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佛陀最初在菩提樹下成道時,曾感嘆說:「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能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由於這個無明的妄想,使眾生在過去、現在及未來的三世中,不斷在六道中流轉。六道就是:地獄、餓鬼、畜生、阿修羅、人、天,也就是十法界中的六法界,又稱六凡。

另外,佛陀的聖弟子,依各人解脫方式和度眾願力的差異,分為聲聞、緣覺與菩薩。此三者與佛陀合為四法界,又稱四聖。六凡加四聖,合稱十法界,每一法界有各自的特色與果報因緣。

二、六凡

一、地獄界

地獄,梵語naraka,音譯為那落迦。因為大多數碼於南瞻部洲的地下深處,有如人間的牢獄,被刑具所拘束而不得自在,因此稱為地獄,又名苦具、苦器等。在三惡道中,它的苦痛最為猛烈。

地獄可粗略分為十八種,即八寒、八熱、近邊、孤獨等大地獄。每一地獄又有許多附屬的小地獄,因此詳細說來,它的種類無數。其中最苦的是八熱地獄中的無間地獄,因為他處地獄的罪人受苦而悶絕不醒時,尚可由涼風吹活而休息片刻,而無間地獄的罪人則苦痛無有暫停,一夜之間經歷八萬四千生死,而且時間是無量劫數(一劫為一個世界成、住、壞、空所需的時間)。

其次是八寒地獄,依照眾生受寒風逼迫所發出的苦痛聲,或其皮膚破裂的程度而分別命名。近邊地獄位於八熱地獄的四週,共有一百二十八個。眾生於八熱地獄受苦後,還要展轉遊遍近邊地獄。孤獨地獄則分散在人間各處,如山谷、山頂、虛空、曠野等,使罪人忍受孤獨的痛苦。

地獄眾生壽命之長,簡直無法想像。《起世經》記載,若人裝滿二十斛的胡麻,每隔一百年拋出一粒,全部拋完後,地獄眾生的壽命尚為其數的許多倍。即使受報完畢,還要展轉到其它地獄或餓鬼、畜生道受無量苦,即使恢復人身,也是貧病短命。所以說:「一失人身,萬劫難復。」

造上品十惡業,尤其是五無間罪的眾生,便墮入地獄受報。五無間罪又稱五逆罪,指弒父、弒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以及破僧團和合的重罪。十惡是指殺、盜、婬、妄言、綺語、惡口、兩舌、貪慾、瞋恚及邪見。地獄之苦,好比一個羸弱的罪犯,揹負超乎他能力極限的重擔,行走於刀山熱沙之上,還要接受鐵鞭的笞打,生而復死,死而復生,綿綿不斷,永無止息。

二、餓鬼界

餓鬼,梵語preta,音譯為薜荔多,因為常向他人求取飲食以活命,並且多畏懼,故名餓鬼。造下品十惡業(作已能悔,稱為下品),或慳貪、嫉妒、諂媚、欺誑,乃至飢渴而死的,即墮餓鬼道。

餓鬼的受生方式,有化生與胎生兩種。《優婆塞戒經》說,餓鬼身長最大的是一由旬(約二十里),頭大如山,咽細如針;最小的僅有三寸。壽命最長的為一萬五千歲,約人間兩千七百萬歲;最短的則不定。

餓鬼依外形可分為:

1.有威德鬼:形容端正,與天人無異。享有富麗的宮殿,衣食住行的殊勝不下於天人,住在花果山林或廟宇,但是必須晝伏夜出,並且畏懼人類。其因緣為前世雖大行佈施,但是心懷諂曲不實,因此墮入鬼道中。例如一切山海河神,以及享受祭祀的鬼神,如城隍爺等皆是。

2.無威德鬼:外形丑陋不堪,各依其生前惡業而有特殊長相。例如有的裸形枯悴,有的貌似禽獸。多住在荒郊墓塚、草木堆中、肮髒茅廁或古宅廢墟等不淨處,共同的痛苦是不得飲食。無威德鬼依生前惡業又可分為三種:重者肢節起火,飽受飢餓之苦,歷劫不聞漿水之名;中者伺機尋求蕩滌棄物或膿血糞穢為食物;輕者偶而稍飽,但常被刀杖驅使去塞河填海。

由此可見,鬼的世界也是貧富懸殊,他們和人類一樣,有他們的家庭和社會,還需要工作謀生,彼此少不了是非恩怨。鬼道眾生的性格差別也很大,有的暴躁凶殘,有的溫馴善良。如何度化鬼道眾生呢?可以備辦簡單的素菜素果,以佛門的誦經持咒來利益它,千萬不要宰殺牲畜來祭祀,以免增加他們的罪業。

