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覺光長老:一生出家皆因前世緣

「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這是佛學經典中間的一句話,事實上能終生守護一個信仰的人並不多,能在從一而終的道路上取得重大成就的人更是屈指可數,今天我有幸將一位終生修持佛法,並收穫了德高望重美譽的老人介紹給大家。他就是香港宗教界領袖任務覺光長老。

說起他的名字,我想身在香港的佛教信眾無人不知,他曾致力於爭取佛教在香港地區的合法地位,爭取到佛誕生日公共假期,並平衡了香港六大宗教的和平共處等等作為實在令人敬仰。可是親近他,我所感受到的卻是一位望百遐齡的老人最柔和的慈悲和去無存真的質樸情懷。

一、乘願再來胎裡素

解說:覺光長老,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來自中國大陸,現居於香港觀宗寺。

王魯湘(鳳凰衛視主持人):覺光長老,您好。

覺光長老(香港佛教聯合會會長):你好。

王魯湘: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們的採訪。

覺光長老:這很有意思。

王魯湘:覺光長老今年高壽多少了?

覺光長老:哎呀,我不小了,我已經92歲了。

王魯湘:是1919年生人是吧?

覺光長老:對。

解說:92歲高齡的覺光長老,思維清晰,他很有興致地同我們談起了他人生中最具決定意義的往事。聊起了中國東北地區偏僻小山村,土生土長的他是如何成就「與佛結緣」的人生歷程。

王魯湘:聽說您小時候母親就是吃齋念佛的,是吧?

覺光長老:我媽媽,她老人家吃素的,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她要吃素。不過這一點呢,我希望借這個機會我說一說,媽媽生我之後呢,我根本就不能吃葷的。

王魯湘:哦,您是天齋。就是生下來就不能吃葷的?

覺光長老:現在也不能吃。就是一出世之後我都不能吃葷的。吃什麼東西不會講話可以吐出來了。葷的東西有味道,腥的東西一概不行。我最能記得的我小的時候啊,就可以吃豆腐,東北的豆腐特別香,特別好吃,我一聽到門口的豆腐,有賣豆腐的來了,我不要問人家,我拿個大碗到門口去他給我一塊,那個豆腐已經一碗了,所以我是吃豆腐長大的。

王魯湘:那也就是說您活到現在92歲了,您根本就沒有吃過葷,是吧?

覺光長老:根本沒吃過葷。從出世到現在沒有吃過葷的。

二、11歲在天童寺受戒經歷諸多磨難

王魯湘:可能是因為我們從大陸遠道而來,覺光長老見我們很歡喜,他更多地同我們聊起自己青少年時期在大陸參學的幾個人生關鍵轉捩點,尤其是對童稚年代的重大人生抉擇,老人記憶猶新。他記得青一和尚帶著自己一路顛簸到了上海。想想看,一個從未出過門的小孩子,離開父母,又經歷漫長的暈浪之旅,到了遙遠而陌生的環境,卻沒有打一點退堂鼓,這樣的抉擇定然不是心血來潮。

青一老和尚也知道自己沒有看錯人,但是他要回高旻寺,而高旻寺是全國有名的修行道場,是不會接收這樣一個還沒有受戒的小頑童的。該怎樣安置小成海呢?青一老和尚可謂頗費心思。他想到了浙江寧波的天童寺,據說那裡不久就要放戒,各地的小和尚都紛紛前來,這是一個機緣。長途輾轉,青一和尚將小成海帶到了天童寺,拿出化緣得來的高利參交給成海,讓成海自己扣開了天童寺的大門。

覺光長老:現在我講給你聽是佛力加被,照道理是不可以的,

王魯湘:嗯。

覺光長老:照道理,好多好多的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好多個不可以的,第一個我沒剃光頭,第二我沒穿出家人的衣服,第三個你來龍去脈他要知道你的。

