讚譽何足喜,譏毀何足憂

若有人毀我,讚譽何足喜?若有人讚我,譏毀何足憂? ——《入菩薩行》

假如有人詆毀我,那麼再多的讚美有什麼可高興的?因為背後還有千千萬萬的人會譭謗我,對我的行為不滿。如果有人讚嘆我,那麼個別人的詆毀有什麼可憂愁的?

凡夫大多喜歡別人讚嘆,所以有些人求人辦事時,先要將對方讚歎一番:「啊!您非常了不起,處理事情十分公平,智慧相當相當不錯。」講完了以後,再說:「我今天有一件事想求您……」表面上是讚歎他很公平,實際上希望他在處理時偏向自己。可能有這種情況吧,這是我開玩笑!

作為凡夫人,受到讚歎時心裡樂滋滋的,受人詆毀時,心裡好像裝了一塊石頭,始終化解不了,很長時間連飯都吃不下,這就是凡夫人的一種通病。但真正去觀察的話,即使你受到無數人的讚歎或個別人的讚歎,也不要沾沾自喜,覺得普天下的人都在讚歎你。因為背後肯定還有一部分的人詆毀你,有什麼可值得高興的呢?如果高興就會生起傲慢心,所作所為失去平衡的狀態,對今生來世也不利。

同樣,受到別人的詆毀誹謗、不公平的評價時,也用不著非常傷心,好像天要垮下來了一樣,整個世界似乎都在傷害你。盡管有個別人譏謗你,但還是有很多人會讚歎你、幫助你、關心你,沒必要聽了一句詆毀之語,就連生存下去的勇氣都沒有了。有些人聽到片面之詞後,心裡極其頹喪憂傷,對日常的工作生活也失去了信心,這種做法是不合理的。

薩迦班智達說:「不因讚歎而高興,不因辱罵而憂愁,善持自之功德者,此乃正士之法相。」我們不要因他人的讚歎而歡喜得不得了,也不要因他人的辱罵而痛苦得不得了,對自己所具有的功德心知肚明,這就是智者的法相。所以,智者的法相並不是很多,關鍵是要認識自己、了解自己,不為外境所牽轉。

其實,別人的讚歎,並不會讓你變好;別人的挖苦,也不會讓你變壞,到底有什麼可執著的呢?原來有本書裡說:「如果你是獅子,別人罵你是狗,你不會真的變成狗,故不用為此而生嗔;如果你是狗,別人讚嘆你是獅子,你也不會真的變成獅子,故不用為此而生喜。」這些道理真的很深。以前上師如意寶說:「在我的一生中,有時會聽到別人讚嘆,有時會聽到別人譭謗,這個時候,我就在心裡默念這個偈頌,還是起到很大的作用。」

有些人聽到別人讚嘆他:「你很了不起,你是不是諸佛菩薩的化身啊?」就開始飄飄然,認為自己真是諸佛菩薩的化身,臉型還跟文殊菩薩有點像。有些人背後說他的壞話,說他戒律不清淨、行為不如法,他馬上暴跳如雷,非要去找那個人算帳。其實這都沒有必要,我們應心平氣和地對待榮辱,就算有人罵你,背後還有許多人會讚歎你,甚至不知道你的功德,想讚歎的也大有人在。所以,大家應該經常觀察,尤其是別人說你壞話時,盡量不要發脾氣,應當先冷靜下來,過一段時間再說。因為人在衝動的時候,很多事情認不清楚,假如貿然行事,結果會弄得一塌糊塗。

當我們受到讚歎和詆毀時,應觀之為空谷聲。無垢光尊者在《竅訣寶藏論》裡說:「了知讚毀均為空谷聲。」別人對你的讚歎詆毀,跟空谷聲沒有任何差別,他們說你功德無上、舉世無雙,就像空谷發出的回音一樣,一會兒就沒有了;他們說你無惡不作、壞到極點,也像空谷聲一樣,一會兒就消失了。所以,讚歎和詆毀是一模一樣的。

即使我們受無數人的讚歎,過一段時間,也肯定有人開始詆毀。比如伊拉克總統薩達姆,他在任總統期間,擁有無數人的讚歎、鮮花和掌聲,當他上台時,全國上下載歌載舞,最後他判死刑時,全國上下仍是載歌載舞。為什麼?就是因為讚歎無有實義,如果有實義,他永遠得到的都應該是讚歎。

當然,倘若自己良心上受到譴責,被別人惡言誹謗,那誰也沒辦法救護。但若自己問心無愧,那麼別人怎樣說也無所謂。縱然在佛陀時代,有些戒律清淨的人,也被人譭謗戒律不清淨,而戒律不清淨的人,反而處處受人讚嘆。因此,各種顛倒的現象,在世人的迷亂心識前都會出現的。

我在這裡講課時,這些道理基本上說得來,但自己有沒有做到呢?完全如實做到的話,的的確確有一定困難。但受過大乘教育和沒有受過大乘教育還是有差別,從來不知道這些道理的人,當受到讚歎和恭敬供養時,很容易產生傲慢心,認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但是若明白這些道理,心一下子會冷靜下來,仔細觀察便知道:這一切都無有實質,世間上有多少名人,臨死時名聲又有什麼利益呢?

我們每個人都受過讚歎,也受過譭謗,但不要特別去執著。有個人跟我哭訴:「別人說我是精神病。」其實按寂天菩薩的觀點,凡夫人都是有無明煩惱的精神病,說你是精神病也沒有什麼。那天有個精神病罵我:「你是精神病!」我說:「是是是,我是被無明煩惱纏縛的精神病。我不但是精神病,還是被欲妙美酒所陶醉的瘋狂者。」當自己心態擺正時,別人說什麼都能轉為道用,但如果心態沒有擺正,別人稍微說一點點,你馬上就會找他算賬。但這不是大乘修行人的行為,這方面希望大家應該注意。

做事情只要自己問心無愧,別人怎麼評價都無所謂。興築巴拿馬運河的高查爾思大佐,就是一個置毀譽於不顧的成功者:當年他計劃修巴拿馬運河時,人們對此壯舉褒貶不一、議論紛紛:有人誇獎他勇敢堅毅;有人嘲笑他異想天開。對此,他一概置之不理,只管埋頭苦干。別人問他對這些評論作何感想,他說:「目前還是做我的工作要緊,至於那些批評,日後運河自會答覆!」經過長期的奮鬥和努力,運河終於完工了,它使太平洋和大西洋之間的航程縮短了一萬多公里!人們歡呼著,在竣工典禮上,高查爾思大佐不等人們的第二聲歡呼,已經悄然離去。因為他要的並不是掌聲和讚美,而是踏踏實實為人們做一點有意義的事情。

所以,我們今後做事情時,也許有相當一部分人支持、幫助、讚歎,也許有相當一部分人詆毀、阻止、障礙,但通過智慧進行觀察後,只要覺得對眾生有利,就應該勇往直前,不要瞻前顧後,要想完全維護別人的心態,這一點恐怕非常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