三、畜生界

畜生,音譯為底栗車,因稟性愚癡,不能自立,多被人畜養,故名畜生。又形狀不如人之挺直,常為橫行,因此又名傍生。造中品十惡業者(不明因果而造惡,但事後稍悔),便墮入此道。例如佈施不淨物、邪婬、犯戒偷竊、負債不還、殺生、或毀罵惱害有情等,便得畜生報。

畜生的生存範圍,除了人道之外,遍於五道,其種類也最多。《正法念處經》記載,畜生道眾生依總數來分約有三十四億種;依住處可分為水行、空行及陸行,或魚、鳥、獸三類。一般說「披毛戴角,鱗甲羽毛」,披毛指走獸,戴角如牛羊,鱗甲如魚鼈,羽毛為飛禽。根據佛經記載,最大的鳥是金翅鳥,最大的獸是龍,最大的魚是摩竭魚;壽命最長的是龍,可長達一中劫,最短的是蜉蝣,朝生夕死。

畜生最大的痛苦是互相殘殺,弱肉強食,因此常處於恐怖中,或為人驅使、鞭撻而勞役不停。

四、阿修羅界

阿修羅,梵語asura,意為不飲酒、無端正、或無天。因為阿修羅曾在四天下採花,欲將大海釀為酒,但由於魚龍的業力使海水味不變,因此誓願斷酒,名為「不飲酒」;又男眾極為丑陋,女眾極為端正,因此名為「無端正」;其果報的殊勝僅次於天,但是卻沒有天人的德行,因此又名「無天」。

阿修羅體形極大,身長八萬四千由旬,口廣千由旬,因此身體高於須彌山,四大海水僅及其膝。衣食之殊勝,與天同等。但是吃食時則不如人,因為最後一口食物會變成青泥,有如龍王的最後一口食物會變成蝦蟆。阿修羅彼此的貧富差異也很懸殊。

阿修羅生前雖行下品十善,但因為瞋恚、我慢、猜疑心過重,因此不能升天,並且懷有怖畏心。阿修羅常常嫉妒佛陀說法,如佛為天人說四念處時,阿修羅則說五念處;佛說三十七道品,阿修羅則說三十八道品。又因為嫉妒天道的福德,因此常常興兵與天道的帝釋天作戰,想要佔領天的住處。

《楞嚴經》卷九記載,阿修羅分佈於鬼、畜、人、天四趣,有胎、卵、濕、化四種受生方式。

五、人界

人者,忍也,因為能忍世界的種種苦樂,因此名忍。六道中,人身最為難得,《阿含經》說:「失人身如大地土,得人身如爪上泥。」

人道是五趣升沈的樞紐,因為人道苦樂參半,又有因緣得聞佛法,因此知道積善修福得以升天,乃至修得聖果,但也有惡性難改,造十惡業而下墮地獄、餓鬼、畜生者。地獄、餓鬼、畜生等眾生則受苦無間,無暇修善;天界的眾生則沈溺於享樂之中,不知要繼續修持善法。因此佛經上說,人間有三種殊勝,為其它五道眾生所不及,即記憶力強、勇猛精進、清淨梵行。能保有人身,如「盲龜浮木」,最為難得。

持守五戒,以及實踐中品的十善業,是得人身的原因。五戒的前四戒是殺、盜、婬、妄,屬性戒,無論受戒與否,一旦違犯,便須受業報,第五戒是不飲酒,屬遮戒,喝酒本身雖然不造惡,但是酒能亂性,使人容易觸犯前四戒,因此必須制止。

佛經說學佛有「八難」,也就是指八種無法學佛的因緣。如出生為地獄、餓鬼、畜生、長壽天的眾生;或者雖然出生為人,但是沒有遭逢佛陀出世,或佛法住世的時代(不值佛世);或是出生在邊地勝處,貪著享樂,不受教化;或是耽溺於外道經書的研習,不信出世正法(世智辯聰);或是盲聾瘖褀,六根不具。這八種因緣都不容易得聞佛法,可見能得人身,又能接觸佛法,真是難遭難遇!