王魯湘:你又不清楚,說不清楚。

覺光長老:我那個老和尚呢,到了天童,送到天童之後呢,他也走了,要回去高旻寺的,他就把我放在天童就了了,天童寺好大,要住五六百人。像我這麼小的,他課堂肯收我,真是我現在覺得不可思議。

王魯湘:不可思議。

覺光長老:知客師傅很慈悲。講句粗魯的話,刀下留情。照道理不要的,你拿走。

王魯湘:拿走,對。

覺光長老:這裡,叫老和尚拿走,那時候我慘了,我不知道去哪裡好了。

王魯湘:是是,那也只能是流浪了,那就是。

覺光長老:那時間我沒有家了,爸爸媽媽,我都不想了,都完全不想了。

解說:天童寺知客師傅見小成海知書達理不遠千里迢迢從東北來到江南,就打破傳統慣例將他收留了,但是距離受戒還有三個月的時間,這期間還未滿11歲的小成海,要和那些年長自己的沙彌一起經受考驗。

覺光長老:受戒很不簡單的,經過出家受大戒,經過三個月訓練,那裡邊好多好多規矩,很多東西你什麼也不懂,那麼我在那裡慢慢來學,慢慢來看,走到哪裡,我都走最收尾一個。人家都大的人,像我的十幾歲小孩子站在後邊,最後一個。我的衣服好長啊,走路都拖泥帶水,因為人矮啊,他們的舊衣服給我,都沒剪短,都長,這袖子好長啊。好麻煩的。那麼好在因緣所生法,這是我出家的,在童真出家的,要經過這許多許多的。

王魯湘:一些磨難吧。那三個月以後,正式受戒了,受戒的時候,你也還沒到12歲啊?

覺光長老:沒有啊。那就打妄語了,問你年滿12否,滿了。我小怕忘記啊,我自己寫了,人家問你,你說已滿算了,他就不在追問了。不再問你了,過了關啊,過了一關一關過啊。那總共有十個師傅,十個法師,十個高僧,一個個看你的,好奇怪的。

王魯湘:像面試一樣,像考試面試一樣。

覺光長老:都過了,這十幾個。

三、老和尚來家化緣與其一見如故

解說:覺光長老俗名谷成海,胎裡素的他十歲左右,家鄉來了一位化緣的出家人,高旻寺的青一和尚,年幼的成海一見到青一和尚就心生歡喜。

覺光:這個就是說在佛教裡面叫因緣所生法,但是你一個人不會成功的,兩個人就有緣了。我們的鄉下呢,真是所謂鄉下的鄉下,很少見到外邊人到我們鄉村來。要見到一個出家人都感到很奇怪,說這個人為什麼剃光頭,穿這麼圓領方袍,會來到我們這裡來呀,人家都看他。但是呢,我也奇怪,我有什麼這個緣分,我見到這個老和尚來呀,好像很熟面孔一樣。

王魯湘:好像前世就認識一樣。

覺光長老:那麼我他我就很親熱。好像老朋友似的,我見到他我要抱住他了。

王魯湘:哦。

覺光長老:他來自什麼地方呢,他是江蘇揚州高旻寺。

王魯湘:那是大寺呀。

覺光長老:大寺來的,到我們北方去做什麼呢?我聽說啊,我還記得,他們到我們的,到我們那邊化緣,化的米糧錢多少啊,都拿去高旻寺,起一個大的塔。

解說:小成海與青一和尚一見如故,半年之後,青一老和尚要回高旻寺,小成海卻怎麼也不願意與老和尚分開,老和尚離開的那一天,成海偷偷的跟隨其後。

覺光長老:我就在他後邊跟著他去,我也不知怎麼講。

王魯湘:嗯。

覺光長老:我就看他很有緣,我也不敢拉他的衣服,他也不知道我在後邊跟著他,我的父親不在家呢,我的媽媽她做家庭功夫,做家庭功夫,她不知道我跟著一個老和尚走啊,我走了差不多有半里路了,他老人家回頭看這我,哇,怎麼你一個小孩子跟著我走,你不要跟我走,你回去啊,我離開這裡了,我要到南方走了,他說我回去,我就不舍得他,就一步一步我就跟著他,我看他去什麼地方。

