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專門精於繪製彩色的色-情畫,憑著這一手技術就到省城去謀生。由於他畫得非常逼真而且特別妖艷淫蕩,因此很快便出了名,他的畫售價很高,許多富裕人家的少年子弟和貴族公子紛紛請他繪製並向他索購淫畫,他很快就富了起來。一天晚上,幾個盜賊進入他的住處,他發現後大聲叫喚,強盜在黑暗中揮刀砍斷了他的一隻手臂,繼而又連續向他刺了幾刀以致命絕身亡,將財物洗劫一空。

後來,廣東的李孝廉在朋友那裡看到了他畫的遺稿,感嘆地說:「這些淫畫若流傳出去必定會使青春少年男女及意誌薄弱者誤入歧途。」於是他把這些畫從朋友手上全數買下來燒燬,結果李某當年就考中了進士,數年後李某的兩個兒子也先後考中舉人。

春宮淫畫(包括邪淫的電視電影)和淫-穢色-情互聯網對個人及社會的影響十分惡劣,能使有文化或沒文化的人看後都一概心亂神迷,淫意搖蕩,不少人因此患上夢遺、滑精、脫陽等虛衰病癥,有些家庭因此而妻離子散,有些人因此招致殺身之禍或牢獄之災,有的因此而斷送了遠大的美好前程。天底下可幹可學的技術和謀生出路很多,為什麼非要幹這一行損人敗德害自己的行業呢?這樣做只會是技術越精而罪孽越重,罪孽越重則報應越慘越酷呀!

經營淫書畫冊的慘報

江南地區有一個個體書商名叫朱祥,為了牟取暴利,經常盜版印製和購進淫書小說拿來出租或轉手高價出賣,他的朋友多次勸他不要經營這類黃色書刊畫冊以免遭惡報凶災,朱某認為這是可笑的迂腐迷信觀念不予理睬。兩年後朱某視力開始模糊,繼而雙目失明,找了很多名醫、花了很多錢都治不好。

一天,書店發生火災,他因眼瞎來不及逃跑,下半身被火燒傷,肌肉腐爛,惡臭難聞,每天都痛得他哀叫不止,三天內死亡。臨死前他說:「我印刷、經營、傳播淫書淫畫,雖發了財但都用於治病花掉了,而且害人不淺,受到這樣的慘報真是罪有應得。希望各位同行以此為教訓,不要再經營害人損德的淫書淫畫了。」朱某的妻子後來因生活艱難不得不傍大款,繼而不知何因又被人販子拐賣到山區,子嗣亦絕。

寫作淫書慘報

文化人艾某寫了一本描寫男歡女愛、淫慾縱色的黃色書籍,在書即將完成的時候,夢見一個神靈威嚴地呵斥責罵他。他醒後感到後悔便停止了寫作,但沒有將書稿焚燬。後來他兒子去世了,家庭經濟困難,便又繼續把書寫完後迅速交給書商去印刷。不久後他的眼睛瞎了,手上還長出了惡瘡,手指彎縮拘屈,十分痛苦,他意識到這是創作淫書的報應,但悔之已晚,不久便在憂傷中病死了。

麻風病人嫖娼,賣淫女喪命

2001年8月25日,湖南省張家界市麻風村麻風病人張某偷看完淫-穢錄像後,當天下午搭乘羅某的摩托車溜進張家界城,來到慈庸旅店。羅某拉皮條,將該旅店賣淫女呂某介紹給張。呂某見張頭髮眉須脫落,雙腿高位截肢,全身紅斑,片狀腫塊,心存疑慮。羅某編造謊言說:「他是復員軍人,兩條腿是在戰場上打掉的。」賣淫女似信非信,但想到馬上到手的50元錢,便將身子許下。

事畢,羅某告訴賣淫女呂某嫖客是麻風病人,呂某聽後驚傻了。警方根據群眾舉報,將張某、羅某等4名違法人員當場抓獲,並將呂某帶到醫院檢查,醫生叮囑呂某及早接種卡介苗進行治療。呂某後悔不迭,回到家後便懸樑自盡了。

經營黃色影碟的報應

廣西北海市黃某50多歲,為了賺錢表面上是專門經營錄像帶和影碟,但暗地裡不惜手段和高價從港台等地大量購進色-情影碟出賣和出租,並大肆販賣兜售盜版黃色影碟。他的報應很明顯:兒子吸毒入了戒毒所,花了無數錢財;女兒在讀高中時就與社會上的不良青少年鬼混,最後離家出走到廣東賣淫成為娼妓;他的店舖也被公安局查封,營業執照被吊銷還罰了款,生意全沒了,生活艱難。他十分後悔,是經營黃色行業害了他的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