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障重到一定程度,念不出來佛號

我們雖然一品煩惱都沒有斷,但只要到了極樂世界,我們就具有像佛一樣的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具有像佛一樣的紫磨真金色,就具有佛一樣的六種神通、無礙的辯才。那你說,這能理解嗎?但確實是西方淨土給予眾生的一種現實。只要你具備信願,相信有極樂世界、有阿彌陀佛,願意去,乃至十聲,阿彌陀佛臨命終時都來接引。那你念十聲佛號,你在世間該干什麼你可以干什麼。你做公務員,不妨礙你的公務;讀書人,不妨礙你讀書;經商人,不妨礙你買賣;乃至於出家人,也不妨礙你參禪。只要你把世間和出世間功德全都迴向往生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都來接引。

有這樣的一個方便而究竟的方法,那我們聽聞到,為什麼還不去修行呢?那不去修這個法門,可就是愚癡到極點了。那世間人確實:碰到這麼大便宜的事,在想像當中應該都會很高興的去修行囉!但恰恰有很多人卻不去修行。這裡龍舒居士就舉出一個例子,說他有一位相識多年的朋友。這個人呢,平生就造作了很多殺魚的罪過,晚年就得了重病。大概屬於中風這之類的,半身不遂呀,動不了。那麼龍舒居士就哀憐他平生造的罪惡以及得了重病的痛苦,就去看望他。希望能給他一點信仰上、心性上的幫助。

一見到這個相識的人呢,就很誠懇地勸他念阿彌陀佛名號。那勸勉的過程,肯定龍舒居士會各方面談道理了。念這個佛號的功德利益,對我們以後往生的歸宿,消業障的功能,以及念佛可以使病情減輕甚至轉好的功德,肯定都要講述一番了。但是這個人聽了之後,聽不進去,堅決不肯念這句佛號。聽不進去呢,就跟龍舒居士說那些家長裡短的閑雜話。一般人的心裡都是世間的東西呀,所以一見面都是那些世間的家長裡短的話。

龍舒居士非常感慨:「這可不是由於他惡業很重來障礙嘛,以及得的這個疾病也昏迷了他的智慧。這時候他已經沒有辦法回轉他平時造業的心來念這句佛號。等到一口氣不來,閉眼之後,那一定是到三惡道裡面去了。」由這個事情,所以龍舒居士說,修行淨土法門的人還應該趕緊呢,早日從這個世間的這種造業的過程當中回頭。因為大部分人在這個世間都是造業的,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很多人覺得持五戒都是很大的挑戰,持不了。有些企業家都覺得:「我持五戒,比如不喝酒——不飲酒戒,我就持不了。我談生意,很多都是在酒桌上談成的。所以你看看這個時代,才知道持五戒都是很難的一個時代呀!所以在這裡,要趕緊早點回頭,要堅信阿彌陀佛。知道五濁惡世環境這麼樣的險惡,生起大的厭離心:今生一定要念佛離開這麼一個世間。要麼我們造作的惡業太重,那就直接到了阿鼻地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出頭了。

再就是由於我們造業很多,確實讓我們的信心沒有辦法建立,這句佛號真的是念不出來。印光大師說他為什麼要弘揚淨土念佛法門,其中有一點是:感覺到這個時代眾生的業障太重。他就談到一個例子。原來印祖在北京圓廣寺掛單的時候,有一天他就跟一個道友出來。在街面上正在走的時候,有個乞丐過來向他討錢。印祖身上是帶了點錢,就說:「你要錢,好,你念一句佛號我給你一錢。」這個乞丐不念。不念,印祖說:「你念一句十句佛號,我給你十文錢。」這個乞丐還不念。那印祖就把身上所有的錢全都掏出來了,說:「你念一句佛號,我都給你(一錢;盡管念,錢給完為止)。」(見印祖年譜)然後這個乞丐一聽,「哇」的哭起來了,哭起來了都不念。最後印祖就給了他一文錢,說:「太乏善根!」就離開了。還確實這個時代很多眾生,他就是這句佛號念不出來。

去年有一位居士跟我說,他街面上也看到一個乞丐,然後他讓乞丐念。還真的那個乞丐想要錢,想念,這四個字就是念不出來。「阿彌陀佛」,真的他念不出來。念不出來,有一種是他可以念出來,但是他不相信,他自己就不肯念,這是一種;還有一種是他確實想念,但就是念不出來。你說說,這不容易呀!在末法(後期)的時候,經典當中說,你能夠把「阿彌陀佛」四個字全念成的人,就是南閻浮提的大導師——最厲害的人。你到地獄裡面去度眾生,「你只要念一句佛號就能出來」,但是地獄眾生就是念不出來。現在我們覺得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這是由於我們業障還比較輕,還有相當的善根,所以很輕易的念得出來。業障重到一定程度,還真的就念不出來。所以這樁事情,是要早早去辦理的一樁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