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中我們都成了手機的奴隸

僧團裡不讓用手機,除了少數執事法師因寺務需要以外,出家眾都不用。

我們一進僧團之後,手機都上交,不再使用。對在家人來說,要是不用手機估計是比較難適應,因為當初出家以前,有很長很長的時間裡,我在出門之前,要摸摸錢包在不在,鑰匙在不在,手機在不在。

睡覺前,要摸摸枕頭下的手機在不在,閑暇時要拿出手機把玩一下,看看短信,看看通訊錄,看看是不是給誰發個短信。

外出時,要是發現手機沒電了,就跟魂丟了一樣,生怕漏掉了什麼信息,充完電之後,趕緊看看有沒有未接電話。而且,估計很多人的手機裡都會藏著一些自己的秘密。

沒有手機的生活,恐怕不太好想像。

出家就是斬斷,快刀斬亂麻,說不用,就不用了,立刻和外界斷了聯繫,一心用功辦道。

我感覺,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內心猛地收回來,拖拖拉拉的就比較麻煩,後來,總結了一些經驗。有一個師兄在下山回家之前,悄悄在床上發短信,不知道手機是從哪裡來的,大家都是出家,到了這個程度,基本上就勸不了什麼了。果然,沒多久,這個師兄就下山回家了。

當然手機只是個外緣,真正需要提防的是自己的內心。出家後,一直沒有用手機,後來常常出車,按寺院裡的制度,會帶上一部公用的手機,有什麼事僧團好能聯繫上,辦事也方便。

把客人送到地方,常常會獨自開車回來。出家前有習慣,絕不會老實地獨自開車回來,一般都是打個電話說會兒閑話,或者發幾條短信來排遣行車的孤獨。

平時也是,睡覺前,不發幾條短信是睡不著的,然後收幾條短信,稀裡糊塗地才能睡下。

無論是等人還是干點什麼事,心都會先想到手機。

出家後,獨自開車,想到手機,立刻意識到,這是過去的惡習現前了,倘使把心緣到手機上,緣到那些世俗凡情的人和事,那人就難以專注,好不容易通過僧團隨眾積累的那一點點專注力,弄不好就被這個手機毀掉。

意識到了,就好對治。

萬幸,現在已不再依賴這個東西,但是,仔細想一想,說的是簡單,可做起來卻是用了一年的時間,而且,這一年的時間過的是僧團的修行生活。這絕不是世間人所能輕易做到的。

我想不出來,在家居士如何抵禦手機的誘惑。有個初步的判斷,如果一個孩子不從亂七八糟的電視節目中擺脫出來的話,他的智力和定力肯定會受傷害,他的思考能力肯定會受阻礙;如果一個成年人不能從手機中擺脫出來的話,很難講他的修道之路會走成什麼樣。

這就看到出家的好處了。我很難想像不出家的話,如何讓我放下手機,因為我有公司要經營,有朋友要聯繫,有出版和影視方面的收入要談判、聯絡,我要通過手機閑聊,散心雜話等等。

這個世界缺了我,可不行。

可事實上呢?一年來,世界沒有我的瞎聯繫,該怎麼樣還是怎麼樣,絲毫也沒有什麼損失,與我有關的人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大的改變。要說有改變的話,那就是變得更好了,不懂事的開始懂事了,懂事的更加懂事了。

這個狀態一時很難講清楚。因為這個涉及到佛法的體驗,對佛菩薩的堅定的信心,涉及到一些心力。

外人可能理解不了,會認為一個家庭的支柱出家了,給家庭帶來的一定是悲劇,這是想當然,事實不是這樣。但我很難把這種感受、經歷講清楚。

不過,可以佐證一下沒有手機或者放下手機,一樣可以生活,不會有什麼不妥的影響。要說能夠改變什麼的話,就是能讓我們的內心變得更清淨、更敏感。

沒有手機的誘惑,肯定會對誦經、打坐、思維質量有著很大的幫助。

這麼講好像還是不夠具體,根據我放下手機的體驗和經歷,一個在家眾首先要意識到手機的危害,它是不知不覺地腐蝕我們的內心,所以,要設法斷掉這個東西,當然,不是不去用它,而是用它但不被它操縱、影響和傷害。

最好是不用,但在家眾需要謀生,不用也不大可能。

我們可以嘗試著一兩天不用手機,不隨身帶著,然後將那些不需要聯繫的人刪除,不再聯繫,特別是喜歡吃喝玩樂的那些朋友們。所有覺得對修行有影響的人,都不再主動聯繫。

還有,睡覺前一定不要把手機擱在枕頭邊。

平時沒事不玩手機。總之,所有讓自己對手機有依賴的行為都嘗試自己去克服掉,打坐、誦經、用功的時候把手機關掉。

假如這個時候心思不在所誦的經文上,而是擔心手機上會來什麼信息或未接電話的話,那就意味著我們的心已經中了手機的毒了,對修行肯定會有障礙。

最好常常地不帶手機。想開點,這個世界少了我們的聯絡是不會有什麼損失的,地球該轉還是轉,更不會對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造成什麼不良影響。

總之,最終的目的是,自己的手機拿得起來也放得下。用,就把事情做好;不用,也不想那個東西。

如果要做到的話,還是要先徹底放下,至少要一段時間地放下,否則不太容易。最起碼要做到少用。

在寺院裡,以後可能會做很多事情,也可能會用手機,但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被手機勒死,不能做手機的奴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