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誕節的紀念意義

今天四月初八,是釋迦牟尼佛誕期的紀念日,並且是他的二九五〇年的誕期紀念日,我今天所講的就是這個題目。我們必須先曉得了什麼是佛,他是如何來的,然後我們方可以曉得今天的紀念是什麼一回事。

什麼叫做佛?佛就是覺者的意義;淺言之,就是一個極明白的人,已經大醒了的人。佛字乃簡稱,梵語佛陀,就是無上正徧覺者的意義。佛的體是什麼?就是我們各人及一切世界萬物所共同的本體,此本體亦即是各人如如常覺的真性。若有人能完全通達此體性者,此人當即是佛;若迷此體性,即名眾生。但我們眾生雖是迷了我們的體性,然我們的本體真性仍是現成的、完全的,無有些子的傷損、絲毫的減缺。這個本體真性,佛經中亦稱之為如來法身。這個法身,在於佛就謂之法身佛。諸君應知,佛體即你我共同之本體真性,我們若能因今天的佛誕紀念喚醒了自己的本性,則今天的佛誕紀念,不但是釋尊的紀念,也就是你我自己的紀念了!

上來所說你我與佛同體,不過是說得這法身佛的理。而諸君對於如來法身的真相,實在一點也未有夢見,所以佛經上說:理雖頓悟,事須漸修。諸君雖已悟得此理,如不修證,則諸君雖與佛同體,而諸君仍是眾生。諸君應知釋尊之所以稱為佛者,非天帝所贈封之名,亦非人民所共舉共讚之號,乃由他先悟了法身的理,繼修六度萬行,經三大阿僧祇劫,乃至親證了這法身的完全真相,得了大覺圓滿的果,故名之為佛。雖說他的體是你我所共同的,然而他的這個由修得來的大覺圓滿果,則是他與阿彌陀佛等所獨有的,你我尚未能有的。這個不共大覺果,佛經上名之為報身佛。

上來雖說佛的體就是我們及一切世界的體性,然而這所謂一切,實在不是你我的見聞覺知可以完全曉得的;因為一切的世界實在太大,而你我見聞覺知所及的境界實在太狹。雖說在明白了的人見之無處不是,然在我們這些久迷的人,實在遠求之於千里也不可得,不但求之而不可得,且愈求之則愈遠。所以這佛的法身不是我們的言說所可表詮的,既非言說所可表詮,如何我們今天又能來為他開大會做紀念呢?況且論到佛的報身,那我們更無可紀念、無從紀念了!因為他那大悲、大願、大功德所成的大覺果,是不共於我們的,也不是我們的思想所可緣得到的,既然思想尚緣不到,那如何又有我們今天的這佛誕紀念大會呢?

諸君應知,佛的法身、報身皆非言說所能詮、思想所能緣的,故於此二者,皆不可紀念,亦無從紀念。而所以有此紀念會者,實因為有釋迦牟尼佛的應化身的原故。所謂佛的應化身者,即如所謂二九五〇年前,有一佛降生印度之迦毗羅城,其名曰釋迦牟尼,其父名淨飯王,其母名摩耶夫人,其幼名悉達多,十九歲出家,三十歲成道,成道後說法四十九年而涅槃。其應化世間之跡如名人家族等,皆當時人之所目擊,於後世亦有傳聞可憑、經史可考。所以我說:惟應化於人世所示現之生滅身可有紀念。釋迦生於四月八日,所以我們今天就為他做誕期的紀念。

上來雖明紀念會之來由,但是諸佛以何因緣而應化於眾生中呢?這個因緣有二:

一、由諸佛本願慈悲度生,復見眾生之所以升沉於苦海之中者,皆由於不認識其自己的本體法界的實相,而於境界上妄計有人我、苦藥、好丑的原故;若得大力者指導之,即可使之自證本體、出離苦海。以是因緣故,諸佛乘其大悲之本願,運其大智之萬能,遂來應化於我們眾生類中,所以我們稱佛,應稱之為大悲救世者。

二、由於共業所感。所謂共業所感者,例如現今中國之所以大亂及生民塗炭而不聊生者,皆由於國人肆縱其貪嗔之念、作種種惡業的原故。假使中國人人皆具有道德、皆作善業,亦何至變成現今的中國呢!諸君應知眾生之所以有佛應化其中者,實由於大多數眾生之共同善業所感,所謂諸佛之報身猶如月光,眾生共同之作業猶如水波:月雖常照於水,但必隨水之清濁有無而隱現其影;諸佛度眾生之悲願雖恆古不易、剎那常存,但亦必隨眾生善業之深淺、善根之厚薄示現隱沒。諸君於此若能明瞭,即是悟得應化之真理;應化之真理若明,即可由之而悟入法身之實相、證得報身之實果。

我於此就敢對大家說:我們於世界上的一切,惟佛乃有真正的價值,足以為吾人之所紀念。因為那些世間人的種種的救濟方法及救濟的事實,皆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終久是不能使我們出離這苦海、使我們得大自在的。諸君細心想想:夢中人如何能喚醒夢中人!所以我說有真正的價值、足以為吾人所紀念者,惟是已覺大覺的佛。我們今日因紀念此已覺大覺的佛,若能從睡夢中念念自求其醒覺,乃不虛此佛誕紀念之一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