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時下的佛教青年是否也有毛病?今天就和大家談一談「青年的毛病」,青年有什麼毛病呢?

一.不耐煩而無恆

青年住在一個地方太久了就不耐煩,讀書讀太久了就不耐煩,做工作時間太久了也不耐煩。不耐煩幾乎已成為今日青年們普遍的通病。現在的青年已經缺乏古人安止於一處的定力,身心浮動,好比滾動的石頭,是無法長出苔蘚,成為堅固不移的磐石。現在公司徵求青年幹部,董事長在面試的時候,必定會問:‘曾經在哪裡些地方服務?’如果這位青年回答說:‘曾經在某地方工作半年,在某地有三個月的經驗,然後才到貴公司來應徵。’這位青年自以為工作經驗豐富,董事長一定會錄取自己,但是相反的,董事長卻不要這個人,因為這個人經常換工作,表示此人對工作不耐煩、無恆心,不能安於自己的崗位,公司的業務怎能交託給一個對工作沒有耐性的人呢?不耐煩對從事事業是多麼大的阻礙。

不耐煩是屬於什麼毛病呢?就是「無恆病」。俗話說:「有恆為成功之本。」無論做什麼事,沒有恆心,休想把事情做好,求學也不易有成。古人為了功名有成就,十年寒窗用功夫,漢朝董仲舒,青年時代,立志向學,三年不窺園,終於成為一代名儒學者;晉朝王羲之,臨池磨硯,寫完一缸水,終於成為曠古書法大家。再看看我們佛教,有恆而成功的例子,更是不勝枚舉。譬如有名的敦煌石刻,是經過多少朝代,上千上萬藝術家們,窮盡一生的智能與生命,而完成的驚天地、泣鬼神的奇偉傑作,其技巧之精美,真是巧奪天工,無與倫比。如果沒有這些藝術家耐煩雕刻,今日哪裡有這麼偉大的藝術品留傳於後世?有恆對於成功立業實在是太重要了。

二.不落實而幻想

青年們往往充滿熱情不夠冷靜,青年們通常容易衝動不夠踏實,青年們普遍流於虛浮不切實際。不落實彷彿建築房子,地基不夠鞏固,稍微地震就倒塌了。好比堆砌石壁,工程不夠堅固,大水來了就崩垮了,所以大家就要辛苦出坡搶救。

青年們可貴的地方是青年們富有理想,但是有理想更要腳踏實地去力行,否則建築在海市蜃樓的理想,就變成「幻想病」了。過去有些青年常常對我說:‘我將來要辦佛教大學,辦佛教醫院。’現在也有些青年說:‘我將來要建圖書館,建講堂。’滿腔的抱負理想,可是沒有踏實去做。甚至別人興建好的醫院、圖書館、講堂,請他去協助發揮,青年們往往缺乏熱忱,推託不前。

「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多做少說,才是求學辦道的要訣。

三.不回頭而任性

青年們像初升的太陽,充滿朝氣,富有衝勁,但是青年有一個通病,就是一味向前衝向前撞,錯了,甚至走上歧途,也不知回頭。前面已經是牆壁也不管,撞得鼻青眼腫也不知停止。你告訴他:「這樣不行」、「那樣不好」,可是青年就是不願意回頭,他們的理由是「好馬不吃回頭草」,以為回頭就是沒有光彩的事,所以一意孤行,任性到底。

我們的人生也像插秧一樣,要知道退步回頭,知道退步回頭的人生才會圓滿。好比騎馬走到懸崖峭壁,如果不知道勒緊韁繩,回頭是岸,必定會跌得粉身碎骨。知道回頭的人生才有藥可救,知道回頭的人生是至珍至貴的。「

這種頑強任性、不知道回頭的毛病要用什麼藥來治療呢?要用佛法的隨緣、隨喜、隨眾來醫治。泯除個人的意見,隨順大眾,以大眾利益為前題,對善知識的指示,要能依教奉行,好比上了軌道的火車,才能跑得迅速,到達目標。

四.不認錯而執著

常人最大的毛病莫過於不肯認錯,我們的青年對於自己的過錯,不僅沒有勇氣承認,並且執著不肯承認。譬如吩咐的事情沒有做好,你糾正他,青年就推說「別人沒有講清楚」,或者推託「時間不夠充分,來不及做好」。

青年們為什麼不肯認錯呢?那就是我執在作祟,執著自己最好、最對,犯了「執著病」。我們常人總有一種習慣:看得見別人身後的影子,卻看不見自己身後的影子。對別人的缺點瞭若指掌,對自己的疵弊卻執著護短。

曾子說:「吾日三省吾身。」像曾子那麼有道德的賢人,每天還兢兢業業地,一而再、再而三的反省自己,同學們自問是否也做到這種工夫?先秦的廉頗將軍向藺相如負荊請罪的故事,為後世立下勇於認錯的楷模,我們穿衣帶帽需要鏡子,我們修持也需要明鏡,同學們今後要常行懺悔,從佛法這面鏡子中,學習嚴以責己,寬以待人,學習認錯不執著,做到古人承認往愆,不犯二過的美德。

