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死亡時的感知是什麼樣的

我們現在有念。有念是迷了,無明迷了,謂心為念,念即是心。咱們起念動念,說心裡起念頭,這個念頭就是心。我們現在一般的照內體來說,心有個心臟吧。人死了,這個心臟隨著死了,你還有心沒心呢?我曾經跟兩個,一個死過兩次的,他死過兩次。

我一個歸依弟子,她在生小孩的時候難產,小孩生下來,她就死了。她死了,感覺著她這個心識離開體了,生到虛空中去了,看見十方沒有光明相,東西南北就不辨了,就像咱們講的迷方,迷了。

她心裡有個念頭,突然她一想:「唉呀,我這小孩生下來,誰餵他奶呀?」這一念,又回來了,又回到她肉體裡來了。她一回來,她感覺像爆炸了一樣,那個痛得她又離開肉體了。因為她那個神識在十方走,她還是繫念她這個小孩子,說:「我不能走,我走了,他就活不成了,我還得照顧他。」

她這第二念又繫念,又回來了。這回雖然是痛,離不開了,神識不離開了。

她問:「這算是什麼?」我說:「這算昏迷,臨時的,沒到你走。你的神識雖然離開肉體了,因為你這個心念系屬著,你壽命還沒盡,你走不了。如果你壽命盡了,那鬼就把你帶走了,你不走,他也把你鎖走了,那不由你自己做主了。這個時候還是自己能做主的時候。」

另外一個是個出家人,我們閑談的時候,他說他死過兩三次。我說怎麼死過兩三次,你現在還活著?他講他的過程。不要聽故事,我說這個迷了,研究你的妄心跟你的妄體,兩個脫離的時候是什麼境界?

像咱們做夢的時候,有時候離開肉體了,他們叫夜遊、夜夢,這種現象很多。他本來躺下睡覺了,睡著了,人在床上睡覺,他惦記著明天他們家裡頭要做個什麼事情,他得挑兩缸水才夠用。心裡這樣想,他睡覺,這個事他放不下,身在床上睡覺,夜間他就起來去挑水。夜間去挑水是做夢,兩缸都挑滿了,他回來又睡覺。

等他醒了,他還想著要挑水。一下床,鞋都是濕的,屋裡都是水。因為他來回挑水,那鞋來回踩進來、踩出去。他就想夜間好像我挑了,但是是做夢,是真實的?你說是做夢,兩缸水挑滿了;說真實的,他還在床上睡覺。怎麼理解?

剛才我說這個死了的又回來了,他是一個農民,那時候是韓復榘做山東省主席,抓兵。那時候誰要當兵?誰也不當兵,抓來的。就把他給抓來了。抓來了,他不願意當兵,十幾個人結合就逃跑。那韓復榘對逃兵抓回來就槍斃。就把他們都抓回來,抓回來槍斃。槍斃,他是打死的。槍斃了,人家檢查屍體的時候打死了,回去了。

夜間下點小雨,槍沒打中必死的要害地方,夜間他就活了。活了,他感覺四肢還能動,沒死。等他一動,他痛得不得了,他又死了。死了生到另外一個地方,要受生沒受生之前,他看見那家人有婦女要生產,他說:「這個我不能進去。」他往外退,他就跑了。他這一跑,他神識又回到他屍體來。

回到屍體來又痛,痛得不得了,神又離體了。他說兩三次,最後離不開了,雖然痛,也減輕,微弱一點,他就爬。爬到附近一個農民家裡頭。人都要做好事,「救人一命,勝造浮屠七級」,就把他給救了。慢慢給他治療,他就好了。

好了,他就怎麼樣呢?看破紅塵去出家,當了和尚了。當了和尚,他經常愛講他自己的死亡的故事。他說人死了之後,十方俱墨,沒有一點光明的。有緣的地方,該你受生就可以去了;也有錯誤投生的;或者借人家的身體還魂的,也有。這類故事很多。

懂得這個道理,拿這個做參考吧。迷了,但是心裡頭要有念,看你念什麼?這叫專注一境。像我剛才講這個都是有念,他不能達到無念。一切眾生因為無明迷了,根本迷了。迷了,他那個心就變了,變成了「受、想、行、識」。

剛才我講這兩個故事都是「受、想、行、識」,就是心境。這個時候無明迷了,產生一種念,把這個心產生為念。心本來沒動的,因為念頭動了,心就動了;心隨念轉,心隨著念轉變,而實在真心沒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