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宏道以神力攝引弟弟神遊淨土

明朝的袁宏道,字中郎,號石頭居士,是湖北公安人。他的哥哥袁宗道,字伯修;弟弟中道,字小修。他們三個人先後考中進士,而且也都偏好禪宗。

萬曆年間,袁宏道出任吳江的知縣(縣長),後來又做了禮部的主事。

他辭病回鄉之後,先跟李卓吾學禪,信心和理解都相當通達明利,而且喜歡辯論。不久,他發現自己徒尚空談而不切實,於是迴向淨土,每天清晨禮佛誦經,兼持禁戒,而且博采經教,寫了一部《西方合論》(蕅益大師已將此書編入《淨土十要》中。)

袁宏道寫完《西方合論》以後,大哥袁宗道和小弟袁中道都同時發心修學淨土法門。後來袁宏道在荊州的寺院中,無疾而終。

袁中道當了禮部的郎中退休後,也在家裡精勤禮佛誦經。

萬曆四十二年某個月圓的晚上,袁中道課誦完畢,盤腿而坐,形神靜爽,忽然入定,神識出離房屋,乘著雲彩。有兩位童子引導他向西方前進,不久來到了另一個世界。童子說:「我們下去吧!」

袁中道隨童子降到地面,看見地形平坦,光耀滑潤。旁邊有一條十餘丈寬的河渠,河中五色蓮花,非常芳香。金橋溝通兩岸,欄杆交羅,樓閣極為美麗。

袁中道對童子作禮,問說:「這是什麼地方?你是什麼人呢?」

童子回答:「我們是靈和先生的待者。」

袁中道又問:「靈和先生是誰呢?」

童子答道:「他就是令兄中郎(即袁宏道)!他現在正等你,有話對你說,你趕快去吧!」

走到另外一個地方,有十幾棵樹,池水明淨,池上有白玉門扉。有一位童子先進去,另外一位童子引導袁中道走過二十多重的樓閣。

來到了樓下,有一人下來迎接,面貌如玉,衣如雲霞,有一丈多高,看見袁中道,很高興地說:「弟弟!你終於來了!」袁中道仔細一看,才知道是他二哥袁宏道。

袁中道隨袁宏道上樓,相互交拜以後,有四、五人來共坐。袁宏道說:「這是西方邊地,信解未成和戒寶不全的人都來這裡出生,所以又叫做懈慢國。上面有化佛的樓台,樓前有大池塘,池中那些美妙的蓮花就是眾生出生的地點。既然出生在淨土邊地,則分散處在各個樓台,與有緣的蓮友相聚在一起。因為沒有婬聲艷色,容易成就殊勝的見解,不久,便可以進入極樂淨土!」

中道問宏道說:「二哥!您生在什麼地方呢?」

宏道回答:「我往生淨土的願望雖然很深,可是情執和愛染尚未去除,投生在這(邊地)裡,不久就可住在淨土了!由於我持戒不精嚴,所以只居住在地面上,不能跟諸位大菩薩一樣上升虛空的七寶樓閣,我還需要進修。幸好,我過去世智慧猛利,又曾寫了《西方合論》,讚歎如來度化眾生不可思議的神力,所以感得飛行自在,游諸剎土。諸佛說法,我都可以去聽。這實在是很殊勝!」

於是袁宏道就牽著他弟弟袁中道上升,忽然飛過千萬里!來到一個光耀而且沒有障礙的地方,琉璃為地,以七寶樹做界限,有上好的檀香木,有許多色彩美妙而且奇異的花朵。樹下有七寶池,波波自然洋溢無量美妙的聲音。池中有很多七寶蓮花,葉子有五色的光芒。池上隱隱約約可以看見若干樓閣,樓閣旁邊鋪有道路。有無量的樂器演奏各種法音。

袁宏道說:「你所看見的景色只不過是極樂世界居住在地面的眾生(地行眾生)的生活環境(依報)。再過去,就是菩薩住的地方,比這裡更美妙千萬倍,神通也勝過這裡千萬倍。我因為有智慧力可以在那裡遊覽,可是不能住在那裡。再過去,就是十地等覺菩薩所居的地方,我就不清楚了。再過去,才是佛住的地方,只有佛與佛才能明白!」

說完,又來到一個沒有牆壁而只有欄杆的地方,光明勝過前面,大家坐了一會兒,袁宏道說:

「我沒有想到淨土裡這麼快樂!假使我生平嚴持戒律,更不止如此。學教和持戒都很精嚴的人,所往生的品位最高,其次是持戒精嚴的人,往生淨土最穩當。如果只學教理,而不持戒,大多為業力所牽,流入八部鬼神眾了。我見到很多這種例子。

「弟弟!你的般若氣分相當深,持戒和定力較少。只體會教理而不能持戒修定,乃是狂慧。你回到娑婆世界,要趁身體強健時,踏實去修持和體悟,時常保持往生淨土的願望,勤行各種方便,悲愍一切眾生,不久當會相見。

「我跟你在空王劫時,世世為兄弟,甚至在六道中也時常當兄弟。我幸好得生善地,恐怕你墮落,所以用方便神力,攝引你來這裡。我們兩人淨穢相隔,不得久留!」

當時袁宗道已經逝世,袁中道問:「大哥宗道目前出生在什麼地方?」袁宏道回答:「大哥的出生地方也很好,你以後自然會知道!」說完袁宏道就淩空而逝。

中道想在水池上行走,忽然好像墮入水中,躍然而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