五.不著意而無心

《阿含經》說明「非人」的情形,其中有一條是:「聞善言不著意」。同學們對自己的意見執著不放,但是對於好話卻漫不經心而不著意,普遍害了「無心」的毛病,對於善言漠不關心。老師告訴他:‘你們要把握少年時光,好好讀書!’青年就在心中嘀咕:「嗯!老生常談!」‘你們要惜福喔,要發願立志呀!’‘哼!討厭!’青年對於好話不僅不接受,甚至厭棄,豈不可悲?我們聽到金玉良言應該喜歡,牢牢記住,把它吸收,付諸行為。

所以同學們雖然常常在聽話,並且聽了那麼多年的話,有幾個是真正懂得聽話的人呢?今後同學們要用心聽話,聽好話,聞善言,長養信心,增加善行。

六.不立願而無志

現在的青年懶洋洋的,做事提不起幹勁,打不起精神,讀書引發不起興趣。這是什麼原因呢?就是因為沒有真正發願,沒有發願,所以就沒有力量。古來的菩薩在因地修行的時候,往往立下恢宏的大願,像阿彌陀佛的四十八願,藥師如來的十二大願,普賢菩薩的十大願,觀音菩薩的十二悲願……佛菩薩發了願,好比學生訂了功課表,願力激發了慈悲心,就會產生無比的力量,逐一的去實現行慈濟眾的工作。有願才有力量,以願心來莊嚴國土,普濟群倫。

同學們或許會說:「我們每天早晚課不是都唱四弘誓願嗎?願度眾生,願斷煩惱,願學法門,願成佛道,怎說我們不發願呢?」同學們!那四弘誓願,我承認你們會唱,而且唱得非常好聽,但是你們不敢講啊!你們也沒有做啊!你們真的有度無邊的眾生,斷無盡的煩惱,學無量的法門,成無上的佛果嗎?

七.不行慈而自私

青年們為什麼缺乏慈悲行呢?因為自私。自私而只想到自己,不想到別人。自私只有個己,而沒有佛教、眾生。因為有「自我」為中心的念頭,無眾無教,所以慈悲興不起來。我們來分析「我」字的構造,「我」旁邊為「戈」字,因為自私,人人為謀圖己利,所以就容易動干戈,有我就有糾紛。佛教很偉大,佛法很了不起,佛陀開示我們三法印中說:「諸法無我」,早就為我們揭櫫了千古不變的真理,唯有去除自我,才能和平。

我們的有些佛教徒,一個微笑,一句好話,有時都不願意佈施給人。我們佛教本來是「大慈大悲」的宗教,但是今天的佛教界,不但青年,甚至長老們都自私不行慈,背道而馳,好比緣木求魚,只有離佛法愈遠了。所以我們要去除自私的觀念,常行慈悲。

八.不求深而膚淺

前不久印順法師到山上來演講,曾經和我討論有關青年們缺乏養深積厚的問題。我對他說:‘現在的青年,在佛學院讀了幾年書,就急急忙忙想回去寺廟當住持,沒有過去大叢林中求深求厚的精神。’他對我說:‘過去的人,生活艱難,要成為一位法師,非得經過十年以上的積養不可。現在的人,生活太容易,太富裕了。學了幾年佛法,馬上成為法師,可以收徒弟,掌管寺院,受人供養了。況且過去的佛學院少,要有成就,非得一番潛修不可,現在做法師容易,做住持也容易,為什麼要花十年以上的時間來學習呢?’我們看一看:台灣的佛學院如雨後春筍,為數不算少,而歷來畢業的人,更如過江之鯽,多不勝數,有幾個人有成就?像會性法師這種求深求精的人太少了。

會性法師本來住在獅頭山,閉關六年,獅頭山元光寺非要他擔任住持不可,但他寺廟不要,跑到鄉下隱居閱藏,今日成為本省年輕一輩中有成就的青年楷模。大部分的青年都太膚淺,不願求深,所以成不了大器。在高寒地帶的樹木,成長的非常緩慢,年輪非常的密集,所以質地很堅硬,為建屋造橋的好棟材。同學們將來希望有成就,出人頭地,現在就需要培養這種積深的態度,做學問不比學技術,二、三年就技藝超倫。譬如有人學幼教,不必多久,就學會彈風琴。但是學佛法二、三年了,還是沒有成就,因為佛法是人生的學問,是生生世世的大事。菩薩尚有十地精進,何況我們?所以同學們學佛法要下工夫,求深求厚,不能操之過急。

上面列舉了青年們的八項毛病,尚有許許多多無法細數的毛病,不再贅敘。一個醫生知道病人的疾病,並不是真正的目的,如何使病人百病消除,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同學們知道了自己的毛病,接著就要用心去改正。去除毛病的方法,就是把「不」字改為「要」字去努力:「要耐煩」、「要落實」、「要回頭」、「要認錯」、「要著意」、「要發願」、「要行慈」、「要求深」,以佛法這面鏡子來端正我們的舉止,以佛法做我們的導師,引導我們走向正確的方向。我們身體上的毛病,只要對癥下藥,容易治療,而精神上的毛病不容易根治,佛法八萬四千個法門,就是最好的藥方,大家今後好好把握這劑良藥,檢討奮發,使自己成為健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