六、天界

天,梵語deva-loka,音譯為提婆,是六道中福報最殊勝的。依照其積善的多寡或煩惱斷除的深淺,又可分為欲界六天,色界十八天及無色界四天等二十八天。

欲界天和人類一樣,有身體形相及物質、精神的享樂。色界天包括初禪天、二禪天、三禪天及四禪天,已經沒有男女、飲食、睡眠等慾望,但是還有殊勝的身形、精神上的愛情,以及國家社會的組織,並且以禪悅為食。無色界天則完全沒有身體,只有微細的意識存在。

以福德來說,居愈上方的天,其身體愈高大,壽命越長,所享有的喜樂也愈殊勝。例如最低的四天王天有五百歲,約為人間的九百萬歲;最高的非想非非想天則有八萬大劫,約為世界從生到滅共八萬次。四天王天身長半由旬(約十里),色界最高的色究竟天則身高三十二萬里,而月球距離地球才二十二萬多里。只有欲界天才有衣服,愈上層的天衣質料愈輕,色界天則是隨著天人的體形而有光明勝妙的外形。

在食物上,欲界天思食得食,並以衣被細滑、澡浴等舒適感受為食;色界天以上都修有禪定,因此色界以禪悅法喜為食;無色界則以微細的意識為食。

天界有四事勝於其它眾生,即身勝、壽勝、定勝與樂勝。雖然如此,天人壽盡時會有「五衰相現」,而後依據過去世所造作的業力,牽引下墮受苦,並且繼續輪迴。此五衰為:頭上所戴的花枯萎;衣裳出現垢膩;身體開始臭穢;腋下出汗;原本有舒適的宮殿、座椅,此時卻不樂本座。

除此以外,世界快要毀滅時,天界也會受到波及,即火燒初禪、水淹二禪,風吹三禪。即使是無色界的非想非非想天,經過八萬大劫後,仍然難逃成住壞空的命運。因此,天界雖然殊勝,但是也不是究竟安樂的地方。

三、四聖

一、聲聞界

聲聞,音譯舍羅婆迦,意譯作弟子,指聽聞佛陀聲教而證悟的出家弟子。聲聞所修行證悟的果位,有初果、二果、三果乃至四果阿羅漢。阿羅漢為小乘的究竟果位。

1.初果,音譯須陀洹,意譯預流、逆流,意思為逆生死的瀑流而預入聖者的果位。初果聖者修不淨、慈悲、緣起、無我,數息等五停心觀,然後觀苦、集、滅、道四聖諦,經暖、頂、忍、世第一等四善根位,而以八忍八智了斷三界八十八使見惑,證初果須陀洹,不再墮入三惡趣。因為初果的煩惱如同大樹被連根拔起,只剩下欲界九品思惑,所以不須永久輪迴,只要「七次上升天上,七次投生人間」即可。達到初果的條件是:

(1)對三寶有不壞的信仰。

(2)對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基本佛法不生疑惑。

(3)對於受持的戒法不會違犯。

(4)不違犯五無間罪。

2. 二果,音譯斯陀含,意為一來,只要再一次生天,一次來人間受生即可。二果已斷盡欲界前六品思惑,因此他的特色是婬怒癡微薄。

3. 三果,音譯阿那含,意為不還,死後直接升往色界或無色界而入涅槃。因為三果已經斷盡欲界後三品思惑,因此不須再來人間受生。

4. 四果,音譯阿羅漢,意為無學、無生、殺賊、應供。阿羅漢已經殺盡了一切煩惱賊,無須再來三界受生,堪受人天的供養,而且已證得小乘最究竟果位,因此又稱為無學位。

修證聲聞果的法門很多,初步為:

1. 密護於根門:不放逸眼耳鼻舌身意。

2. 飲食知節量:以保持健康。

3. 勤修寤瑜伽:常修定境,注心一處。

4. 安住於正知正見。

二、緣覺界

緣覺,梵語pratyeka-buddha,音譯為辟支佛,又名獨覺。緣覺是值佛出世時,聽聞十二因緣教法(內因緣)而開悟,樂於獨居,故稱緣覺。獨覺則生於無佛出世的時代,觀察外界現象的生滅變異(外因緣)而無師自悟,故名獨覺。名稱雖然不同,不過都是由於觀「緣」起法而「覺」悟,因此能破除少分習氣,不像阿羅漢習氣全存,所以勝於聲聞。依據佛經記載,獨覺有兩種:

1.部行獨覺:指聚合部眾而獨悟證果的緣覺人。據《俱舍論》卷十二載,修聲聞乘已證得三果的人,將證得四果時,暫離佛之教法,聚集若干的同修人,而自修自悟者。

2.麟角喻獨覺:指獨居修行一百大劫,積足善根功德的覺者。以獨居悟道,猶如麟之僅具一角,故稱麟角喻獨覺。

與聲聞相比,緣覺不依善知識而修,因此屬於利根。聲聞與緣覺合稱為二乘,又被稱為小乘,因為二者只知利己而無利他之心。佛陀直至法華會上,才開顯「會三歸一」,指出聲聞乘、緣覺乘及菩薩乘,同樣迴向一佛乘,皆須向佛道精進努力。

