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年齡相仿的女子,先生的職業是相同的,都為領導開車。為領導開車,情況其實都是差不多,不免早出晚歸,有時候節假日還要奉上。因為領導都很忙,節假日人家都在休假,他們要慰問、要參訪等等。

甲女子看此情況,就想,男人在外混碗飯吃真是不容易呀,早出晚歸,風裡來雨裡去的;特別是開車,需要集中精神,真是太辛苦了。於是,每每先生回來,總是噓寒問暖,遞茶送水的。先生要幫忙做家務活時,總推說自己能做,叮嚀先生回家來就要多休息,好養足精神開好車,平安是第一啊。

而乙女子觀此情形,就想,這什麼男人,整天不著家,早出晚歸的,整日裡和領導出外應酬吃飯,那麼舒服呀,家裡什麼活都不干,星期六、星期天也不見個人影,到底這個家他還要不要。於是,每每先生回來,不是抱怨,就是批評,不是生氣,就是賭氣。

甲女子的先生,時時心生不忍,總是忙裡抽空趕回來陪著妻子,到哪裡出差了,見到漂亮的衣服、飾品,總會幫妻子捎一兩件,領導允許的情況下,也常常攜帶著妻子出遠門。

而乙女子的先生,漸漸地害怕回家了,能躲則躲,能在外面吃吃喝喝的他決不回家吃飯,有遠差近差的,他必選遠差。

甲女子,逢人總說先生如何如何體貼自己、如何如何愛自己,他們的生活過得幸福美滿,同樣是十幾年的光陰,他們的女兒茁壯成長,考上了理想中的大學。

而乙女子,恰恰相反,感嘆自己命運不佳,有眼無珠,嫁個整日裡不回家的先生,婚姻有名無實,逢人抱怨,他們的生活一潭死水,同樣是十幾年的光陰,他們的女兒好不容易找個關係上了個中專,據說是混張文憑好出來找工作。

這是生活中的真實事例。

告訴我們:心決定一切。

其實與其把人想像得那麼糟糕,不如把別人想像得高尚一些、好一些,給別人機會,同時也在昇華自己,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們更加溫文爾雅起來,我們的生活也才會漸漸美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