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生命的吶喊

一頭牛的死亡

四五個穿長筒膠鞋的屠夫把一頭牛拖進了屠宰場。他們將牛的腳用繩子套住,然後使勁一拉,「撲通」一聲這頭牛就倒在了遍地污血濁水的泥地上,四隻腳迅速被緊緊綁成一把。它一直在拚命掙扎,幾次試圖站起來,立即有一雙手重重地按在頭上。另一個屠夫操刀走來,伸出帶血的左手熟練地摸準了下刀部位,然後右手持刀猛地一下割斷了牛的咽喉,頓時有一股熱血噴射而出。牛在血泊中痛苦地翻動、抽搐……屠夫的刀再一次刺向咽喉深處,又一股冒著熱氣的紅血混合黃色的胃液湧出。牛的雙眼鼓得滾圓,它想大口喘氣,可是嘴巴上已被繩扣死死套住,它只能沉痛地從血肉模糊的喉管中發出幾聲被窒息的呼嚕聲。最後終於無力地垂下了拖著舌子的頭顱。

這頭躺在自己的血泊中,肢體仍在抖動的牛,馬上又被幾個屠夫拖到旁邊。一把鋒利的屠刀殘忍地將牛皮與身體剝離。片刻工夫,整張牛皮被掀開,露出了白生生的肉體。接下來屠夫又將牛肚子剖開,從裡面掏出一團團還冒熱氣的內臟。心、肝、腸子等五臟六腑攤在血污的地上……

以上是攝像機錄下的某屠宰場殺牛時的實況鏡頭。

平時我們心安理得品嚐著牛肉美味的時候,根本不會去想一頭牛怎樣變成一碟牛肉的過程。看過這些血淋淋的畫面,不知你是否還能嚥得下這口牛肉?

黑箱裡的血腥

當我們津津有味地享受著各種動物製成的美味佳餚,是不是想過這些動物也是一條有血有肉的生命,它們對痛苦的感受與人類並無明顯的區別。當我們不慎被一根針刺破手指頭時便會痛得叫起來,並且還以「十指連心」、「痛得鑽心」來形容這種感受。人類是這樣,難道這些牛、羊、豬、狗等動物被一把尖刀一次兩次地捅進心窩,割斷喉管,它們卻不會「鑽心地痛」嗎?甚至在它未完全斷氣時就被剝皮、開膛、砍頭、剁腿……試問:我們人能夠忍受這樣的痛苦嗎?把人所不堪忍受的痛苦強加於不會說話的動物身上,莫非這就是所謂高等動物的人類優於低等動物之所在?

但是,古往今來的人們就是這樣習以為常地將無數生靈烹調成一道道佳餚。在人們眼中,無論什麼動物都不過是人的一道菜而已,其他的問題根本不值得去考慮。而且隨著人們口味的畸型膨脹,對動物的吃法也不斷花樣翻新。什麼「生吃猴腦」、「活吃三叫鼠」、「人吸蛇血」、「活鱉藥膳」、「活魚三吃」……這種種希奇古怪的吃法,無非總是將活生生的動物慢慢折磨虐待至死,以滿足食客扭曲的飲食心理。

記得一位名人曾經說過:「假如全世界屠宰場的圍牆用玻璃做成,人們將不會再吃肉。」我們真希望如此!但是對動物的虐殺悲劇,並不全是在屠宰場內發生,而是幾乎每天都在我們身邊上演。甚至在好多情況下,我們自己就是這幕悲劇的導演。

我們每天在廚房裡切菜時,不知你注意到沒有:一尾活魚被砍下頭時,它的腮仍在一張一合,尾巴則痛苦地伸展、抽搐;當我們把鮮活的泥鰍倒進燒紅的油鍋,慌忙扣上鍋蓋時,它們在裡面「嘭嘭」地跳動,那聲音令人心驚;當我們把一隻螃蟹剁成兩半時,它的蟹鉗仍緊緊抓住菜刀不放;我們宰殺青蛙時,它的頭已經被斬掉,仍然用它的前肢去模原來有頭的部位,卻怎麼也模不著……目睹這種情景,恐怕稍有一點惻隱之心的人都會黯然神傷。

從古至今,人們就是這樣,僅僅為了滿足從舌頭到咽喉這一段味覺的享受,而使無數生靈成為刀下的冤魂。千百年來,我們這張嘴究竟吃掉了多少生命,恐怕用世界上最先進的電腦也無法準確地統計。從生猛海鮮到飛禽走獸,從家養肉禽到野生動物,凡是空中飛的、水裡游的、地上爬的,一概難逃人們這張貪婪的嘴。因而,我們的身體名副其實地成了動物尸體的墳墓!

