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梵志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聲,引來好奇的人們上前圍觀。

‘佛陀歷經三隻修福慧,百劫修相好,其福德智慧乃三界中最為第一,無人能比!’深信佛法的梵志甲,由衷地讚歎佛陀的功德。

‘我師富蘭那,才是世間第一。’事奉外道的梵志乙,極力地反駁。

‘佛陀所說的法至高無上,是人天真正的導師’,梵志甲繼續說著。

‘我師富蘭那所說的教法,才是世間的真理’,梵志乙用接近嘶吼的聲音爭辯。

二人如是你一來、我一往地爭論不休,圍觀的人們 越聚越多,當中卻無一人可為兩位梵志裁決對錯。

消息傳到王宮,國王波斯匿王將兩位梵志召進宮中,問明原委。

‘我師富蘭那,具有大神力,遠遠勝過那位人稱佛陀的瞿曇沙門。’梵志乙搶先向國王秉報,得意地擺出一副優勝者的姿態。

‘你所信奉的佛陀是否也具有此大神力?’波斯匿王問梵志甲。

‘佛陀不僅具有大神力,而且無人能及!’梵志甲充滿信心地回答。

‘好!既然你們都各稱自己的老師具有大神力,七日後,就當眾來試驗吧!’波斯匿王最後宣佈。

廣場上,早已聚集著成千上萬的民眾,迫不及待地想知道‘究竟誰的老師才是世間第一?’兩位梵志依約前來,靜待著波斯匿王發號施令。

‘現在你們二人各自燒香,散花灑水,心中祈請你們的老師前來赴會,接受大眾供養! ’

梵志乙燒香畢,在大眾前發願道:‘我師富蘭那若具大神力,必知我意,能令此香花、淨水,飛至我師住處,請其前來應供。’隨即將香花、淨水灑向空中。眾人屏氣凝神,期待地望著滿天飛舞的花瓣。但見花瓣在空中轉了轉、飄了飄,旋即落地。‘這富蘭那根本是欺騙世人,何來大神力,真是虛受大眾的供養。’失望的人們忿忿然說著。

另一邊的梵志甲發願畢,同樣將香花、淨水灑向空中。剎時間,滿天的香花瓣在空中變成傘蓋,飛向佛陀住處。不久,佛陀即前來赴會。佛陀行走,頂上的傘蓋隨著移動,佛陀靜止,傘蓋亦停住。大眾見到佛陀如此的大威神力,個個歡喜踴躍,生起無比信心,爭相舍棄富蘭那等外道,歸信佛法。

梵志甲更生起無比精進、勇猛心,向佛陀五體投地禮拜併發大誓願:‘願今日香花、淨心供佛的功德,未來世能為盲然無知的眾生作眼目,令聞佛法,開啟慧眼;為無依無護的眾生作依怙;令未解脫者得解脫;使未安隱者,皆至寂滅涅槃究竟安隱處。’佛陀微笑,身放五色祥光。

‘佛陀身口意三業清淨,從不妄作。如今微笑,個中必有因緣!請佛陀慈悲為大眾演說緣由。’佛陀的侍者阿難尊者為與會大眾祈請。

‘梵志今日心懷虔誠,以香花、淨水供養佛,併發大誓願:未來世將為眾生的眼目,令聞佛法,而得依怙。由此供佛功德及大誓願力,梵志未來世,經三大阿僧只劫,將得成佛,佛號「不動」,濟度無量無邊眾生。所以我今微笑讚許。’大眾聞佛為梵志授記,皆讚歎不已,個個益加精進行道。

典故摘自:《譔集百緣經·卷一》

省思

‘神通’一事,令多少凡夫俗子稱羨卻又迷惑其中,殊不知縱有神通而無智慧,仍將墮落受輪迴之苦。經云:‘淨極光通達,寂照含虛空。’人人本具的佛性中性海澄清,宇宙萬象朗照無遺。但能依法所教,如法修行,除卻煩惱、無明,心明如鏡,則神通方能發揮自利利他的菩薩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