人他成就菩薩的善根,他會有一種增上慚愧。這種人他有什麼特色呢?雖造惡業,速疾能悔,落墮惡道,終不久留。他造了惡業以後,他馬上能夠產生反省,即使墮落到惡道,也不會久留,因為他那種增上慚愧的心,力量太大了。

我們在正念真如的過程當中,主要有二種的方法:第一個就是依教起觀。就是我們根據本經的語言文字的教法,來生起觀照。比方說佛陀告訴我們經常能夠迴光返照:你從什麼地方來?從語言文字的引導當中,念念之間能夠返妄歸真,能夠遠離五蘊的假相,慢慢慢慢地回歸到真如的本性,這個是一種依教起觀;第二個就是你能夠持秘密神咒。我們至誠懇切、一念不生的去持楞嚴神咒,它也能夠達到這種潛移默化之功——密詮實相,秘密當中也能夠引導我們的攀緣心而回歸到不生滅心,也是有這種效果。

這一段佛陀講了八科,來讚歎受持楞嚴神咒所產生滅惡生善的功德。

卯四、同佛功德

持楞嚴咒的人,能夠成就十方諸佛的功德,當然是得到他的少分功德了,不是圓滿的。

常生佛前

功德:

此諸眾生,縱其自身不作福業,十方如來所有功德,悉與此人。

這個地方是說明你受持楞嚴咒,你生生世世會出生在佛前。

此諸眾生,指的是發菩提心、具足大乘空正見的末法時代的眾生。縱然這個人自身沒有因緣來造種種的福德,不能夠廣泛地佈施、持戒乃至種種慈善的事業,但是他能夠很虔誠地受持四根本重戒、發起菩提心、正念真如,來受持楞嚴神咒,這樣十方如來所有的功德悉與此人。

十方諸佛的功德有二種:一者福德,一者智慧。從福德的角度,諸佛對眾生是有施舍的力量,福德是約著親因緣來說,他直接施舍給我們;就著善根智慧這一部分,十方諸佛是扮演增上緣的角色,我們能夠得到諸佛的教導、啟發,而十方諸佛這時候扮演增上緣的效果,這是不同的地方。

生處:

由是得於恆河沙阿僧祇不可說不可說劫,常與諸佛同生一處。

因為得到十方諸佛的加持,我們在未來的生命當中,在恆河沙的阿僧祇(無量數)不可說、不可說(十大數中最大的數),總而言之,就是很多很多數不清的劫當中,能夠跟十方諸佛同時受生在一個處所,生生世世生於佛前,見佛聞法,能夠常隨佛學。

熏修:

無量功德,如惡叉聚,同處熏修,永無分散。

因為得到十方諸佛攝受的緣故,無量無邊的功德就能夠慢慢慢慢熏修而具足。這時受持楞嚴神咒、發菩提心的菩薩——如惡叉聚,同處熏修,永無分散。

惡叉聚是印度的果實,它一生的話畢竟是三顆。表示這個眾生跟十方諸佛經常的生在一處,得到諸佛的教導,永無分散,慢慢能夠成就無量功德。

所以說,你受持楞嚴神咒,念念之間順從本性,就能夠常生佛前。

眾行成就

持戒:

是故能令破戒之人,戒根清淨,未得戒者,令其得戒。

這個人假設在過去的因緣當中,有一時的顛倒,犯了根本重戒,蕅益大師說,犯戒以後一定要如法懺悔,斷相續心,然後再來持咒,才能夠使令戒根清淨。這個過程當中除了持咒以外,一定要經過如法懺悔的過程。

未得戒者,令其得戒。這個人在受戒過程當中,有些因緣不具足,未能具足得戒,因為如法地發菩提心,持楞嚴神咒,也因為持咒的關係而能夠得戒。

得戒體的人當然就是防非止惡,有這樣的善根。我們念念之間能夠回歸到真如本性,就像蕅益大師說的,真如本性具足恆沙的功德,有什麼惡法不能消滅?有什麼善根不能生起呢?我們所有的功德都在我們家裡面,一個人能夠把心帶回家,你自然具足持戒的善根,乃至於精進智慧的善根。

精進:

未精進者,令得精進。

這個人本來是很懈怠,對種種的波羅蜜也沒有太多的好樂,但是他開始持咒以後,內心產生精進,開始對善法產生好樂追求的心。

智慧:

