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覺時仍要保持正念

有的人打坐清靜自在,有的人打呼嚕睡覺。北方人有一句口頭禪:「好吃的是餃子,享福的是倒子」。北方人的冬天,房裡一堆火,要吃就在那裡煮。過去抽鴉片的人,什麼也不用想,倒在床上抽鴉片,一屋都是香氣,所以說享福的是倒子。南方人就可憐了,牆壁是用竹子編織成的,土磚都沒有,哪來的紅磚?農村人哪有床板睡覺,用蘆葦、竹棍往上一鋪,放點稻草就這樣睡覺。

過去的生活就是這麼辛苦,但心裡安分,不貪非分之財,不作非分之想。現在的人,有飯吃還想吃肉,有肉吃還想飲酒,酒還要御酒名牌酒,老婆是自己的不好而別人的好,孩子生出來喜歡的就要,不喜歡的就丟進垃圾堆去。人變成了這樣子,越變越壞,天下大亂,你殺我,我殺你,丈夫殺妻子,妻子殺丈夫,父親殺兒子,兒子殺父親,普遍得很,沒有道德觀念!

今天看到報紙,有對夫妻已結婚三十多年,兒子都二十多歲了,鬧矛盾,女的一氣之下離家出走,丈夫就到法院去提出離婚。妻子不在家怎樣離?兒子代替娘到法院簽字,娘一回來,什麼也沒有了。兒子不要娘,丈夫不要老婆,這樣的新聞看過沒有?罪過無邊呀!過去有句俗話:「狗不嫌家貧,兒不嫌母丑」。狗,家裡再窮,喝米湯水也守在家裡看門;兒子對娘,生我養我育我長大的,怎樣丑也是自己的娘,而這個兒子卻連娘都不要了,你看笑話不笑話?

做和尚的,什麼生死不生死,過一天享受一天,音響、電視什麼都有,還有什麼生死可了,對生死不以為然。人呢?都是一個目標,賺錢。誰的錢賺得多誰就有本事,只要有錢,把親人拉去賣婬都會干。所以現在錢不是錢,道德不是道德了,究竟是什麼世界呢?所以要厭離這世間得解脫。外緣外境都是很壞的,所以我把音響的東西扯掉了,最好連報紙都不要看,只許參話頭。吃飯時,眯著眼睛吃,管它什麼飯菜,只要放在嘴裡就吃,吃飽了趕快回來,不要張開眼睛看外面。你看釋迦佛就是眯著眼睛坐在菩提樹下,不動不看……是呀,看它干什麼,都是亂七八糟,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

我們要有智慧,應知道出家是為了修行了生死。生死是什麼東西?就是攀緣心,妄想邪念,不是正念。正念是清清淨淨的,一絲不掛,不犯心魔,比如一池清水。

我們要保持這個清淨心,天女下凡也請她走開,不要打閑岔,金菩薩來了也不睬。

如果想著黃金是什麼貴重的東西,念頭一起就被小鬼捉到了,我們要是貪玩貪睡也會被小鬼捉到的。你若能「洛伽常在定,無有不定時」,小鬼也好,閻羅王也好,都奈何不了你。

我們睡覺時仍要保持正念,也不做夢,如果夢見好玩好吃,還有姑娘這就不行了,你要趕快起來打坐、看經、拜佛,這就是法寶。釋迦佛說了八萬四千法門,你一起壞思想,就給你一個好的方法降伏。石頭打不爛,用鑽子鑽,用火藥炸,這是一個方法,但木頭用鋸子鋸開就行了,又是一個方法。

吃完飯就要進堂來,現在我們是與時間賽跑,看哪個跑得贏?昨天看了一篇報導很有意思:有人坐飛機從中國去蘇聯,飛機向西飛,太陽也是向西跑,飛機與太陽在賽跑,飛了好幾個鐘頭仍然看見太陽。我們打七就是與時間作競爭,真能在這七天之內豁然開悟,那就解決問題了。所以不要認為自己業障重,開悟沒份,就游遊蕩蕩。只要有信心就不怕,人家能開悟而我就開不了悟?不信命就咬緊牙關,盯著這一念清淨,到底是什麼樣子。

開悟不容易,但懂得這個道理就容易開悟了,好比兩人都是潮州人,講潮州話,一講就懂,就明白了,就開悟了,懂了這個東西還要證:「講話的原來是自己的心。」那你就好好保持這個東西。走路什麼會動呢?是腳動還是心動?不動與動是什麼樣子?你要注意觀察,不要讓它跑了,捉到它就不放手,但不放手是最難的。是呀,心不動又何來腳動?好好地琢磨琢磨就開悟了,開了悟還要保住這個東西。為什麼熱水瓶能保溫呢?因為內裡有個東西。道理徧處處,處處都是佛法,一切法皆是佛法。

你們不肯進禪堂,到外面去流浪生死,東南西北十方法界,看你跑到哪個法界去!心不動會跑到哪裡去呢?你心一動就跑去乳源了。色殼子裡面那個心在動,參參參……捉到了,捉到賊了!

過去紫胡禪師睡到半夜三更,大喊捉賊,小和尚都跑出來,他就隨便抓住一個小和尚大喊:「捉到了,就是他就是他!」小和尚莫名其妙,不肯承認,他說:「就是你,你還不承認……」你看,過去的祖師機鋒多利,你本來是佛只是不承認。捉什麼賊?我們個個都是佛,你自己不承認,一天到晚在外跑,在禪堂裡打坐,開悟了生死,多好。你不肯……就是你就是你,你不承認,不承認就算了。

提起話頭來,參!

佛源老和尚戊寅禪七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