解說:青一老和尚勸不回小成海,見他有佛緣,只得託人轉告成海母親,小成海將跟隨自己出家。母親雖不忍心,卻似乎早就瞭然兒子命中注定要入佛門,只得隨他而去,從此,懵懂頑童就開始了學佛求法的人生。那是一次沒有回頭路的遠航,成海跟隨青一和尚踏上了南下的貨船。

覺光長老:我就上了船了之後了,我也不知道買票不買票,不懂的。

王魯湘:你太小了,才是個十歲小孩。

覺光長老:我就站在船那裡,開船了,走了,出去了半天,我歡喜得不得了,在海里邊,大海里邊有一隻大船。

王魯湘:第一次看到大海,看到大船。

覺光長老:看這這個船,只看到天,水、天連水,水連天,中間就有一個船,有一個我在那裡邊,那個時間呢,船上都是都是運貨的,都是搬東西的人,很少理我的,那麼,老和尚他就念著我,那麼第二天啊,我就開始就不行了。

王魯湘:暈,暈船了。

覺光長老:哎呀,這個大船走在海里邊,那個大浪啊,一走一低一高一低,我就嘔吐了,不能站啊,睡在那裡都嘔啊,一嘔,嘔了兩三天。差不多肚腸都要嘔出來了,受苦了。那個時間想什麼人呢?想媽媽。

王魯湘:想媽媽了。

覺光長老:對,媽媽,哎呀媽媽不知道在哪裡,叫媽媽也叫不到,我那個老和尚他身體也不行啊,坐這種貨船要相當身體健康才行的,那起碼也得有水喝,有東西吃,我在那裡船上沒有東西吃的,有的東西都是腥的,魚啊、肉啊。我一聞到都吐啊。

王魯湘:船上都是下力氣活的人都吃這些東西。

覺光長老:可以說我從那裡來七天,跑不了的。

王魯湘:對,沒有回頭路了。

覺光長老:就是在那迷迷濛濛迷迷濛濛的,就是所謂佛教裡有一句話,不可思議。那我就是糊里糊塗到上海了。

四、天童寺管理嚴格洗澡最麻煩

解說:如今回憶起同年入佛門的往事,覺光長老記得的卻是一些有趣的小故事,透過這些不乏辛酸的細節,更能透射出一位出家人,經受歷練而修行出的超脫。

覺光長老:寺廟裡好嚴格的,你走到哪裡要請假,我要去哪裡,王先生我去街,買一點東西,不可以。你買什麼東西開單,有人幫你買,自己不可以的。

王魯湘:管得很嚴的。

覺光長老:管得嚴,好比剃頭,寺廟裡面專門人剃頭的,寺廟裡幾百人,今天剃某一個地方出家人,一個堂口一百多人剃頭。第二天輪輪輪,輪到半個月又輪到我了,都是在那裡邊。唯一一個最困難的是什麼呢,廣東人講沖涼,外省人講洗澡。它一個大池子,它規定的一個水池子早晨什麼時候方丈和尚洗。

方丈和尚洗第一,當家的洗第二,它規定,某某人,某某人第三。輪到我們去沖涼呢,水都是那麼多水,那個水差不多,說不好聽,好像漿糊一樣的。尤其是早晨呢,兩點鐘起來,三點鐘就念經了,老人家都沒問題啊,像我們呢,兩點鐘。

王魯湘:醒不來呀。

覺光長老:好嚴格,有人管你的,你睡覺講話那個藤條要打過來的,好嚴格,嚴格的。唯獨是有一個困難,晚上,你不要喝那麼多水,喝水去洗手間好遠路。

王魯湘:好遠的路。

覺光長老:黑茫茫的,寧波那個伽房啊,一個大房子啊,底下是接拉撒的,一個盆一個盆,不是我們現在的抽水馬桶。它那個寧波是一到裡邊是一個蓋子打開,它底下大大的,等於一個水塘一樣的,那邊,那個晚上黑茫茫的。

