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被第二支毒箭所傷

昨晚正在給家裡的花花草草重新安置一個小家,只聽得客廳的大門被「嘭嘭嘭」敲個不停,還沒開門,已然感覺到門外的憤怒。家裡師兄去開門,我仍然埋頭收拾地上遺留的土,只聽得外面憤怒、抱怨的嘈雜聲,具體聽不清,但情緒的感染卻是那麼迅速。原本歡欣雀躍的心情,剎那間消失殆盡。感覺到自己最後一點收拾的動作中也夾雜了一份莫名其妙的憤怒,覺察到的那一刻,突然升起了愧疚之心,我把這份莫名的憤怒傳染給了拖把、傢具……於是乎,暫且不管外面,又蹲下來,小心翼翼地把一切收拾乾淨。

再次驗證了世俗的幸福都是虛幻的假相,那麼短暫,無明的生活是苦的。

待我收拾完,家裡師兄進屋了。能感覺到他也被感染的情緒,有點低落。了解到,原來是樓下住戶說衛生間漏水,漏到他家了。當然,還有很多指責、憤怒……

也再次驗證了我們是多麼容易心隨境轉,看似心在我們的體內,但是掌控權卻在外面。

我感覺到自己的情緒被控制,也有被憤怒反噬的感覺。我知道我需要立馬解決這個問題——於是乎,我問自己:第一支毒箭是什麼?是對方敲門,來說這件事情。第二支毒箭是什麼?我產生了憤怒。這件事情打破了你原本什麼樣的期待設定?我希望鄰里關係都和睦,至少彼此之間可以和平共處。這樣的設定符合世界的真相嗎?不符合,這違背了無常,而且我也沒遵循因緣因果的規律。對方因為漏水而生氣,倒也正常,但是我沒有接納。

佛法中「不要被第二支毒箭所傷」的法義,真的很管用。自己的情緒立馬消失了,身體也放鬆下來。報了自如維修,預定好了上門時間。

第二天上午維修人員如約趕來修理,因為「馬桶漏水+樓下反應漏水到下面」了,於是派了兩個工作人員:一個人修馬桶、一個人修防水層。馬桶不到半分鐘就弄好了,修防水層的工作人員去樓下查看情況,過了大約15分鐘左右才上來,回復說:「樓下不漏水,只是馬桶滴水,有聲音而已。」下樓查看的工作人員情緒並不平穩,有些憤怒,可能在樓下發生了不愉快。

得知真相的我,突然想起來,從一月份開始,大約有兩三次在半夜聽到有人敲管子的很大的聲音。有一次自己在家,半夜突然被「嘭嘭嘭」的敲管子聲嚇醒,當時以為是樓下暖氣出了問題,可是聽著聲音又不是暖氣片傳遞過來的,所以一度疑惑。而今看,應該是樓下半夜敲水管子的聲音。憤怒感再次生起,感覺自己實在理解不了為什麼不漏水,偏偏說漏水?為什麼大半夜那麼大聲音敲水管子,干嘛要這麼做?

意識到自己在指責他人,還伴有身體僵硬的反應,我知道我的情緒又來了。好像那個積壓的憤怒找到了出口的理由似的,我又被自己的第二支毒箭傷害了。

覺察處理:第一支毒箭是什麼?樓下半夜敲水管。第二支毒箭是什麼?半夜醒來是恐懼,現在是憤怒。你的期待設定是什麼?我希望人與人之間都能夠友好相處,平和地表達自己的情緒,有事兒說事兒。這與世界的真相符合嗎?不符合,凡夫心本來就是迷惑、痛苦的,對方的心被水滴聲干擾,所以心隨境轉而產生憤怒,做出不合理的行為,也是可以理解的。

想到這裡,自己突然笑了:漏水大半個月了,每天滴水,肯定浪費了不少水資源,自己沒找人修理,還要多虧了樓下的提醒;而且對方也沒有每天都憤怒地敲管子,也沒有天天上來敲門,半個月敲了3次,其餘的時間都很安靜,還是挺慈悲的;幸好是現在敲門,如果等過年的時候再敲門,到時候自如公司也放假了,沒有人過來修理,不僅浪費了更多的水,還干擾了過年的心情。現在找人修好了,也就沒有了這個困擾。

越來越覺得佛法在生活中是那麼好用,整個自我覺察的過程:從生起情緒——覺察——情緒消失——獲得自在,也不過就花了五分鐘左右的時間。原來,獲得自由可以這樣簡單。

越來越體會得沒有佛法指導的人生是苦的。有時會疑惑自己以前是怎麼過的?也越來越堅定自己的修學信念,同時希望能夠通過佛法智慧幫助他人,自利利他。

文/道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