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讓我找到利益家人的最好方式

凌晨12點剛過,老公把我叫醒。他說接到姐姐的電話,說婆婆可能不行了,讓我們趕緊去醫院。睡意朦朧的我聽到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猛然驚醒。4個小時前我還在醫院幫婆婆按摩,她還不時地囑咐我們要注意身體。婆婆入院還不到24小時,人看起來雖然比較虛弱,但除了因心臟病呼吸不暢外,身體狀況與往日在家時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住院時也並未出現緊急的癥狀,大家都覺得她還可以回家的,不料幾個小時後竟傳來噩耗,天人永別!

我匆忙起身換衣服,心裡其實非常慌張,想著應該帶什麼東西去。好在剛參加過臨終助念的培訓不久,心裡還有點底氣。情況刻不容緩,我馬上拿起往生被、念佛機等就出發了……  

20分鐘後到了醫院,大姑姐迎面走來說了一句「人沒了」。我的心一下沉到谷底,剛才在路上還心存僥倖,希望她能挺過去。我每天迴向的時候都啟白三寶,希望給老人更多點時間,能讓我把更多的佛法介紹給她,願她今世能夠正信佛法,願她健康長壽無憂……卻不想所有的這些在無常到來的時候頃刻崩塌。幾小時前的一次普通探望卻成了最後的訣別!婆婆親身給我們示現了一次無常,我的心雖然在混亂中,腦子裡卻浮現出導師在下士道中經常講的一句話:「當死亡到來的時候,一切都顯得蒼白無力!」 

我拚命跑向病房,心裡想的只有一條,趕緊把被包裡的往生被給婆婆蓋上,讓她早一秒得到佛法的加持。這時卻被搶救的醫生攔住了,說要向家屬說明死亡情況才能進去。我心急如焚,可也沒有辦法,醫生說他們已經盡力了,還是沒有搶救過來……現在還插著呼吸管,問要不要馬上拔掉,我懇求他們再等一會兒,因為我知道這個時候觸碰亡者會給她帶來極大的痛苦,心裡只想著能拖一秒是一秒,於是說還有兒女在趕來的路上,等人都到齊了再說。  

終於進了病房,我看到老人仰頭躺在病床上,除了沒有呼吸,一動不動,整個狀態與幾個小時前見到她時沒有兩樣。這麼近距離地感受親人的故去,還是我記事以來的第一次。死亡來得如此簡單,卻又如此震撼。剛才還在活動的身軀,現在卻再也沒了知覺。我不禁問自己: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我該怎麼做?在自問的當下,我趕緊清醒過來,抓緊時間馬上為亡者撒上金光明沙,蓋上咒輪和往生被。當時心裡很慌亂,打開念佛機放送佛號時想跟著一起唱,卻發現嗓子是沙啞的,完全跟不上調子。這時,我看到站在旁邊不知所措的老公已經淚流滿面。我記得培訓的時候,師兄提醒過多次不要在亡者身邊哭泣,以免引起亡者的執著。於是,我趕緊跟老公說「不要哭」,讓他到外面去。也不知道當時哪裡來的勇氣,我心裡雖然慌亂,卻很嚴肅地把他和大姑姐都請出了病房。

當病房安靜下來,就我一個人站在亡者身邊時,一陣陣的涼意從腳底一直躥到頭頂。7月的天氣裡,我卻看到自己的汗毛凍得根根直立,雙腳也麻木得不聽使喚了,彷彿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唱佛號也跟不上調。我知道時間不多了,大批的親屬正在趕來的途中,我不斷地跟自己說:「不要慌,不要害怕,一定要有信心。有阿彌陀佛在,有上師三寶在,一切都是沒問題的。」我突然意識到心慌可能是亡者傳遞來的信息,因為她在中陰身的時候面臨著陌生的環境和親人的離別,多麼的無助,特別需要我的幫助。

