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求紮根於內心的財富

一、何為財富

財富,是一個人們歷來熱衷的話題。簡單講,所謂財富,可分為外財富和內財富:外財富是指房屋、轎車、金錢等物質財富;內財富是指智慧、信仰、愛心等精神財富。

二、外在的財富不可依賴

本來,對於人來講,外財富和內財富都是不可或缺的,然而在現實中,人們往往忽略了內財富,只重視外財富。這種片面的財富觀不僅沒有給人們帶來幸福,反而導致了極大的不幸。

托爾斯泰講過一個故事:從前,俄國有一個地主,他最大的心願就是收購土地。有一次,他聽說在南方有大片沃土,只要給當地族長一小袋黃金,就能獲得一天腳程所圍繞的土地。於是他到了南方,找到當地的族長,談妥了以黃金換土地。第二天一早,他就在原野上狂奔起來,為了圈到更多的土地,他一直不肯休息,最終活活累死了……從這個故事可以看到,對物質的過分追求,給自己帶來的,很可能是災難。

相反,如果一個人精神上很充實,即使生活簡單朴素,也會擁有內在的寧靜和幸福。唐代有一個龐蘊居士,這是一位開悟的大修行人,他曾將萬貫家財沉入湘江,並說了這樣一個偈頌:「世人多重金,我愛剎那靜,金多亂人心,靜見真如性。」

遺憾的是,現代人將價值觀完全建立在物質上,一直在拚命追求物質。然而,隨著佔有的東西越來越多,幸福卻離自己越來越遠:小時候,逢年過節才能穿一件新衣服,吃一頓美餐,可是內心非常快樂;後來,物質條件極大豐富了,渾身上下都是名牌,美味佳餚隨便享用,內心卻沒有快樂可言。

愛因斯坦說過:「如果把物質享受當作生活目的,這叫做‘豬圈理想’。」他的話很有道理。我們知道,豬除了吃飽喝足以外,再沒有其他追求了,如果人除了物質的希求外,沒有任何精神追求,跟豬就沒什麼區別了。

佛法中有一句名言——有漏皆苦,也就是說,物質享受帶來有漏安樂,並非真正的快樂。因此,作為萬物之靈的人,應該超越對飲食男女的耽執,追求更高層次的精神享受。

退而言之,即使不談精神層面的東西,僅從這個世界的實際情況來說,對物質享受的過度追求,也是不現實的。聖雄甘地說:「地球能滿足人類的需要,但滿足不了人類的貪婪。」有些未來學家認為,如果全世界都達到美國的生活水平,20個地球的資源都不夠。

現在中國有1億輛汽車,這已給交通造成了極大壓力,在許多城市,堵車成了家常便飯。假如中國達到美國的標準——平均每兩個人有一輛車,全中國要有7億輛車。試想:這會給交通帶來多大壓力?會消耗多少資源?會造成多大的污染?

三、尋求紮根於內心的財富

(一)內在的富足才會帶來幸福

我去過喜馬拉雅山麓的小國——不丹,印像當中,這個國家經濟並不發達,住房、交通條件都非常一般,可是因為人們內心很充實,沒有太多的貪慾,所以過得非常快樂。

與不丹人相比,我們有些人就不同了。由於所需太多,許多人日日夜夜都在苦干,忙得甚至跟家人說話的時間都沒有,更不用說閑下來享受生活了。結果,錢財倒是越來越多,可是內心卻越來越痛苦。

許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為什麼我總是得不到幸福?為什麼我總是痛苦不堪?原因非常簡單:一是心裡的慾望太大,二是所有的努力和奮鬥是為了自己。所以,如果這些人能放棄過多的慾望,從為自己奮鬥轉變為利益他人,幸福就會隨之而來。

我們看一個這方面的典範:美國有一位富勒先生,他從小有一個夢想——將來要賺到1000萬美元。為了實現這個夢想,富勒拚命工作,30歲時他已經賺到了100萬美元。可是這個時候,一系列問題出現了:由於過於勞累,他患上了心臟病,加之沒時間照顧家人,他的家庭也出現了危機。富勒逐漸意識到,在得到財富的同時,自己也失去了許多。

經過抉擇,富勒轉變了理念,原來他的目標是擁有1000萬美元,現在他的目標是為1000萬無家可歸者建設家園。從那以後,富勒放棄了自己的生意,投身於一項偉大的事業——「人類家園」。

漸漸地,他的努力得到了廣泛支持,美國前總統卡特也穿上工裝褲,到「人類家園」的工地參加義務勞動。目前,「人類家園」已建造了6萬多套房子,為超過30萬人提供了住房。以前,富勒是財富的奴僕,並差點被財富奪走家庭和健康。後來,富勒放棄了自我,為他人的福祉而工作,結果成了財富的主人,並且重獲健康和幸福。

