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經》告訴我們修行的方法

《地藏經》每一品都告訴你修行的方法,生怎麼樣做?死怎麼樣做?平常時我們怎麼樣做?我們要經過山林或者渡河,心裡有恐懼感,坐飛機怕飛機失事,開汽車又怕汽車碰撞,怎麼辦呢?他告訴你,你念他的聖號,念一萬聲聖號,一切災難都化除了,這就是修行。你念聖號,一切災難都化除了,這就是修行。

生的時候,他告訴你不要慶祝,要慶祝就吃素席,供養三寶,家裡拜懺;請些人來了,客人都念一卷《地藏經》,或念一卷《普門品》,或念一千聲聖號。不是一樣的嗎?這不是更好的慶祝嗎?

死的時候,我們給臨終人助念,也給他供養三寶,也念《地藏經》,這都是修行的方法。至於《地藏經》上所說的那些地獄名字,假使你認識因果的話,因果不昧,多作善業,你去不到那個地方的,那個地方也沒有。若作惡業,你的惡業就化現出來地獄;你作善業,就化現出來天堂。我們一定要認識清楚,這是一種。

還有,我們聽完經了,大家走了,這個經本就算了,回去往桌上一擱,下回再拿起再去聽。你自己多看兩遍,體會經中的道理。佛每說一句話必有一個道理,一種意義。這種莊嚴殊勝的法會不是說的,也不是我們擺擺龍門陣說閑話的。

像我們怎樣才能利益人?像我們做這件事情得怎樣才能得效果?你要用好多腦筋。所以我們應當跟客觀的現實結合。

我們經常有恐怖感。「為什麼恐怖? 你怕什麼呢?」 「怕危險。」 「危險又怎麼樣?」 「危險撞傷了,危險失掉生命。」有個我見我知,恐怖感就發生了。

這個就是《心經》上所說的「無罣礙故,無有恐怖」,你到處是罣礙。這個事情還沒有做,你恐怖得不得了。投資怕賠錢,要投資時,發願念一百部《地藏經》,發願念一萬聲地藏王菩薩聖號,你的恐怖感就沒有了,可是你不去做。

我們有很多人念佛好多年了,經常有人問:師父,我們怎樣修行?我說你聽了那麼多的經,已經告訴你怎麼樣修行了。《阿彌陀經》告訴你念佛,不是就是修行嗎?念佛就是修行!

另外還要怎麼樣的修行?神通不是修行,神通是效果,那個效果不好。如果你沒有根底,不會住心、不會降服心的,讓你得神通,你反而會用那個神通去造罪。

地藏王菩薩也顧慮到你沒有時間,就說每天念一千聲地藏王菩薩聖號,一千聲才好多時間?念快了十七、八分鐘,念慢二十分鐘多一點點。快的我也試驗過,三個鐘頭念一萬聲沒有問題的。假使真有信心的,真正想發財的,真正消災免難的,真正信得極的,你一天念一萬聲地藏王菩薩聖號,比你找誰去聯絡好得多。「求人不如求己」,就是自己求佛菩薩。求菩薩,求佛,還是求自己?佛菩薩就是你自己的心。藉境明心,不是藉境迷心。我們遇到什麼境界就轉變了,就迷了,定不住的。

現在這個環境裡頭還有好多菩薩,為什麼我們遇不到? 這是我們的業。怎麼樣消?《地藏經》告訴我們很多消業的方法,其他的我們做不了,我們就念,一天念一部《地藏經》才一個鐘頭,我們一天分三次念,分四次念,一次念一刻鍾,我們少說一些閑話,時間是有的,哪能說沒有?一天說閑話的時間,一刻鍾、二十分鐘都過去了,但等到念經的時候,就說沒有時間,這是我們業重福輕。我說這些話可能不怎麼樣,但是聽了確實有利益,這些事跟我們切身很有關係。

我們聽經的目的是什麼?就是離苦得樂。我們聽了一座、兩座、十座、百座,聽完了,經歸經,自己歸我們自己,困難還是困難,痛苦還是痛苦,那就白費了是不是? 完全白費了,現在沒有離苦得樂,就要等到將來,現在種這個因,將來果熟了。因為我們前面那個果太猛利,現在它壓縮我們,迫使我們的善根一半不能成長,周圍的環境都是這樣。

我勸大家誦《地藏經》,要一天誦一部《地藏經》。如果沒有時間,那麼一天誦一品總可以;有時經文很簡短,可以誦二品。特別要在十齋日誦經。《地藏經》的修行法門很多,你照著做就可以了。誦經的時候,就是修行;念地藏聖號,就是修行。有些人念經不知道自己是在修行,有些人念佛不知道自己就是在修行,還去找別的修行法門,這就是末法的眾生。

在末法中的正法,是指我們聞到法,就去做,這就是正法。對你而言,讀誦受持,教化別人,法就不末,你是在行菩薩道;對於不知不覺的人而言,這是末法;聽了還譭謗,這不但是末法,還是地獄種子,地獄種子種下了,那就下地獄了。

文殊菩薩在《淨行品》中教導我們,一定要善用其心。用得好,罪惡可以變成智能,變成福德;用得不好,福德會變成惡業。現在《地藏經》圓滿了,希望大家善用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