於是我反覆對著婆婆說:「媽媽,您要一切放下,一定要放下,不要再留戀了,跟我一起念阿彌陀佛,來跟我一起念。」最後的幾句我說得很堅決,並且反覆說了好幾次。現在回想起來,當時既是說給亡者聽的,也是在給自己打氣。接著,我又給她做了三皈依,然後開始念佛。感恩日常皈依共修時的觀想和重複訓練,因為當我念誦「阿彌陀佛」的時候,我就觀想帶著婆婆和一切眾生一起融入阿彌陀佛的無量功德光明之中,合上眼慢慢地進入狀態。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覺得心情平復了許多,有種很踏實的感覺,甚至還覺受到一絲絲法喜,腿也慢慢恢復知覺了,而且漸漸感覺到熱了(其實7月的病房是很熱的)。

突然,病房門開了,二姐一邊哭著,一邊大聲喊著「媽,媽」衝進來,跪在地上泣不成聲。就在同時,我的身體一下子又進入冰窖的感覺,心裡極度慌亂,寒意覆蓋全身。我感覺可能亡者的情緒受到感染了,心想:這樣不行啊,一定要接著助念!於是我特別堅決地說:「不要哭,不要落淚,趕緊到外面去,這樣會影響媽媽的。」我也不知道當時是哪裡來的力量,不容別人反對,只是堅定信念要助念下去,所以語氣比較嚴厲。大概被我當時的氣勢鎮住了,他們竟然都乖乖地都出去了。

就這樣,我又開始反覆對著婆婆說:「媽媽,不要受影響,您一定要放下,跟我一起念佛,跟我一起念!」接著又開始念起佛號來。有了上一次的經驗,過了沒多久,我的感覺慢慢又好起來。隨著外面來的家人不斷增多,有進來告別一下的,也有進來啼哭的,還有默默流淚的,都被一次次請了出去。我的心緒也逐漸穩定,助念也變得有力量起來,直到太平間的工作人員到來。

在太平間辦完手續,約好火化的時間後,婆婆被送往冷櫃。從婆婆進冷櫃到火化之前,往生被一直陪伴著她。在入冷櫃之前,我把念佛機開到最大音量,並放在了她的耳邊。本來擔心冷櫃的低溫會影響念佛機的電池能量,但事實證明是沒有問題的。由於我當時拒絕了為遺體化妝,所以心裡一直很忐忑,擔心遺體的面相會不好。事實證明,即使在冷櫃中待了好幾天,婆婆的面相也非常自然,不但臉色非常好,而且就像在生時一樣,表情也很柔和,其他家人看了都非常驚訝,他們也體會到了佛法的不可思議!感恩三寶!感恩師父!感恩書院!也特別感恩師兄們在婆婆往生後一起迴向,並定時一起助念。老公還把大家發的消息展示給其他家人看,使我們全家都充分體會到了菩提大家園的溫暖!在這次意外中,我準備得很不充分,並且事後回憶起有很多地方沒估計到,十分後悔!特別總結出來與師兄們分享,以便師兄們在意外到來時有所準備:

1、事先做好充分準備。我一直以來總覺得還有時間,因此助念物品沒有事先準備齊全,都是臨時從佛台上取用的。家裡有病人的師兄請吸取我的教訓,最好事先備好一套,以免在出現意外情況時因心情慌亂而忘記。  

2、盡量接亡者回家中助念或者提前在嚥氣前接其回家。原來我一直以為亡者是必須進太平間的,後來才知道亡者的遺體是可以拉回家的,醫院沒有強制入冷庫(不知道是不是每家醫院都如此)。早知道這樣,我就把遺體請回家中接著助念,對此後悔萬分!師兄們切記我的教訓,在家人住院的時候就要事先向醫院問清楚。而且遺體也可由八寶山來車拉走,在八寶山直接存放(有單間,規格不同,高級的單間可以守靈),這些都是後來辦喪事過程中才知道的。

