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希望我的事情失敗

我於一九三五年到惠安淨峰寺去住。到十一月,忽然生了一場大病,所以我就搬到草庵來養病。

這一回的大病,可以說是我一生的大紀念!

我於一九三六年的正月,扶病到南普陀寺來。在病床上有一隻鍾,比其他的鍾總要慢兩刻,別人看到了,總是說這個鍾不准,我說:「這是草庵鍾。」別人聽了「草庵鍾」三字還是不懂,難道天下的鍾也有許多不同的麼?現在就讓我詳詳細細的來說個明白:

我那一回大病,在草庵住了一個多月。擺在病床上的鍾,是以草庵的鍾為標準的。而草庵的鍾,總比一般的鍾要慢半點。

我以後雖然移到南普陀,但我的鍾還是那個樣子,比平常的鍾慢兩刻,所以「草庵鍾」就成了一個名詞了。這件事由別人看來,也許以為是很好笑的吧!但我覺得很有意思!因為我看到這個鍾,就想到我在草庵生大病的情形了,往往使我發大慚愧,慚愧我德薄業重。

我要自己時時發大慚愧,我總是故意地把鍾改慢兩刻,照草庵那鍾的樣子,不止當時如此,到現在還是如此,而且願盡形壽,常常如此。

以後在南普陀住了幾個月,於五月間,才到鼓浪嶼日光岩去。十二月仍回南普陀。到今年一九三七年,我在閩南居住,算起來,首尾已是十年了。

回想我在這十年之中,在閩南所做的事情,成功的卻是很少很少,殘缺破碎的居其大半,所以我常常自己反省,覺得自己的德行,實在十分欠缺!因此近來我自己起了一個名字,叫「二一老人」。什麼叫「二一老人」呢?這有我自己的根據。

記得古人有句詩:「一事無成人漸老。」清初吳梅村(偉業)臨終的絕命詞有:「一錢不值何消說。」這兩句詩的開頭都是「一」字,所以我用來做自己的名字,叫做「二一老人」。因此我十年來在閩南所做的事,雖然不完滿,而我也不怎樣地去求他完滿了!

諸位要曉得:我的性情是很特別的,我只希望我的事情失敗,因為事情失敗、不完滿,這才使我常常發大慚愧!能夠曉得自己的德行欠缺,自己的修善不足,那我才可努力用功,努力改過遷善!

一個人如果事情做完滿了,那麼這個人就會心滿意足,洋洋得意,反而增長他功高傲慢的念頭,生出種種的過失來!所以還是不去希望完滿的好!不論什麼事,總希望他失敗,失敗才會發大慚愧!倘若因成功而得意,那就不得了啦!

我近來,每每想到「二一老人」這個名字,覺得很有意味!

這「二一老人」的名字,也可以算是我在閩南居住了十年的一個最好的紀念!

摘自弘一大師《南閩十年之夢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