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光老和尚:略述天台宗六即佛義

世尊入定安詳起,祖悟藥王精進時,靈鷲山中人未散,不因南嶽有誰知!

餘四十年前,在蘇州胥門外小日暉礄放生池(靈岩山下院)閉門研讀《法華玄義釋簽》,曾向他處借得《玄簽證釋》,一開卷即見此詩(作者是誰記不清),詩的主旨是讚頌天台宗創始人智者大師的。他面對當時中國經南北朝的分治局面而趨於統一的殊勝因緣,根據佛教南重義理,北尚禪觀的不同特點,作大獅子吼,「抗折百家,度越今古」,創立了中國第一個佛學宗派——天台宗,揭開了佛教具有中國特色的新篇章。故時人尊智者為靈鷲親承的「東土迦文」。天台宗的思想博大精深,而六即之義實其創說。

一、理即佛

吾人現前一念心性,理具三千性相,百界千如,當體即空、即假、即中。此吾人心具之理,與十方三世諸佛果證之法無二無別。所謂在凡不減,在聖不增。眾生因具,諸佛果證,六即義該。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惟因果事相之差耳。眾生分上,迷而不覺,衣裡明珠,不見不知。頌曰:「動靜理全是,行藏事盡非,冥冥隨物去,杳杳不知歸。」頌理即佛也。

二、名字即佛

佛世親聞佛說,佛滅度後,從佛說之經教中,或四依大士,見聞此義,聞而能信,信而能解,解知自性本具之理,原與諸佛之果證無殊。了知一色一香無非中道,理具與事造兩種三千諸法同居一念。頌曰:「方聽無生曲,始聞不死歌,今知當體是,翻悔昔蹉跎。」頌名字即佛也。

三、觀行即佛

行人依圓解而起圓修,即從性起修,以修合性,亦即依一境三諦而起一心三觀,境觀相應,即荊溪大師云:「諦觀名別體還同,是故能所二非二」。從此圓伏五住煩惱,圓證五品觀行位(一、隨喜,二、讀誦,三、解說,四、兼行六度,五、正行六度),此位與別教十信、通性地、藏七賢位齊,具屬外凡位,而觀行義復大勝。天台智者大師即證此位。大師於新昌大佛前臨滅度時,弟子章安等叩問:「師居何位」?大師云:「吾不領眾,當淨六根(即十信位,南嶽大師證此位),利人損已,猶居五品。」頌曰:「念念照常理,心心息幻塵,徧觀諸法性,無假亦無真。」頌觀行即佛也。

四、相似即佛

行人依前觀行位中,進一步加功用行,任運而斷見惑,入圓初信位,證位不退。此位與別初住,通八人、見地、藏初果齊。二信至七信,任運斷思惑盡,與別七住、通已辦地、藏四果齊。八信至十信,任運斷界內外塵沙,證行不退,與別教七住以後的八、九、十三住,及十行、十向位齊。圓位與前三教各級位次斷惑雖齊,而解行殊勝,前三莫比(下仿此)。頌曰:「四住雖先脫,六塵未盡空,眼中猶有翳,空裡見花紅」。頌相似即佛也。

五、分證即佛

行人在十信位後心,觀智猛利,破一品無明,證一分三德(正因理性發,名法身德;了因慧性發,名般若德;緣因善性發,名解脫德),圓證初住位。從是一心三觀,任運現前,初到寶所,分證寂光,證念不退。以無功用道,分身百界作佛,此位與別初地齊。二住至十住與別十地齊。圓初行與別等覺齊。二行與別妙覺齊。三行已去,所有智斷,別人不知名字。從初住直至等覺,經四十一位,無明分分破,三德分分證,具判屬分證即佛。頌曰:「豁見心開悟,湛然一切通,窮源猶未盡,尚見月朦朧。」頌分證即佛也。

六、究竟即佛

行人在等覺後心,用金剛觀智,破最後一品微細生相無明盡,證圓滿三德,與十方三世一切諸佛齊。佛位之妙覺極果,在理即的凡夫分上,即一念所具真俗中三諦不思議妙理。迷即眾生,悟即菩提。令智德究竟,斷德圓滿,「道窮妙覺,位極於荼」,頌曰:「從來真是妄,今日妄皆真,但複本時性,更無一法新。」頌究竟即佛也。

以上六即義,是智者大師依諸大乘經論、圓頓教義而立,故章安尊者云:「此六即義,名出智者,義蘊佛經,深孚圓旨,永無過患。」藏通別三教,也可以在當教內各論六即以辨修證淺深位次(可參閱《教觀綱宗》)。大師建此六義,其旨意專在圓教,因前三教人具不解心佛眾生三無差別,故不論六即。圓人根利,一聞即悟。惟利根人容易流於空談,不務實修,或大師曾有「鼠唧鳥空」之責,特申此六即佛義。即而常六,對治未得謂得之增上慢人;六而常即,用策望路不前,自甘凡品之人。今人如能深味此義,不無現實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