無智慧者,令得智慧。

這個人本來是很顛倒愚癡的,對世間的因緣是很執著的,他持咒以後慢慢慢慢就能夠隨順於我空、法空的智慧,慢慢慢慢就能夠隨順於這種出世間的智慧,來熄滅他的攀緣心。

清淨:

不清淨者,速得清淨。

戒行不清淨的人,他能夠懺悔以後,因為持咒的關係他能夠速得清淨。

齋戒:

不持齋戒,自成齋戒。

他因為色身的因緣,不能受持六齋、十齋日,也因為持楞嚴神咒的關係,自然成就齋戒。

這樣波羅蜜的成就,我們從二方面來開顯:

從自力的角度來說,我們因為受持楞嚴神咒,念念之間順從真如,就會產生一種大乘善根,從大乘善根當中產生增上慚愧,我們很快就能夠產生波羅蜜。

諸位你看很多的修行者,你會發覺,一個人的善根非常重要!這個人沒有大乘善根,今生就很難很難修學,這個是勉強不來的。因為他看到善法,他不生好樂,就完了!你說這個人他有點過失、有點懈怠,但是他善根強,只要被啟動起來,他整個人就改變,這個人還有救。

你看央掘摩羅,佛在世的時候,他殺了九百九十九個人,背負這麼大的殺業,他看到佛陀,照樣在今生成就阿羅漢果,因為他善根強嘛!你看看這個人他平常也不造惡業,但是他看到佛法也不生好樂,那就完了!佛都沒辦法。

當然所有善根的根本就是真如本性,它是一切善法的根本。楞嚴神咒的特色就是,它能夠幫你把心帶回家——密詮中道實相。你不斷地用楞嚴神咒來熏習內心,就會從一種我法二執、無明的心,轉成二空真如的心,它有這樣的一種轉變,它加強你的大乘善根。

第二個,從他力的角度,你能夠得到十方諸佛的感應道交。

蕅益大師說,因為一切諸佛如來,他本來在因地當中,就是要把他無量的福德跟智慧的善根,迴向於一切眾生,他本來就有這個願望。當我們能夠順從真如的時候,你很自然的就能夠接收到諸佛的加持,而生長在同一個地方,乃至於快速地成就波羅蜜。

這個地方有自力的因緣跟他力的因緣,有你自己善根的啟發,有諸佛加持的二種力量,這叫做同佛功德。

這個人他過去在沒有持咒之前,曾經犯戒乃至於破戒,而這破戒的業力已經產生遮障了,他能夠一心地持咒、如法懺悔,是可以把罪障滅除的。

破戒罪滅

犯戒:

阿難!是善男子持此咒時,設犯禁戒於未受時,持咒之後,眾破戒罪,無問輕重,一時銷滅。

這個地方是說明滅除破戒的過失。

阿難,在末法時代,發了菩提心、又能夠一心正念真如,來受持楞嚴神咒的這個人,他過去曾經一時的愚癡顛倒,而違犯了佛陀的禁戒。什麼時候違犯呢?在他受持楞嚴神咒之前。違犯以後,他也如法的懺悔,而且斷了相續心,持咒以後他就永遠不再犯了,一心地正念真如、一心地持咒,這樣子眾破戒罪,不問輕罪重罪,這個眾罪就是小乘的四根本,大乘的十波羅夷,都能夠一時的消散滅除。它有這個滅罪的效果。

破齋:

縱經飲酒食噉五辛,種種不淨,一切諸佛菩薩、金剛天仙鬼神,不將為過。

這個地方是說明滅除破齋的過失。

縱然他過去曾經在受持楞嚴神咒之前,有飲酒的過失,或者食噉五辛(蔥、蒜、韭、薤、興渠,五辛熟食增婬,生食增恚,吃熟的增長淫慾心,你生吃增長瞋恚)的過失,乃至於你吃了種種不淨物(魚肉等葷食)。在經典上說,你吃五辛是不能馬上去誦經,你在誦經之前一定要涮洗乾淨。假設你有食噉五辛、食噉葷食來受持佛法的過失,一切諸佛菩薩因為你持咒懺悔的關係,乃至金剛天神鬼神,就不再追究你過去的過錯,這種破齋的過錯。

這地方講到持咒滅除犯戒跟破齋的過失,這以下說明違背修行儀式的過失。

違式罪消

不淨:

