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高僧大德的臨終往生體驗

護眼色: 字體:粗體 發布時間:2019-3-15 21:09:59 簡體字 

五位高僧大德的臨終往生體驗

印光大師:懇切至誠,無不蒙佛接引,帶業往生

往生前,預知時至。公元一九四0年十月二十七日,示現一點小病,隔日即召集大眾,宣布妙真法師為蘇州靈岩山寺之住持。於是大眾選十一月九日為陞座日期,印光大師說:「太遲了。」又改選初四日,也說:「遲了!」最後擇為初一,才點頭說:「可以!」

十一月三日晚上,進用稀粥一小碗,接著告訴真達和尚說:「淨土法門,別無奇特,但要懇切至誠,無不蒙佛接引,帶業往生。」

四日凌晨一點半起來,坐著說:「念佛見佛,決定生西!」說完後,即大聲念佛,二點十五分取水洗手完畢,起立云:「蒙阿彌陀佛接引,吾去也。大家要念佛,要發願,要往生西方淨土。」說完後,面向西方,端坐椅上念佛。凌晨五點,在大眾念佛聲中,含笑安祥往生,如入禪定,時年八十歲。

往生百日後荼毗,得五彩舍利珠百餘顆,大小舍利花及血舍利千餘粒,頭頂蓋骨裂成五瓣如蓮花形狀。

節錄自《印光大師永思集》

弘一大師:悲欣交集

弘一大師:雖以持律聞名,但篤志念佛,晚年時神采氣力漸衰,自知將要往生,因而盡力弘法,時常勸人聽時鐘念佛,依照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響,設想為阿彌陀佛四字。若是念六字佛號者,則以第一個滴為「南無」,答為「阿彌」,第二個滴為「陀」,答為「佛」。他的聽時鐘念佛,不失為一個攝心念佛妙法。

公元一九四二年春天,弘一大師前往靈瑞山講經。不久之後,住在溫陵養老院,在八月十五日中秋節為大眾講經,並向院中的老人講說淨土法要。二十三日示現些微疾病,拒絕醫藥及探問,只是專一念佛。二十七日絕食,只飲水。二十八日寫遺囑,交代妙蓮法師負責後事。九月一日下午,在一張紙上寫著「悲欣交集」,交給妙蓮,並囑咐注意:如在助念時,見我流淚,並非留戀世間、掛念親人,而是悲欣交集所感。說完話,仍默念佛號。四日戌時(晚上七時至九時),在大眾念佛聲中,安詳地往生了。時年六十三歲。荼毗後獲舍利子一千八百粒,舍利塊有六百塊。

節錄自《弘一大師永思集》

諦閑大師:佛來接引,我要往生了!

公元一九三二年春夏之間,大師在上海玉佛寺講《楞嚴經》,復應無錫居士之請,為講省庵勸發菩提心文。因年事已高,炎熱過勞,講畢,即示疾。回浙江寧波,而精神日漸疲乏,乃息心休養,預備往生淨土。雖沒有什麼痛苦,但飲食日減,身體日弱,遂將天台宗一切事務,交付妥當,令門人寶靜等繼續弘持。

至七月二日午前,忽向西合掌,良久,說道:「佛來接引,我要往生了!」即令侍者,為之沐浴,更衣。繼命寺眾齊集大殿念佛。又令人扶行,趺坐龕中。午後一點十五分,於大眾念佛聲中,安祥含笑而逝。面色光潔,頂暖逾時不散。世壽七十五歲。

節錄自《歷代淨土高僧傳選集》

倓虛大師:自己的生死,自己能作主

教導後學,修習止觀念佛,逢人也諄諄勸以念佛法門。其門下因念佛的功夫深厚,預知時至而往生的人,不計其數。

公元一九六三年五月十日,大師講《金剛經》至經中之十七分時,忽然感到疲倦,從此飲食減少,仍談笑自如,風趣橫生,經醫生檢察無病。同年六月十六日回到弘法精舍,準備後事,對大眾說:「人生如戲,生如是,死亦如是,現在已經演完,該收場了。」

有人勸他服藥,大師說:「藥能治病,不能治命,人命以無常為定律,無常到來,誰也難逃。我自己的生死,自己能作主,也自知去處。」並對弟子等人,諸多咐囑,勉勵各自珍重。

六月二十二日下午二時,自己把脈說:「脈博已亂,請扶我起來,我要去了!」說完後,趺坐結彌陀結,在大眾念佛聲中,安祥地往生。時年八十九歲。

弟子們為大師啟建佛七共四十九天,圓滿後荼毗,火化時白云縹渺,其香氣傳聞數里,獲舍利子數千顆,骨花五大盤。

節錄自《影塵回憶錄》

律航大師:行住坐臥,佛號不離

律航大師,晚年才出家,平日不論行住坐臥,佛號不離口,念珠不離手。

大師念佛是用「並耳念佛法」,即將阿彌陀佛四字洪名,字字念得清楚,耳朵聽得清楚。先將右耳聽力,作意並在左耳,聽一百聲。再將左耳聽力,並在右耳,聽一百聲。然後兩耳平均聽一百聲。或者攝心記數,初三聲注入左耳,次三聲注入右耳,再四聲兩耳一起聽聞,共為十聲。如此循環練習,才一個月就可大見功效,偶爾生起妄念,隨時覺知,日子久了養成習慣,不必作意並耳而自然併入了。大師以此度化他人,得其傳者,皆稱絕妙。

公元一九六年春天,律航大師將他在台灣住持的慈善寺交由廣化法師接替,從此隱居靜修,預備往生資糧。五月二十八日早晨,趺坐於連接大殿的寮房中,隨眾持誦早課,至念完十小咒,寂然入定,看見一場大法會,異常莊嚴,人數之多,世間未見。又見到已往生之蓮友多人,因而自知往生的日子將到了,隨即謝絕外緣,一心念佛,由每日一萬聲增至五萬聲。

初七日立遺囑,交代後事。十一日未時(下午一至三時),沐浴完畢,到客堂,向西方而坐,對大眾開示說:「你們有幸得以信佛,又得出家,是幸運之中最幸運的人。現今告訴你們,修行的法門非常多,而以念佛法門最為方便、最圓頓殊勝。你們看我念佛二十餘年,現在臨命終,一心不亂,求生西方,這是最好的證明。」又站起來舉起兩袖說:「看我不是很好嗎?身無病苦,心不貪戀。」後來又說:「此生多麼幸運,老了而能出家,又得你們這些道友助念往生。若不出家,此時為妻室兒女啼哭糾纏,哪裡能一心念佛,不得一心,怎能往生?」說完就獨自回寮。

過不多久,呼喚廣化法師來,廣化問他是否往生的時間到了?大師點點頭。隨即鳴鐘召集大眾助念,大師也隨眾念佛,剛開始聲音緊湊而急促,漸漸小聲而安定,隨即安祥地往生了,當時是下午酉時(五至七點)。時年七十四歲。停靈三日,而容光煥發如生。荼毗後,獲五彩舍利子數百顆,頭頂骨現出蓮花的顏色,半露舍利子,好像深紅色璧石所鑲嵌的珍珠。

節錄自《律航法師遺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