已經進化到二十一世紀的文明人類,一切善良的人們!是不是到了該冷靜反省的時候?

動物也有情感

其實只要我們平時稍微留意一下,就會曉得,動物同人類一樣,它們既有強烈的求生畏死的本能,也有自己溫磬的家庭生活和豐富的感情色彩,它們的「夫妻」「親子」之情,以及「忠誠」「報恩」等美德也一直為人所讚歎。

約翰·穆爾曾經這樣寫到:「動物的愛,希望與恐懼與人類沒有什麼兩樣,它們就像陽光,出於同源,落於同地。」

一對晝夜相伴的鴛鴦,其中一隻不幸身亡,另一隻不久也會憂傷而死。那些養過寵物狗的人可能也會注意到,當一窩狗崽被賣掉時,狗媽媽滿屋子亂竄,焦急地尋找它的孩子那種令人心酸的情景。

據屠夫說,待宰的牛、羊等動物也會像人一樣地流眼淚,有的甚至會彎下前腿,跪地求饒,只差沒有說話而已。那麼我們為什麼不能刀下留情呢? 

我們不妨再來看看下面幾個真實的故事: 

在我國可可西裡地區。有一天,某獵人正追殺一隻藏羚羊,眼看獵物走投無路,突然這只藏羚羊不再奔跑,而是面對獵人跪下了。「奇怪,這個畜生還會求生?」獵人思忖著,但它並未因之而動惻隱之心,舉槍將近在咫尺的這只藏羚羊打死了。 

回到駐地,一解剖才發現,這隻羊的腹中競有一個胎兒,獵人怔住了:「這是一個就要生產的母親!」獵人明白了,它的求饒是為了孩子,獵人的鐵石心腸融化了。「我干了些什麼?真是禽獸不如!」終於,這位獵人丟掉獵槍,金盆洗手。

古代,有一位學士名叫周豫,一次,在烹調鱔魚時,見熱鍋裡有只母鱔總是向上曲拱身體,甚感蹊蹺,剖開後發現腹中有仔,才知道這條母鱔曲身避湯的原因是為了護仔。周豫被此情景感動,從此不再烹鱔。 

三國時曾發生過這樣一個故事,蜀國大將鄧芝遠征涪陵時,有一天見一隻猿猴抱子於樹上,他以弓弩射中了猿母,想不到猿子竟然為母親拔箭,並立即用樹葉敷住創傷。鄧芝見之動容,自嘆不如,投弩於水中。

古代先哲曰:天地之大德曰「生」,宇宙之大德曰「慈」。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孟子曰:「見其生不忍見其死,聞其聲不忍食其肉。」

從餐桌上做起

所謂「上天有好生之德」。這天地間的每一條生命都是大自然的造化,都與人類一樣有自己生存的權利。我們實在不應該去人為地造成動物的「妻離子散」「骨肉分離」,去粗暴地剝奪它們生存的權利。如果我們為了滿足一時的口欲,而以各種殘忍的手段來摧殘生命。這種濫殺無辜的行為到頭來難道不會使人類自掘墳墓嗎? 

我們知道,「人性」的墮落並不是一夜之間的事,它總有一個下墜的變化過程。這個過程也許就在人們習以為常地將尖刀捅進動物心窩、開水燙毛、剝皮開膛時;也許就在人們不厭其煩地欣賞鍋蓋下鰍魚發出的「嘭嘭」聲時;也許就在津津有味地生吃猴腦時;在閉目回味「三叫鼠」的滋味時;在動物養殖場興奮地觀賞老虎、獅子撕裂小豬、小羊的節目時……

我們每天收看電視、閱讀報刊的時候,常常被一件件觸目驚心的兇殺、強暴案件所震驚。我們驚嘆那些把人戳上幾十刀、或砍成十幾塊、那些剜眼剁指、硫酸、開水潑身等令人髮指的暴行;那些父子相殘、夫妻反目喋血的慘劇……這個時候,我們也許會驚訝地發現這些殘忍、慘無人道的手段,怎麼同人們平日對待動物的行為有著某種驚人的雷同!

古人云:「千百年來碗裡羹,怨深似海恨難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聽屠門夜半聲。」 

英國著名的華爾緒博士更是一針見血地指出:「要避免人類的流血,必須從餐桌上做起。」 

他們的話是不是有點道理呢? 

如今我們生活在城市中的居民,已經很少聽到被屠宰動物發出的慘叫。然而,在這裡我還是禁不住合掌祈請一切慈悲的人們:希望在你們生命的每一天裡,都能夠隨時去關注、去傾聽一下,身邊每一條生命所發出的,那些有聲或無聲的生命的吶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