三、菩薩界

菩薩,為梵語菩提薩埵的簡稱。菩提指「正覺的智慧」,薩埵指「有情」,故合譯為「覺有情」。也就是發起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眾生」的聖者。

菩薩的性格特徵在於慈悲,所以不畏懼眾生的難度與佛道的長遠。聲聞果的求證,利根需要三世,鈍根需要六十劫;緣覺果則利根需要四世,鈍根需要一百劫。而菩薩必須三大「阿僧祇劫」(意為無量劫),歷經五十二階位才能成就佛果,所謂「三祇修福慧,百劫修相好」。從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乃至十地中的初地為第一阿僧祇劫;第二地至第七地為第二阿僧祇劫;第八地至第十地、等覺及妙覺為第三阿僧祇劫。此外尚須一百小劫修相好圓滿,才能證得佛果。

除了慈悲以外,菩薩的思想特色在於般若的智慧,也就是泯除對於世間種種對立現象(主體與客體,物與我等)的執著,而達到無分別智。因此菩薩認為宇宙與我一如,眾生與我同體,所謂「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因此,佛經上說般若波羅蜜是三世諸佛之母。

菩薩的精神是堅忍與精進,一個志願修學大乘菩薩法門的人,首先要發菩提心,上求下化,才能精進不斷的饒益眾生。《華嚴經》說:「忘失菩提心,修諸善法,是名魔業。」因此,菩薩的實踐法門,首重於六度波羅蜜,或十度波羅蜜。而作為菩薩的共同願行,便是無休止的「四弘誓願」。

四、佛界

佛,梵語buddha的音譯,全稱佛陀,是自覺、覺他、覺行圓滿的聖者。歷史上的佛,是指兩千五百年前的釋迦牟尼佛。但是佛陀的真身,卻是徧滿虛空,不生不滅的真理法身,必須具足十住位的菩薩,才能常聽到法身演說妙法。法身便是佛陀所證悟的境界,《華嚴經》說:「大海之水可飲盡,剎塵心念可數知,虛空可量風可系,無能說盡佛境界。」

如何能認識法身呢?佛陀說:「見緣起即見法,見法即見佛。」因此,戒定慧三學、三十七道品、十力、四無畏、十八不共法,乃至奉行這些教法的僧團,都是佛的法身。

佛的教法還有另外一個特色,就是以人間為主。諸佛從出生、修行、成道,乃至度化眾生,無一不是在人間。六祖惠能大師說:「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人間的佛陀,從日常生活中便流露出平等融和,自利利他的精神。

譬如佛陀必須吃飯睡覺,也一樣走路講話,但這些都是在實踐六波羅蜜。佛陀披搭袈裟,表示不忘清淨戒法(持戒波羅蜜);沿門托缽,使信眾得種植福田,並且為眾生說法(佈施波羅蜜);不分貴賤,次第乞食(忍辱波羅蜜);洗缽鋪床,教化弟子(精進波羅蜜);禪坐瞑思(禪定波羅蜜);這一切都是證悟真理的悟者生活(般若波羅蜜)。

因此,如何契合佛陀的本懷,推行人間佛教,建設人間淨土,實在是每一位學佛者的目標。

四、結語

從地獄的苦楚不斷,餓鬼的長久飢渴,畜生的互相殘殺,阿修羅的嫉妒嗔慢,乃至天界的耽於享樂,可以得知唯有人間才能修行佛道。而學佛的八難更顯出能接觸佛法是多麼地難遭難遇。古德說:「佛在世時我沉淪,佛滅度後我出生;懺悔此身多業障,不見如來金色身。」正是最好的寫照。

學佛的弟子,有只求自利的聲聞、緣覺二乘,及上求下化的菩薩。站在廣度眾生的利他立場,佛陀常斥責二乘為焦芽敗種,意思是有如燒焦的芽,敗壞的種子,再也不能成長為大樹來庇蔭眾生。

相反地,菩薩是「難行能行,難忍能忍」,雖然以般若的智慧而知道諸法虛幻不實,卻能夠不厭生死,生生世世在六道中度化眾生,所謂「啟建水月道場,大作空華佛事,降伏鏡裡魔軍,求證夢中佛果。」

因此,學佛的弟子應當發大心,行菩薩道,依循佛陀所開示的人間佛教,努力建設人間淨土,方不枉費這個寶貴的人身。也唯有在人間,才能實踐菩薩的悲願,完成無上的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