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雖是借宿,但也要好好把握

稍早前,經濟不發達,旅店不多。許多人出行,夜幕降臨,多借宿人家。僧侶,更是如此。

借宿,我們自然會想到:此處非久留,只是借住,不是自己的,時時處處要謹慎小心對待,一聲「再見」後也許永遠不會再見。

凡塵俗世,娑婆世界,芸芸大眾,無非,也是借宿人生。

佛陀早就告知我們:時空無際,無始無終。我們,於六道的輪迴中,幸生為人,值得欣慰。但這人生,極其短暫,一來一去,一枯一榮,一生一死,只是生命長河中的一小段或一個點。有一些人,由於感知人生借宿,便對人生失去信心與希望,價值之旗因此倒塌,任由生命無序漂流,許多的,因此撞上礁石,擱淺險灘,令人不勝唏噓扼腕。

其實,佛陀還告訴我們:雖然,人生借宿,極其短暫,但這人生,確是極其重要而珍貴的一個機遇,他承前啟後,關乎我們未來生命與靈性的純潔與染污、束縛或解脫、沉淪或提陞。

因此,我們應面對現實,接受短暫,珍惜短暫,於短暫中作有意義的良善的增上創造,以有限創造無限,以易逝創造永恆,這才最重要。

曾經,四祖道信禪師有個老年俗家弟子,因仰慕道信、崇信佛法,要求道信為之剃度出家。道信禪師讓他來生再出家,因為,此生他年紀太大了。這俗家弟子,一聽這話,便去找到一位正在洗衣的姑娘———俗家弟子:「姑娘,你家可否讓我借宿?」

洗衣姑娘:「我要回家一問父母。」

俗家弟子:「只要你答應就行。」

洗衣姑娘:「我可以。」

洗衣姑娘應聲剛落,俗家弟子便即刻坐化往生了。

來年,洗衣姑娘生下一個相貌莊嚴的小孩。各種因緣下,這小孩長大後出家為僧了,並深得四祖道信之器重,得其傳法,成為佛教禪宗第五祖,即弘忍禪師。

這公案也告訴我們一個小道理:人生,是借宿,在娘胎,也是借宿,即便於六道輪迴中,一會兒此道,一會兒彼道,也只是借宿。但是,即便借宿,也要好好把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