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有為法皆為痛苦

對於地獄、餓鬼、旁生三惡趣的劇烈痛苦,或者人間的生老病死、天人的死墮、非天的戰爭之苦,或者生存於世所飽受的種種身心痛苦,如果生不起一絲一毫的畏懼感,還覺得這個世界多麼美好幸福,那根本無法產生作為趨入佛法之因的出離心。

我原來也講過吧,美國一個道友曾給我打電話說:「我們這裡特別快樂!美國舊金山多麼美麗,波士頓如何如何壯觀……」當時我就開玩笑:「你不要天天貪著這些啊,不然,你一剎那的出離心也生不起來。」

的確,現在有些人身體沒有病,地位、事業、家庭各方面不錯時,覺得這個世間還是很美好,卻不知一切有為法皆為痛苦的道理。

這些人看三界輪迴不像火宅,反而像天堂,由於缺少出離心,根本沒有趨入佛法的機會。尤其是缺乏因果觀念的人,一講起地獄、餓鬼、旁生的痛苦,內心一點感覺都沒有,就像無垢光尊者所批評的,這種人的心真如鐵球,或像石頭一樣沒有心 ,已經斷了解脫的因緣。假如沒有出離心,我們是否會生起更高的境界呢?這很難說。

有些人聲稱:「出離心是小乘法,我修的是大乘密法,絕不用靠下乘的出離心。」這也有點言過其實了。為什麼呢?因為沒有基礎的話,你的高樓大廈不會很穩固。佛陀在《地藏十輪經》裡也說:「無力飲池河,詎能吞大海?不習二乘法,何能學大乘?」意思就是,若沒有能力飲用池水、河水,又豈能吞下整個大海?同樣,假如不修習小乘法,又豈能學習大乘法呢?

現在很多人看不起小乘的出離心、比丘戒、居士戒,一提起這些就頭痛,不願意聽,自認為是大瑜伽士,安住於自然本智中,什麼都不執著。但這些人就像電影裡的壞人一樣,對善法不執著,對惡法卻執著得很,由於自己還要干壞事,因而對法律一概排斥。其實這是不合理的,以別解脫戒或出離心為基礎,真的很重要。修行人也應該觀察自己,看願不願意從輪迴中脫離出來,若連這種心都沒有,那你學法的方向並沒有搞定。

不過,現在大城市里的人,耽著今生的比比皆是,不說無上密法和大圓滿的境界,甚至一講起出離心,許多人也不能接受。所以,凡夫人最好不要高談闊論、自以為是,平時聽到簡單的教言若都接受不了,那麼更高的見修行果,對你來說更會遙之千里。

華智仁波切的每一句話,希望大家務必要記住。那天學院個別人已發願背誦《大圓滿前行引導文》,希望你們一定要善始善終,如果真能背下來,我敢保證你會變成很好的修行人。其實能背誦這個的話,裡面所有教言都記得住;如果不能背,光是在書上走馬觀花、囫圇吞棗,其中很深的教言無法深入體會。

我經常想:「這每一句所講的,要是能永遠記在心裡多好啊!」二十年前我剛聽這部法時,就這樣認為,現在仍有這種感覺,這裡面的金剛語,跟世間的任何語言都不相同。前不久我看了一本書,是個很有學問的人寫的,裡面說每天至少要看十分鐘的書,讓自己的智慧充充電,否則,你的思想會停滯不前。

既然世間人都這麼認為,希望大家也對出世間這麼好的法——《大圓滿前行》,每天能看一點、記一點,這樣久而久之、長期下來,腦海中就會有非常深的印象。

所謂修行,並不是一步登天,而需要長期的熏習,這一點,從那些修行非常成功的老修行人身上,也可以看得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