王魯湘:那害怕了,小孩不敢去了。

覺光長老:不敢去,你要找一個同學,同學他不想去,他要睡覺。他要罵你,你動他不行的。所以最怕的,那你拉在床上,明天起來就不得了了,起碼打三藤條啊。把你棉被打開屁股上打三條啊。好嚴格的。

五、幼年即現彗根被送往觀宗寺參學

王魯湘:覺光長老回憶,初入佛門時,因為正值長身體,寺廟的齋飯吃不飽,於是年幼的覺光,偷偷拿著信眾給的香火錢換了一個大餅吃。沒想到,被寺廟師父發現了,師父不留情面,不照顧覺光年齡小偷吃大餅情有可原,結結實實給了他三個皮開肉綻的藤條,這幾鞭,覺光長老終身難忘,這種身心的羞辱,也讓他過早地洞悉了成就自我的法寶。

覺光長老:身上起三條紅印,看不到的,這一出汗啊。

王魯湘:好疼啊。

覺光長老:好疼啊。

王魯湘:那個汗漬的,更疼啊。

覺光長老:我一生難忘啊,你要吃那個東西,吃三藤條,好了,我們今天要出家,要成佛,你要不要吃那個大餅啊,你吃大餅要吃藤條不,那個藤條你不吃不成功的。所以就是我常常會想到,就等於古時代,臥薪嘗膽,天天拿舌頭舔,苦的,苦的,你要記得這個苦。

王魯湘:您現在已經這麼大年紀了,也在佛教界地位這麼高了,回想當時候剛剛進佛門那麼小的時候,吃的這些苦您現在心裡頭主要的感覺是什麼呢?

覺光長老:王先生你問得很好,中國人講吃得苦中苦,方位人上人。因為你一出世享受快樂,今天環境忽然之間經濟不靈的時候,那你就苦了,但是佛教裡邊就常常講知足常樂,自己開心就可以了。什麼東西過了喉嚨之後沒了,就是在嘴裡邊好甜,好苦,很好吃,就是一吞下去沒有了,就不想這些東西了。是不是吃吃吃飽了就算了。

有的吃就吃,沒有吃就算了,最緊要的,自己這個臭皮囊,能可以站得起來,能可以有作用,我們借這個身體自己好好地拜佛,好好地看經,要知道經說的什麼東西。佛說,這經是佛所說的,叫我們人知苦、斷疾,入滅修道,這個是一定要做的,你不做這個你還是一個普通人。不是,不能可以達到我們自己的目標啊。

解說:能吃苦,又好學,年幼的小覺光過早地顯示出了自身的慧根,為了更好地培養他,當時寺廟高僧圓瑛老和尚,將他送到了寧波觀宗寺參學。觀宗寺是江南著名的僧伽學府,在那裡的修學令覺光終身受益。

王魯湘:那您在觀宗寺讀了九年書,當時候您的老師是誰啊?

覺光長老:我的老師好多,常常換的,因為最高的就是我師公寶靜老法師。

王魯湘:寶靜老法師。

覺光長老:是他創辦人,他創辦的,觀宗寺的所有的出家人呢都是青年人,在那裡邊要讀書,另外辦一班是坐禪的,不講話的。他們不講話,我們這邊就呱呱叫,這是兩個不同的意義,不同樣的。那麼到了,到了冬天叫我們學生送到那裡邊去。坐的不對,打,你看一遍又打。到那裡邊就沒我覺光了。