設著不淨破弊衣服,一行一住,悉同清淨。

我們前面講過,你在持咒的時候是要結壇行道,要結八角壇。在行道過程當中,你只要進入壇場,一定要穿清淨的新的衣服。這個人可能他比較貧窮,他也不能穿乾淨的新的衣服,他是穿不乾淨破舊的衣服,但是他因為很如理如法的來一心持咒,所以他整個行住坐臥當中——等同清淨。雖然他穿了不乾淨的衣服,因為他內心安住真如的緣故,也可以說等同清淨。

無壇:

縱不作壇,不入道場,亦不行道,誦持此咒,還同入壇行道功德,無有異也。

這個人他沒有經費來設立八角壇,他也沒辦法進入大眾的僧團當中,也不能夠如理如法的三七行道,但是他一心一意的來持四根本重戒,一心一意至誠懇切的持誦楞嚴神咒,還同入壇行道的功德,無有異也。

前面的壇,諸位看到,三七行道,他是要懺悔、發願,才開始持咒的。

極重罪除:

若造五逆無間重罪,及諸比丘、比丘尼四棄八棄。誦此咒已,如是重業,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

假設這個人過去造了五逆重罪(殺父、殺母、殺阿羅漢、破和合僧、出佛身血),或者這個比丘、比丘尼犯了比丘的四重、比丘尼八重,他犯了以後如法地懺悔以後,來誦持楞嚴神咒,這個五逆、四重、八重的罪,就好像是生起一道的猛風,吹散聚集的沙堆。沙堆比喻我們所累積的罪業,猛風指的是內心當中那種正念真如跟誦持神咒的力量,就像猛風把沙堆給吹散,一點也不剩下,連一點毫髮都不剩下。

這個地方蕅益大師他提出他的看法,他說,盡除業障,它的先決條件是先如法懺悔,如法懺悔以後開始持咒。這地方蕅益大師提出二種差別:

假設這持咒之人他具足理觀,他懺悔以後再持咒,等同阿難;假設他不具足理觀,只是事修,齊同登伽,我們說明一下。

說這個人他有過失,有過失以後他如法懺悔,下定決心永不再犯,開始受持四根本淨戒,開始一心地正念真如,受持楞嚴神咒,他具足理觀,這樣子他不但滅罪,他還可以大開圓解,甚至於能夠轉凡成聖,等同阿難,阿難尊者後來他成就了圓教的初住,所以他前面的發願文——妙湛總持不動尊,就是他發願。

這是具足理觀,等同阿難;假設他理觀不具足,起碼能夠齊同摩登伽女,能夠把他貪愛的煩惱,這種造罪的過失,把它消滅掉。

過去我們的教務主任慧天長老講了一個公案。他說過去在埔裡有一個中年的居士出家,出家做沙彌的時候,因為某種事情跟他師父發生了衝突,他的師父很嚴厲地呵責他。這個人的脾氣可能不是很好,一時的氣憤之下,就把他師父給他沙彌的幔衣,用火給燒掉。這個事很嚴重,把法衣給燒掉,這過失很重的。

後來有人跟他講說,你糟糕了!你把幔衣給燒了,你這過失重了,你要好好地懺悔。他懺悔以後一直不得力。後來有人叫他要發心持楞嚴神咒。他持楞嚴神咒以後,不到三個月,突然有一天晚上做夢,就看到佛菩薩再送他一件新的幔衣。當然這是一種瑞相,滅罪之相,他就是一心地誦持楞嚴神咒。

當然這地方我們前面講過,你一方面誦持楞嚴神咒,念念之間,你能夠回歸到真如本性。安住真如本性,哪有什麼過失不能消滅?哪有什麼功德不能生起?第二個你持咒的時候,得到十方諸佛菩薩的加持,具足了自力、他力二種力量的加持。

所以說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自力、他力的加持。

前面能淨業障,是約著今生所造的破戒、犯齋的過失,這地方是指的你過去生當中,你根本不知道所造的罪業。

積罪未懺:

阿難!若有眾生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從前世來,未及懺悔。

阿難,若有眾生從過去無量無數劫以來,曾經造了輕罪跟四根本重罪,所以今生修行的時候,總覺得內心好像經常感到暗鈍之相,就是產生罪障、障道。今生修行以後,對這樣的罪障還沒辦法及時的懺悔,還沒有來不及懺悔。

