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云:「愛不重不生娑婆。」愛是生命的根源,根據佛教的「十二因緣」說明,人因為有情愛,所以輪迴生死;人因為有情感,因此稱為「有情眾生」。情愛並非專指男女之間的愛情,舉凡父母與子女之間的親情、朋友之間的友情、同胞之間的袍襗之情、忠臣愛國之情等,都是情愛的表現,乃至個人的興趣、愛好,也是一種情感。

感情既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因此只要合乎法律、道德,都是佛教所容許。佛教並不排斥感情,但卻主張以慈悲來昇華感情,以般若來化導感情。佛教鼓勵夫妻之間要相親相愛,親子之間要互敬互諒,朋友之間要相互惜緣,進而做到「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亦即將一己的私愛,昇華為對一切眾生的慈悲。例如:佛陀為父擔棺、上升忉利天為母說法等,證明佛教對於合乎情法的世間人倫,並未否定和排斥。又佛陀為阻止琉璃王攻打祖國,因此靜坐路中,以「親族之蔭勝餘蔭」,感動琉璃王退兵;佛陀對弟子的愛護,諸如為患病比丘看病、為阿那律穿針,乃至佛陀的本生譚,遍載佛陀累世修行慈悲的事蹟。因此,《涅槃經》說:「慈即如來,如來即慈。」

慈悲是人類情感淨化的善美境界。過去一般人的觀念裡,出家人割愛辭親,離俗捨世,是不孝而且無情。事實上,佛教上自教主佛陀,乃至歷代高僧大德,都是本著「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精神,把對親人的小愛昇華為對眾生的大慈悲。例如佛陀成道後,對耶輸陀羅說:「耶輸陀羅!請你諒解我的做法,我雖然對不起你個人,但我對得起一切眾生。現在,我終於修滿了歷劫的願望,成就了佛陀,我以廣度眾生為我的志願,請你為我歡喜。」佛陀的慈悲,已然超越世間的情愛,甚至後來耶輸陀羅也出家修道。所以,真正愛護一個人,是引導他趨向正道,幫助他日臻成熟,而不局限於形體上的長相廝守。

佛陀對親人如此,對於冤家仇敵也是一樣,佛陀常說:「提婆達多是我的善知識,是我的增上緣。」佛陀的愛是建立在「怨親平等」、「無緣大慈,同體大悲」之上。佛門中許多感人肺腑的孝行,如目犍連救母、道濟侍親必躬、陳尊宿編織蒲鞋孝養母親,無著感化胞弟世親,廣傳大乘;裴休送子出家,並作〈送子出家警策箴〉,惕勵其子以求道為貴;惠心沙彌之母,勉其用功道業,不以皇帝賞賜為榮,不以母親一人為念等,皆是化私愛為大愛的至真至善的感情,更是情愛淨化的高度顯揚。又如馬爾巴為成就密勒日巴,運用各種善巧方便,付出無比的心血加以調教。這種恨鐵不成鋼,陶鑄後學的發心,就是來自慈悲的力量。因此,人類的情愛,除了兒女私情,更有捨棄個人貪慾的無限慈悲。

情愛人人需要,但是情愛有染污的,有純潔的;有佔有的,有奉獻的。情感如水,「水能載舟,也能覆舟」,情感處理得當,則不失為一種鼓勵向上的力量。愛如冬陽,可以溶化冰雪寒霜,可以激發人性的真善美;但是,如果愛得不當,譬如愛的對像不對、觀念不對、方法不對;愛得不正常、不應該,則不但會使雙方產生煩惱痛苦,甚至因愛生恨,導致身敗名裂,喪生滅頂。因此,佛教認為染污、佔有、自私、執著的情感是學佛者的障道因緣。所謂「愛河千尺浪,苦海萬重波」,我們必須慎思!

然而,「法非善惡,善惡是法」,感情處理不當,固然能障礙道業,但是「愛的淨化是慈悲,愛的提陞是智慧」,如果能將愛昇華為慈悲,則「慈息貪慾,悲止瞋恚」;又《增一阿含經》說:「諸佛世尊,成大慈悲,以大悲為力,弘益眾生。」慈悲是諸佛菩薩度眾不倦的原動力,人人若能以慈悲相待,則一切眾生皆得福樂,世界必能和平。因此,佛教主張:「以智化情」、「以慈作情」、「以法范情」、「以德導情」,亦即用理智來淨化感情、用慈悲來運作感情、用禮法來規範感情、用道德來引導感情。把自私佔有的感情,轉化成無私的道情法愛;把有選擇、有差別的情愛,淨化為「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的慈悲奉獻,這樣的情感生活才能更豐富,更雋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