王魯湘:在禪堂裡面坐禪七也是很嚴格的。

覺光長老:直接打,打哪一個,你不能問的,你看看都不行的,就沒我了。你走到那裡邊,真是奇怪了,你就不要想,一點都別動。看都不要看。

王魯湘:就是修禪定呢。

覺光長老:禪定呢。打的什麼人,我是誰啊,我是誰啊。

王魯湘:都不知道了。

覺光長老:自己問自己,我是誰,問你他答不出來,你有口氣在,你的口氣沒了,我是誰啊,我是死尸啊。就是有口氣在有我。

王魯湘:別的都沒有了。就這一口氣還在這裡,別的都沒有了。

覺光長老:沒了,所以佛教裡邊萬般帶不去,萬般。香港的大富佬拿不走的。萬般帶不去,唯有一樣你可以走的,就是那樣的功德。

王魯湘:要轉到下世去的。

六、自尋煩惱要自己斷別人幫不了

王魯湘:覺光長老的人生是豐富的,他經歷近一個世紀的的風雨變遷,上世紀三十年代,中國是一個新舊雜陳,激進與保守等不同勢力相互交織與較量的過渡時代。中國佛教也在那個階段煥發出新的升級,那是一個高僧輩出的年代,以培養僧才為目的的佛學院也入雨後春筍。

正值青春年少的覺光是幸運的,他在人生的成長階段,得到了佛學的滋養。在二十世紀三四十年代,那場世紀災難到來之前,奠定了深厚的佛學功底,以至於未來伸處社會的大動盪,時代的大轉型等等激變之中,他都能處變不驚,審時多度勢,以正信佛法來指引自己的方向。

解說:覺光法師在觀宗寺弘法學院,係統地研讀了經、律、論三藏典籍,真修實證的過程讓他堅定了大成佛法之路。

覺光長老:自己要用功,要無我,我罵你,你也笑咪咪的,雖然遭好多苦處,你都不怨天,不怨地,我們的出家人就是佛經裡講,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四相都無。你這出家人只可忘能忘所了。你就好好做一個弘法利生的一個高僧。今天大江南北,包括世界,中國佛教是大乘佛教,大乘的就要自利利他。

我今天學會了,我渡一切眾生,願一切眾生離苦得樂。你不能離苦,我都不能成佛,所以如一眾生未成佛,終不於此取泥洹。泥洹就是正果。正果的果位,就有有一個眾生都不能走的話,我都不走,我要陪你,我要你也同我一樣的離苦得樂。我們今天做人很簡單的都知道,生苦、老苦、病苦、思苦,求不得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這苦啊,這三苦八苦啊,所以有一句話是無量諸苦。這個苦哪裡來的,自己找來的。

王魯湘:都是自尋煩惱。

覺光長老:自尋煩惱,王先生,很有意思,自尋煩惱要自己斷,我有煩惱你叫人家幫忙不可能。

王魯湘:別人斷不了你的煩惱。

覺光長老:還要看自己放得放不下,放下你就成功,放不下你站在旁邊,你還要繼續努力,所以這佛教裡邊你說句簡單的很簡單,說句難處也有難處。

王魯湘:難是,難於上青天,簡單的話,當即放下。

覺光長老:這個放下看起來很看淡,寫也好寫,放下兩個字,下就更容易了,三劃就下來了,就是放不開,看不開,放不下。今天我們就是樣樣都不舍得,這個是我的,這個是我的,樣樣都有個我,所以你就看不開了。有了我了,放不下了。

那我們所以始終啊,我們今天的修行啊,所以你佛教裡講,你要修行,廣東人講的修行,普通話就是修行,那你就修行啊,就看你成功不成功,你能成功啊,三天兩天、上午下午就可以成佛了。你不成功啊,三年兩年、上午下午都不行的,所以我這些事情,要我們自己要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七、佛渡有緣人無緣的渡不到

王魯湘:1939年寧波觀宗寺高僧寶安法師被邀去香港講法,受到善眾擁戴,有居士發心為他在荃灣創建弘法精舍,這是一次到香港弘法的好時機,寶靜法師寫信回觀宗寺,囑咐要選勤奮好學,有志弘法的僧才來港,信中點名提到了覺光法師,於是19歲的覺光來到了香港,至此他與香港結下了一個大因緣。

