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王攜妻舍身為奴

過去有一位國王名薩和檀,即施一切義,只要他人有所求,從不違逆,總是慷慨佈施,其聲名遠播,無人不知。一日,文殊師利菩薩欲考驗國王,便化作一位年輕的婆羅門,來到王宮,告訴守門人:「我從遠方來,欲見大王。」

守門人向國王報告,國王很歡喜地出來迎接,恭敬作禮,便請婆羅門上座,並問道:「修行人您從哪來?一路上很辛苦吧?」婆羅門回答:「我在別的國家,聽聞大王樂善好施的功德,所以今日來向您乞求。」

國王說:「您想要乞求什麼?對於您想要的東西,不用感到疑慮為難,我的名字叫施一切。」婆羅門說:「我什麼都不要,只要您作我的奴僕,王后作我的婢女。如果可以,現在就跟我走。」國王回答:「我現在立刻可供您差遣,但夫人貴為大國王女,我須先徵得她的同意。」

國王問夫人:「現在有一位年少端正的婆羅門,從遠方來,乞求我作他的奴僕,又乞求你作婢女,怎麼辦?」王后問:「國王您如何回答?」國王言:「我已答應當他的奴僕,但未答應你作他的婢女。」王后說:「國王您棄我不顧,只答應自己當奴僕,沒顧念到我?」便隨國王去見婆羅門,說:「我願作您的婢女,供您差遣。」

婆羅門又對國王說:「您說的是真的嗎?我現在要走了。」國王說:「我一生佈施,從來沒後悔過,所以真的願意聽從您。」婆羅門說:「你們若跟隨我,就得赤腳走路,不可以穿鞋,要像奴婢一樣。」

國王與夫人一起回答:「好的,我們聽從您的命令,不敢違抗。」隨後婆羅門便帶著他們走路離開王宮。同時,文殊師利菩薩以化人替代國王及王后,繼續統理國政。

王后原是大國王女,端正無雙,手足柔軟,生長於深宮,不曾經歷寒苦,赤腳跟著婆羅門一路行走,舉身疼痛,又腳底磨破受傷,不能如前行走,十分疲倦地遠落於後,婆羅門回頭漫罵:「你現在是婢女,就要像婢女的樣子,不應該像以前一樣嬌貴。」

王后長跪回答:「不敢,我只是有點疲累,停止休息一下而已。」婆羅門斥責:「還不趕快跟上!」到了市集,婆羅門便將國王及王后分別賣給別人作奴婢,彼此相距數里之遠。

有一長者將國王買來作奴僕,命他守護墓園,若有欲殯葬者要收稅,且不得隨意離開墓園。而王后則被賣給大戶人家的夫人當婢女,夫人生性易妒,早晚都命令她工作,無法休息。即便如此,彼此見面,也都未向對方訴苦,心中也沒有怨恨。

就在此時,恍惚間像作了一場夢,他們依舊在王宮內坐著,群臣及後宮綵女仍與平時一樣。此時國王與王后心中很疑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這時文殊師利菩薩在虛空中,坐七寶蓮花上,出現在他們面前,讚歎道:「您們的佈施,真是至誠懇切啊!」

國王與王后非常歡喜,立刻上前向文殊師利菩薩作禮。文殊師利菩薩為二人說法,此時三千大千世界皆大震動,舉國人民,皆發菩提心,國王與王后即得無生法忍。

佛告訴阿難:「當時我就是那位勤行佈施的國王,王后就是耶輸陀羅。」佛說:「阿難,我宿世以來,為一切人,能舍身命勤行佈施,無量劫來從未後悔,也從不追求榮華富貴,因而能成就佛道。菩薩慈悲濟度一切眾生,應當如此勤行佈施。」

典故摘自《六度集經·卷二·十三》

省思:

菩薩廣修六度萬行,其中佈施為六度之首,因為佈施能度脫慳吝。人最貪愛不舍的,莫過於自身,因此文殊師利菩薩以請求佈施自身,來試驗國王及王后對佈施的信念。國王與王后舍身佈施,無所怨尤,因此感得文殊菩薩示教利喜,增益修行,真的是做到破除我執,同時又利益他人的菩薩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