依咒盡滅:

若能讀誦書寫此咒,身上帶持,若安住處莊宅園館,如是積業,猶湯銷雪。

沒關係!你能夠好好地對著本子讀,或者最好是把它背誦起來,或者書寫放在身上攜帶,或者你把它安置在你住處、莊宅(村莊)、園館(你暫住的旅館),把它供奉起來,那麼你能夠一心地讀誦跟至誠地供養,你過去生所累積的重大罪業,猶如熱湯銷溶冰雪一樣。

速證無生:

不久皆得悟無生忍。

而且你不久皆得無生法忍。

當然你要成就無生法忍,你要具足理觀,要正念真如才可以的。

這個地方是說我們平常會積集很多的善根,比方說我們試著把我們的財物跟人家分享——佈施的善根;我們去持戒,別人刺激我們的時候,我們不要發脾氣,有這個善根……但這樣子都是一種小善根,枝末的善根。但是本經所說的善根,是所有善根的根本,就是如來藏妙真如性!因為它是所有善根的根本,它具足無量無邊的珍寶,就像《大乘起信論》說的,如來藏具足無量性功德故。

所以你不管是依教起觀,或者是持楞嚴神咒密詮真如,你就能夠滅除罪障,就能夠成就無生法忍,是這個意思。

在《莊子》這一本書裡面講到一個公案:

莊子有一個朋友是木匠,他種了很多的樹,有一天他找莊子,說我樹林當中有一棵樹很糟糕,長得彎彎曲曲的,又很多樹瘤,說它很大又不是很直,做棟樑也不行,樹瘤這麼多,做日常用品也不行,真的是大而無用。莊子就笑了笑說:你不能說它大而無用,這一棵樹就是因為它長得彎彎曲曲,所以它才留下來,你看那些大的樹都被砍掉了,長得又粗又直的樹都被砍斷了,它能夠生存下來,這是第一個它的作用;第二個,你要是工作累的時候,雙手擺在後面,在這樹下繞一繞、乘涼,誒,樹蔭能夠讓你感到清涼快樂,這就是很大的作用,怎麼說大而無用呢?

這地方就描述了工匠跟莊子的心態是不一樣,工匠的心是安住在生活面,從生活的角度來看這一棵樹;莊子是從生命的角度來看這棵樹,人生的目的就是追求安樂,你在這樹下乘涼,這個就是最大的作用。

那麼生活跟生命有什麼不同?當然生活是生滅的,一時的因緣,那是一種六根接觸六塵,產生的感受,但是生命就不同了,那是一種永恆的東西了。所以你會發覺本經,它對於枝末的修學不是很強調,這個開悟的《楞嚴》,就是你一定要把這個不生滅心找到,因為你找不到不生滅心,你所有的善根都不堅固、很容易破壞,因為你依止生滅心來修學,你整個善根就像沒有家的感覺一樣。

所以,我們的生活一定要跟你的生命結合!生活是一時的,生命是永恆的。就是我們依止不生滅心,來修習種種的波羅蜜——稱性起修,全修在性,你必須把這如來藏妙真如性,跟你所有的善根做一個連結。

持咒之人能夠滿足我們眾生心中所求的願望。

現生願求

求男女:

復次阿難!若有女人,未生男女,欲求孕者,若能至心憶念斯咒,或能身上帶此悉怛多般怛囉者,便生福德智慧男女。

滿足眾願當中分兩段:第一個滿足今生的願望;第二個滿足你來生的願望。先看今生的願望:

復次阿難,假設一個女人結了婚以後,還沒有生出男女,在古代的社會母以子為貴,你要是沒有生子女,你在這家庭中就沒有地位,甚至於可能會被丈夫拋棄,所以她要趕快生出男女。那怎麼辦呢?求楞嚴神咒!她怎麼求呢?很至心地心憶口念,或者攜帶楞嚴神咒,她就能夠生出福德智慧的男女,能夠滿足你求男求女的願望。

求長命:

求長命者,即得長命。

希望能夠長命百歲,他能夠一心地憶念或配戴在身上,就能夠長命。

求果報:

欲求果報速圓滿者,速得圓滿。

他希望在一期的生命當中,果報圓滿是指的他整個資財豐足、衣食無缺。古德在這個地方解釋說,菩薩道啊,這個福德資糧具足,是有利於修行的,不管自利利他,都要具足福德。

求身色:

身命色力,亦復如是。

身,指的是身體健康;命,壽命久遠;色,形色端正;力,筋骨強壯。你能夠求這四種事情,一心的持咒,或者發心能夠配戴在身上,也都能夠滿願。

這以上指的是現生的願望,看來生的願望。

命終往生:

命終之後,隨願往生十方國土,必定不生邊地下賤,何況雜形。

你命終以後,你希望能夠往生到十方諸佛的清淨國土,你都能夠滿願,決定不會生長在邊荒之地、貧賤之家,更何況是地獄、餓鬼、畜生種種的雜形。

因為你誦持神咒,念念之間順從真如本性,念念之間得到十方諸佛的加持,所以就能夠滿足你的眾願。

能夠保護一國的國土跟人民,消除種種的災難。

國土消災:

阿難!若諸國土,州縣聚落,饑荒疫癘,或復刀兵,賊難斗諍,兼餘一切厄難之地,寫此神咒,安城四門,並諸支提,或脫闍上,令其國土所有眾生,奉迎斯咒,禮拜恭敬,一心供養,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所居宅地,一切災厄,悉皆銷滅。

這個地方指的是國土,一個國家能夠發心的受持或恭敬供養,能夠消災免難。

假設在一個國家的國土當中,或者是州縣聚落(州,指地方比較大的叫州;中等的叫縣;最小的就是聚落,就是村莊),不管是州縣或者是聚落,饑荒疫癘。遇到了饑荒,就是乾旱五穀欠收,糧食不足;或者是疫癘,就是氣候不正常,會產生流行病毒,有種種流行的疾病;或者是刀兵劫,國與國發生戰爭;或者是賊難,國家很多盜賊,治安很不好;斗諍,國家的政治不安定,人人之間很多的斗諍;兼餘一切的惡難,包括風災、水災等等。

如果這個國家的人民能夠書寫神咒,安在城的四個門,因為在古時候,城是一個人經常往來的處所,你放在四個門,每一個人都能夠瞻仰、恭敬瞻仰,而成就善根。或者把它放在支提(僧伽藍)——寺廟當中,或者把它繡在脫闍(幢幡)之上,使令這個國土的眾生都能夠很恭敬的心來迎接、禮拜、恭敬,一心供養神咒。

有些女眾她平常不外出的,她也沒辦法看到城門的神咒,或者是寺廟裡面的神咒,怎麼辦呢?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沒外出的人就身上攜帶,或者在他自己所居住地方的佛堂當中一心地供養,那麼種種的天災人禍,悉皆消滅。

這地方講國土消災,以下講人民的豐樂。前面是約著依報,這個地方講正報。

人民豐樂:

阿難!在在處處國土眾生,隨有此咒,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穀豐殷,兆庶安樂。

佛陀招呼了一聲阿難尊者,凡是有楞嚴神咒所在之處,國土的眾生都能夠一心地讀誦、都能夠安置供養,這國土當中天龍八部會歡喜,所以風調雨順,五穀豐收。兆庶:兆就是十億,很大的國家;庶就是人民,都能夠安穩快樂。

前面是約著國土來說,消災免難,這地方是人民都能夠身心安穩。

離障安眠:

亦復能鎮一切惡星隨方變怪,災障不起,人無橫夭,杻械枷鎖不著其身,晝夜安眠,常無惡夢。

楞嚴神咒也能夠鎮伏一切邪惡的凶星。凶星是怎麼回事呢?隨方變怪。它隨著東西南北的方所,做種種的變化作怪。這個凶星的變怪不是普遍的,它是在某一個地方,比方東邊或者西邊,看到整個天上是變成紅色的,或者出現二個太陽等等。這樣的凶星就會產生災難了,我們能夠一心地讀誦楞嚴神咒,或者安置佩戴,這一切的災難、障礙就不會生起。人民沒有橫禍跟夭壽,約著大人是橫禍,約小孩子來說是夭壽。

杻械枷鎖不著其身:這個杻械是扣在手上的刑具,枷放在頸部的刑具,鎖是腳上的刑具。因為誦持楞嚴神咒的關係,人人都能夠順從真如本性,所以就沒有犯罪的事情,也就沒有牢獄的災難;白天晚上睡覺,也特別的安穩,沒有不祥的惡夢,離開障礙就沒有種種的惡夢。

