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需要破格處理,結果才會更好

世間萬事都有一定的格局,有時候格局也不是一成不變,有些事需要破格處理,結果才會更好。

辦公室裡的春秋

芳蘭只為因香折, 良木多從被直摧。

獨坐常思自己過, 閑談莫論別人非。

宋代名臣富弼克己奉公,為官清正,頗有廉聲。富弼出任樞密使時,宋英宗趙曙剛登基。英宗將其父仁宗皇帝的遺留器物拿來賞賜給朝廷重臣。眾臣叩頭感謝領賞之後一起告退。英宗單請富弼留下,又在慣例之外特別賞賜他幾件器物。富弼先叩頭謝恩,然後堅決推辭不接受這份額外的賞賜。英宗說:「這些東西又不值什麼錢,你沒有必要推辭呀!」富弼懇切地說:「東西是很微薄,關鍵是額外所賜。大臣接受額外的賞賜而不謝絕,萬一將來皇上做出什麼例外的事來,憑什麼勸諫呢?」(摘引自《哲理故事三百篇》)

格局是說一個東西的大小和樣式,一般指建築物的結構和格式,例如金鑾殿就是皇家的格局。一般說來,房子的建築有長形、圓形、不規則形;而一個有規模的建築,必須要方正,因為方正才有氣派,方正才能見出其雄偉的氣勢。中國的四合院也都是採取方正的式樣。過去揚州天寧寺有一副對聯:「一寺九門天下少,兩廊十殿世間稀。」我們今日不復得睹如此雄偉的建築,但可以想見它的規模、莊嚴。

房子建築有不同的格局,一個人的心量、智慧也可以用格局大小來表達。有的人格局很大,有的人格局很小,如何表現人的格局呢?

其一,做人的格局要正直。做人各有各的格調,各有各的風範,不管你是什麼格局,正直是做人應該具備的基本特質。無論你士農工商各行各業,在社會上立身處世要想讓人敬重,做人正派耿直是不可缺少的條件。有的人圓滑靈巧,性格變化莫測,讓人捉摸不定,這種人不容易為人所接受。

其二,心量的格局要寬宏。做人正直之外還要講究心量。心量狹小、慳吝不舍、自私執著,這種人不會受人歡迎。一個人貧富、智愚、能力大小還在其次,主要是看你的心量如何。心量大,可以容人,表示格局大,就可以成就大事,心量小,不能容人,表示格局小,自然難有成就。我們看一個人將來有什麼作為,先看他的心量。佛法說「心包太虛,量周沙界」,每一個人本有的心量大如虛空,何妨放寬心量,包容宇宙萬有,自能與之平等同觀。

其三,事業的格局要深遠。現代人要創造一番事業,舉凡塑料業、電子業、保險業、航空業、海運業等,不管什麼,都要有長遠的計劃。例如開設一家保險公司,不能三年五載就關門歇業,否則如何對那些參加人壽險、平安險的客戶交代?他們的保險金要向誰領取呢?他們的權利誰來保障呢?所以必須要有長遠的計劃,不能讓事業短命,曇花一現就無法見容於世。

其四,思想的格局要廣闊。一個居高位的領導人,能否把公司、團體帶向一個嶄新的境界,就看他的思想是否廣闊。一個偉大的人物,不只是思想要縝密周全,尤其要有海闊天空的廣博思想。所謂海闊天空的思想,並不是天馬行空不切實際,在廣闊的天空中有他一定的日月星辰、風雨雷電,在廣闊的海洋裡也有一定的潮汐去還。我們每一個人不妨自問:我的格局能如高山巍峨、海洋廣闊嗎?

世間萬事都有一定的格局,有時候格局也不是一成不變,有些事需要破格處理,結果才會更好,例如:

一、人才要破格錄用。姜太公八十歲遇文王,一席談話便獲得賞識重用。文王知道他有驚天動地的能量,因此不問由來經歷,親自駕車,帶回朝中,封為太師。姜太公年歲已老,與文王素無往來,假如不破格錄用,是文王的損失,周朝也無法維持八百年的基業。劉邦破格錄用韓信,特別為他築壇拜將,唐太宗為了提陞魏徵的聲望,不只經常讚美他,甚至表現出敬畏他的樣子,讓魏徵得以發揮諫臣的功能。

二、僵局要破格打開。古代中國因為邊疆民族不斷侵犯中原,漢唐兩代都曾用和親的方法打開動武的僵局。王昭君和番、文成公主下嫁西藏,都是破格謀取和平。

三、過失要破格原諒。春秋時管仲曾經箭射齊桓公,幾次三番想置桓公於死地。後來管仲遭齊桓公所擒,鮑叔牙建議重用之。齊桓公說:「他曾想射殺我!」鮑叔牙說:「他過去心中只有公子糾,當然要為主射殺公侯,今日你釋放他,他可以為你射天下!」果然,齊桓公破格重用管仲為宰相,後來終於為齊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不能破格原諒,哪有管仲發揮才能的空間呢?三國時諸葛亮因街亭失守,不得不揮淚斬馬謖:人才難得,假如能破格原諒,可以讓他戴罪立功,不也是懲罰之道嗎?

四、宗教要破格交流。敵對的國家,為了和平,要破格對談,對立的團體、機構,如果能破格商談交流,必能獲致意想不到的利益。「戰則損,和則貴」,為什麼這個世界不破格從和平上來努力呢?宗教界,由於大家的信仰不同,各自對立,不相往來:人和人都可以握手言歡,人和神、神和神為什麼不可以破格和平相處呢? 世界如許廣大,單獨一個宗教就能滿足全人類的信仰嗎?各自尊重,破格交流往來,必定有破格的所獲!

佛光菜根譚·

人生是由很多經驗累積的,所以在跨出第一步時,要「敢」;

只要敢承擔、敢接受、敢嘗試、敢賣力,沒有什麼事不能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