3、在徵得家人同意的前提下,堅定助念信心。我的公公是老革命,參加過抗日戰爭,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不信佛,所以老公家裡除了老公本人外都不信佛。家裡兒女共4人,再加上各自配偶兒女,人數眾多,自己覺得沒有把握把他們都說服,因此怕臨終助念會遭到反對,卻沒想到當面臨失去母親時,只要對亡者有益的事,家人一律支持,包括請他們在49日內吃素,以及我後面所做的補救措施,他們都給予了極大的支持。所以這又給我上了一課,不要低估每個人的善根,該行動之處一定要果斷行動,只要你是堅定的,家人都會非常配合的。

4、亡者往生後繼續以佛法利益於她。在婆婆往生當天,由於助念時間短,準備不充分,我深感愧疚!《地藏經》中講:「若能更為身死之後,七七日內,廣造眾善,能使是諸眾生永離惡趣,得生人天,受勝妙樂,現在眷屬利益無量。」所以我想做一些補救措施,於是為她到寺廟掛牌位,做普佛超度(不是每天都有),並在幾家寺院做超度,當天還為婆婆專門放生物命,併發願和老公各誦49部《地藏經》迴向。在普佛當天,老公家人有好幾位竟然都主動要求和我一起上寺院參加超度,並且十分認真虔誠。所以感恩婆婆這位大菩薩,用她的往生來度化家人。而且借此機緣,老公和家人都商量好,在公公往生的時候一定要助念。我再一次被深深感動,隨喜每位家人的善根福德因緣!

5、關愛病者,體察其往生前的徵兆。當時覺得婆婆走得很突然,後來通過與家人一起回憶,又看了《臨終關懷》指導手冊,發現其實臨終前還是有些先兆跡象的,只是我和家人沒有把這些偶然現象綜合起來一起分析。現在分享給師兄們,請大家一定記得細心觀察,否則悔之晚矣:

1)婆婆臨終前一週變得不愛說話了。而以前的她不是這樣的,經常嘮叨兒女,並且愛看電視劇。可是臨終前一週,她整天坐在沙發上,只是望著窗外的小鳥,沒有什麼話,《臨終關懷》中講這是瀕死的人的一種需要,她是在與自己的心靈對話。

2)婆婆的食量開始減少,每次見到吃飯就頭疼。以前不喜歡吃的小米粥,婆婆當時突然變得愛吃了。每天雖然吃得很少,排便次數卻增多了,像在清空身體。

3)婆婆半夜很早醒來或者不睡,一個人坐在公公床邊的沙發上望著他。

所以師兄們一定仔細觀察老人的表現,與家人及看護人多交流,以便事先做好準備。6.獲得相關人員的支持。

在太平間、火葬場告別間、火化房等地,當我取出光明砂,蓋往生被的時候,我驚訝地發現工作人員都是認識這些物品的。他們還幫著蓋往生被,對具體的程序也很清楚,十分配合,並且全力支持。可見不少學佛的師兄已經為我們鋪好了臨終送別之路,這一切給了我很大的鼓舞。  

師兄們,我們在書院學習,自身心態上都有很大的受益,有時候卻可能忽略了對家人的關愛。行孝不能等!奉勸每一位師兄趁父母在世的時候拿出更多的時間與父母相處,向他們傳遞佛法,慢慢滲透臨終助念的知識,描述極樂世界的莊嚴,讓他們生起嚮往之心!「小孝養父母之身,中孝養父母之心,大孝養父母之至,至孝養父母之慧」!當我們向有緣人傳燈的時候,也不要忘了拿出更多的時間,向最疼愛我們的父母親傳燈,平時迴向給他們,待到他們臨終時能夠得到助緣,自在往生西方。

父母是最大的恩田,我們真的應該拿出更多的時間來陪伴父母,度化父母,以報父母的養育之恩!這次是婆婆用實例來示現什麼是「子欲養而親不待」。我們千萬不要等到父母已經不在了再後悔!這也是老公一直後悔、傷心、難過,並且走不出來的原因。特此分享給師兄們。

這次事件讓我真正感受到,修學佛法才是利益家人的最好方式!

文/善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