惡星不現:

阿難!是娑婆界,有八萬四千災變惡星,二十八大惡星而為上首,復有八大惡星以為其主,作種種形出現世時,能生眾生種種災異。有此咒地,悉皆銷滅,十二由旬,成結界地,諸惡災祥永不能入。

佛陀告訴阿難說,在我們娑婆世界當中,到了末法時代的五濁惡世,有八萬四千災變惡星。八萬四千的意思就是說,因為我們眾生的心,有八萬四千個煩惱,所以招感八萬四千個隨方變怪邪惡的凶星。在八萬四千當中其中有二十八個(東西南北各七個),大的惡星是上首,這二十八當中又有八大惡星,是主要災難的根本。這種種的惡星經常做種種變怪的形狀,有時天上出現種種怪異的形狀,帶給眾生種種的災難、怪異的現象。只要有人能夠一心地讀誦、安置神咒,在十二由旬之內,就結成一個結界之地,種種的邪惡之星,永遠不能侵入這十二由旬之內。

我看宣化上人的開示,他說,到了末法時代,要是楞嚴咒已經沒有人受持了,沒有人配戴供養,那麼整個妖魔鬼怪就會出現。其實某種程度來說,楞嚴神咒的法力還是把很多災難給鎮住了。

在修他力法門當中,我覺得念阿彌陀佛跟持楞嚴咒,這二個是很特別的。念阿彌陀佛叫順從本願,念念之間仰仗彌陀的四十八願,它所強調的是佛力不可思議;持楞嚴咒是法力不可思議!楞嚴咒的法是十方諸佛一念的如來藏妙真如性顯現出來的,它不是有為法,它是無為的心佛所顯現出來的,所以它有密詮真如實相的力量,念念之間就會讓你很自然而然的正念真如,很自然的把心帶回家,很自然地會讓你產生增上慚愧、產生廣大的菩提心的善根,你很自然就喜歡去修六波羅蜜。所以楞嚴神咒是從根本上來調整你的體質。當然阿彌陀佛是讓我們求生淨土,一個是正念真如,一個是順從本願,這二個各有特色。一個是佛力不可思議,一個是法力不可思議,這二個好好地運用,都有它不可思議的加持力。

這個地方是講到能護國界。

前面佛陀以八段來講到資糧位的菩薩,你能夠至心地讀誦、或者一心來供養,就有滅惡生善的效果。下堂課講到總結,當然最重要你要有信心,你要不生疑悔,對這樣的楞嚴神咒、對這個咒心,你要有很堅定的信心,然後整個身心世界通身靠倒,真的是把心跟咒,咒力順從真如,那個力量才會發揮出來。如果你產生妄想,那就是產生抗拒。其實你念佛也好、持咒也好,你一旦產生妄想,你就開始抗拒。就像善導大師說的,念佛的時候打妄想:誒,我可不可以往生?你就在抗拒本願嘛!你的心對阿彌陀佛本願開始抗拒的時候,他怎麼加持你?所以信心的意思就是順從的意思,你對這個咒的力量不要抗拒,它自然會引導你。

你看《了凡四訓》說,那畫符的人,外道畫符,為什麼它有效果呢?他符在畫的時候,他要一氣呵成,一念不生。符在畫的過程當中,只要中間有中斷,或者打一個妄想,這個符就沒有效果,因為他的心要完全順從這個符,你把心空掉了,這個符咒才能產生引導的力量。當然這個符是外道的法,跟楞嚴咒差多了。

我們道理是說,所有的咒語要對你產生力量,你對這個咒語要順從、完全順從!不要有自己的我知、我見!念佛也是這個道理。你念佛的時候打妄想,你就是在抗拒佛陀;你持楞嚴咒的時候打妄想,你在抗拒真如嘛。你抗拒真如他當然就沒辦法加持你,不是他不加持你,是你不想被加持。

所以我們在修行過程當中,你內心順從,就像梵網經菩薩戒,一個菩薩修行最重要是孝順心,百孝不如一順,要順從三寶、順從真如、順從彌陀的本願,你的進步就很快。你要把順從這二個字掌握住了,你修行的力量就不同!念佛的時候順從彌陀本願,持楞嚴咒的時候順從真如本性,你的力量很大、非常大,十方諸佛絕對不妄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