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終時所發生的五根和四大的分解

死亡,那終將來臨的一刻!那不知何時會來,也許隨時會來的一刻!那對我們此生的所作所為做最後的審判和裁決的一刻!那一刻會發生什麼呢?

在《普賢上師言教》的頗瓦法部分,巴楚仁波切講到了死亡之時所發生的五根和四大的分解。

有聚必有散,和會當別離。死亡,意味著我們不僅僅要和自己的至愛親朋分離,而且要感受眼耳鼻舌身和它們的組成物地水火風的四分五裂。到此時方知,不是自己的終歸無法屬於自己吧?

臨終之際,當圍繞在我們身邊的人們所發出的的聲音在我們聽來只是一團模糊的呢喃,雖然他們近在眼前,他們的聲音卻彷彿從非常遙遠的地方傳來,那是我們的耳識即將終結了。

當我們再也無法如實地看清楚形體,只見一片模糊,那是在宣告我們的眼識即將終結。

鼻識、舌識與身識同樣面臨著終結,此時是施行頗瓦法的最好時刻,也就是關閉一切惡道之門,將我們的神識直接遷入諸佛的淨土的時刻。

然後,是內在的肉體元素分解融入外在的地大元素,我們會感覺到好似墜入深洞,會感到彷彿大山壓頂的沉重,這就是臨終者有時會要求把他抬起來或把枕頭墊高的原因。

當血液分解融入外在的水大時,我們會流出唾液、眼淚和鼻涕,也可能會大小便失禁。

當身體的熱元素融入外在的火元素時,我們會感到口、鼻乾燥,從四肢至全身會開始失去熱度。甚至,熱氣可能會在這個階段從我們頭頂冒出。

當內在的呼吸元素分解融入外在的空氣元素時,一向支持我們的各種氣(上行氣、下行氣、徧行氣、等住氣)全都分解融入持命氣。吸氣會開始變得困難,呼氣也變成由喉間用力地喘氣。然後,體內所有的血液集合於命脈,三滴血逐一滴入心的中央,三聲長嘆後,我們的呼吸停止了。

此時,來自父親的白元素(父精)從頭部頂端迅速下降,外在的徵象是一片白色顯相,好像無雲的夜空被月光照亮一般,內在我們會經驗到清澈明亮的意識,三十三種嗔念將停止。這個狀態被稱為「顯」。「顯」之時,八識的前五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融入第六識,也就是意識。

來自母親的紅元素(母血)急速地從臍部往上升,此時,外在的徵象是一片紅色的顯相,好像太陽的光芒照亮晴朗的天空,在內在我們經驗到大樂,四十種貪念停止。這個狀態被稱為「增」。「增」之時,意識融入第七識,即末那識。

當紅、白元素在我們心間相遇,此時外在的徵象是一片漆黑,內在則完全無念,然後,我們於這絕對的黑暗之中昏厥。這個狀態被稱為「得」。「得」之時,末那識融入第八阿賴耶識。

然後呢,我們甦醒過來,面對一片無法言喻的虛空,如果我們在活著時便知道那是我們的真實本性,是法身,是法性明光,並能在肉身死亡後甦醒的短暫時刻安住其中,這就是「遷移至法身的上等遷識」了,阿賴耶識融入明光,子明光與母明光相會,我們證悟並解脫。

可惜,對於絕大多數未曾嚴格訓練過自心的人來說,這一閃而過的時刻甚至是無法覺察的。

然後我們會經曆法性中陰和投生中陰,每一個階段都有證悟、解脫,至少保證自己不墮惡道的機會。

這就是我們在還活著的今天必須去學習頗瓦法或者中陰聞教得度的原因,這些教導會幫助我們在死亡之後不錯失那些良機。

對於具有高度證量的修行者來說,死亡不過是個概念而已,它和從一處遷往另一處,而且是殊勝得太多的另一處沒有區別。對於我們呢?保證我們能夠善用死亡之機的唯一方式是活著時就未曾被虛度的生命。

從秋陽創巴仁波切的《藏密度亡經》中抄錄《六種中陰根本頌》,願有緣的朋友能常常念誦,並願由於我們此生的精進修習,死亡對於我們不再是恐懼和痛苦,而是解脫。

六種中陰根本頌

    現在此生中陰正降臨我身,
    我將摒除懈怠,生命哪有時間懶散,
    踏上聞思修精進不亂的修行之道,
    使心識和其投射的景象成為修行之道,體證三身。
    現在我獲得此一人身,
    修行道上,心沒有時間妄想散亂。

    現在睡夢中陰正降臨我身,
    我將摒除死尸般的癡睡,
    讓我的心念毫不散亂地進入它本然的狀態;
    我在明光中控制和轉化睡夢,
    所以不會睡得像動物一般,
    而是把睡眠和修行完全合一。

    現在禪定中陰正降臨我身,
    我將摒除一團紛雜混亂,
    不執取、不擾亂地安住在無邊狀態中,
    堅定地修持生起和圓滿兩種次第,
    此時修定,專注一境,毫無造作,
    我將不落入混亂情緒的力量中。

    現在臨終中陰降臨我身,
    我將摒除一切貪求、渴望和執著,
    一心不亂進入教法的清明覺醒中,
    把我的心識射入無生心性的虛空中,
    當我離開這血肉和合的身軀時,
    我將知道它是短暫的幻影。

    現在法性中陰降臨我身,
    我將舍棄一切擔憂和恐懼,
    我將認證生起的一切都是自心投射的景象,
    並且了解這就是法性中陰的狀態;
    現在,我已來到這個關鍵點,
    我將不畏懼寂忿諸尊,
    他們是我心識投射的景象。

    現在受生中陰降臨我身,
    我將攝心一意,
    極力延伸善業的果報,
    關閉胎門,堅決不入,
    這是需要堅忍和清淨念的時刻,
    舍棄嫉妒,觀想上師與其明妃。

    狂心奔馳,不思死亡將至,
    盡做這些無意義的事,
    現在如果我空手而回,就太蠢了;
    亟需認證心性,亦即神聖的佛法,
    所以為何不當下修法呢?
    諸位成就者這麼說:
    如果你不把上師的教法存記於心,
    豈不欺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