後來因太平洋戰爭爆發,學院停辦,一些學僧被遣回觀宗寺,寶靜法師單單留下了覺光一人,且對他厚愛有加,把他作為天台宗後繼的接班人選。在寶靜法師的諄諄教導,精心培育下,覺光法師學業大進,他沒有辜負恩師的期望。

幾十年的弘法之路,彈指一揮間,覺光長老取得的成績也是難以悉數。在香港創建觀宗寺,傳承天台法辦,辦學校養老院等慈善機構,實踐大乘佛法,救苦救難,普渡眾生的諾言,他一生的時間都用來講弘法利生的理念付諸行動。

解說:如今在他籌集修建的觀宗寺內,就擺放著寶靜法師的遺像,若老人家在天有靈,也會對弟子所取得的成績感到欣慰,用心盡佛事,辦教育、做慈善,如今已是九十多歲高齡的覺光長老,仍身兼佛教聯誼會會長等要職。

覺光長老:我還有點法緣,香港的居士都很護持我,像搞這些這麼大的事情,我現在在香港辦了佛教的學校,觀宗寺的名字,辦了十個學校。

王魯湘:以觀宗寺的名字下面有十學校。

覺光長老:四個中學,四個小學。

王魯湘:八個了。

覺光長老:兩個幼兒院。這是觀宗寺,我現在講不是講佛教總會。

王魯湘:佛教總會一共有多少學校?

覺光長老:佛教總會那大了,佛教我做會長,做了45年,今年我應該要退,大會不通過。

王魯湘:您還得繼續服務。

覺光長老:還要繼續,我說我耳朵又聾走路也不方便,他說有的事不要你做我們做。重要的事情你做,那麼這一年一年的看呢。

解說:一個多小時的訪談過程中,老人家經常談及的就是一種無我的超脫境界。

覺光長老:佛教裡的這個理論太深奧了。我說到這裡,就是我們自己要時時勤拂拭,我們人分分鐘,秒秒鍾,一彈指就有好多好多的生生滅滅在這裡面,所以普通講叫剎那。一剎那,就是一彈指有90剎那,這更厲害了,所以我們就在這今天啊,有這個機緣,我就好好用工念佛,渡人渡有緣的,沒有緣的,他不聽你話的。還是過不到的,所以佛教的理論大慈大悲,要救苦救難,你慈悲不夠大,量也不夠大,一天到晚我的,我的,我的。

王魯湘:小氣量的。

覺光長老:這是我的,你怎麼怎麼的,這是我的,人家問你,你是什麼呢,你是哪一個?我們是我了,再問你,你這口氣沒來了,你去哪裡了,答不出來了。但是我們知道,佛教叫做預知時至,三天前,兩天前,王先生,王居士,我明天要走了,你去哪裡,我去西方了,自己腿子一盤,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王魯湘:對,很多高僧都是這樣的。

覺光長老:我在寧波觀宗寺,我們三百多同學,最老的不過都五十幾歲了,他那裡邊旁聽,他有一天,他念念佛自己靠在牆上,我們以為他有什麼事情呢,走了。

王魯湘:往生了。

覺光長老:往生了。沒有病痛,什麼都沒啊。你在這裡香港,以為心臟病有什麼問題的,停止的問題了,我們的出家人就是這樣。

王魯湘:還有出家人站著念佛然後往生的。

覺光長老:有啊,就是我小的時候,我見過的,見過這種情形,所以這個佛教裡邊不可思議。說不清的,需要你好好的修行,不殺、不盜、不偷、不婬、不妄言、不飲酒,自己我們男眾出家有250條,重點你記住,你不要犯就沒有關係。你自自然然,自己身無病苦,心不貪念,意不顛倒,如入禪定,要走就走了,我走了。

王魯湘:坦坦蕩蕩的就走了。安安靜靜的就走了。

覺光長老:這時候萬緣放下,什麼都沒有了。

王魯湘:這就是修行。

覺光長老:這是修行得到最好的利益。那個時間我要來又可以來,要不來就不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