所以,想獲得幸福的人,應該考慮向富勒先生學習。有些人可能想:「我先掙錢,等變成大富豪了,再回饋社會。」其實,捐多少錢是一回事,關鍵是要有饒益他人的善心。

現代人最缺的就是利他心。我們只需稍加觀察就會發現,現在的人普遍比較自私,從高高在上的官員,到身處社會底層者,人人都在為自己而奮鬥,整個社會充斥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的氛圍。要完全改變這種風氣,當然有一定困難,不過,我還是希望大家從自身做起,努力培養利他的善心。

(二)內在的富足才是富裕

人和人不盡相同:有些人外在富裕,內在貧窮;有些人外在貧窮,內在富裕;有些人外內都貧窮;有些人外內都富裕。嚴格來講,只有內在富足才算富,否則,即使家財萬貫,也只能算窮人。

佛經中有一個故事:

古印度有一位善生長者,他有一個價值連城的紫檀香寶盒。一天,善生長者宣佈:「我將把這個寶盒送給世上最窮的人。」聽到這個消息,貧人們紛紛前來索要寶盒。

可是善生長者對每個人都說:「你不是最窮的人。」

大家問:「到底誰是最貧窮的人?」

善生長者回答:「是波斯匿王。」

這話一傳十、十傳百,傳到了波斯匿王耳中。波斯匿王大怒,派兵把善生長者抓來,質問道:「看看我的倉庫,滿是金銀財寶,你為什麼說我是世上最窮的人?」

善生長者不慌不忙地說:「大王,雖然您的倉庫裡滿是金銀財寶,可是全國有這麼多窮人,您卻沒有幫助他們,所以,您的財富是沒有意義的。另一方面,在您的內心中,對財富始終沒有滿足感,這種心態跟乞丐又有什麼區別呢?」

聽了善生長者的話,波斯匿王覺得很有道理,於是下令打開國庫,向人民慷慨發放佈施。

從這個公案可知,如果一個人光是囤積錢財,沒有合理地運用錢財,內心始終慾壑難填,這種人哪怕再有錢,也是不折不扣的「窮光蛋」。

當今時代,這樣的「窮光蛋」大有人在。有些人在銀行裡有巨額存款,不僅自己舍不得用,也不願意給別人用,這樣的錢再多也沒有意義,最終只能便宜了銀行。

瑞士的銀行由於奉行嚴格的保密制度,所以吸納了來自全世界的資金,許多富人都以錢存在瑞士而感到放心。在這些存款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見不得人的秘密資金,如果儲戶生前沒來得及處理這些存款,死後這些錢就歸銀行了。前不久,我遇到一個新加坡人,他說新加坡正在傚彷瑞士,銀行也開始為儲戶嚴格保密,結果不費吹灰之力,世界各地的錢流就滾滾而來。

我不清楚在座各位的狀況,有些人也許非常富有,有些人也許並不富裕,但不管你屬於哪種人,都應該合理使用自己的錢財,除了維持日常生活,也要拿出一部分錢幫助他人,千萬不要成為只進不出的守財奴。

從因果的角度來說,幫助他人就是增上自身的福報。現在中國有一位叫曹德旺的慈善家,他是一個虔誠的佛教徒,他自稱深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截至目前,曹德旺在慈善方面的捐款累計已達15億元,隨著善法越做越大,他的福報越來越大,事業也隨之蒸蒸日上。

(三)應當尋求內在的富足

既然富足來自內心,因此,只要我們能調伏自心,對生活抱著隨緣的態度,不管有沒有豪宅、名車,總能擁有一份滿足感,讓自己活得輕鬆快樂。反之,倘若內心沒有調伏,就始終不會有幸福可言。

可能大家聽說過這樣一個公式:慾望-實力=痛苦程度。這個公式非常經典,可以想像,一個人如果自身條件有限,目標卻訂得高不可攀,非要賺到100萬、1000萬……必定會活得痛苦不堪。

說起調伏內心,就不得不涉及佛法。在佛法中,有許多調心的獨到竅訣,如果人們掌握了這些,就能撫平浮躁不安的心。

大家不要誤會,我並不是拉你們皈依佛教。信仰佛教當然很好,一個人若沒有佛法的正見,很可能無惡不作。不過,即便你不信仰佛教,佛法中也有很多值得學習的道理,比如,平等觀、慈悲觀、無常觀,等等。

有時候,看看佛法的觀點,再看看現代科學的觀點,我們不得不對佛法的智慧驚訝不已。上個世紀,愛因斯坦提出了「相對論」,顛覆了人們對宇宙的傳統看法,在科學界引起了巨大轟動。其實,如果將佛教的「緣起性空」和「相對論」比較一下,人們更會大吃一驚:原來,佛法對這個道理早有宣說!

在世人粗大的分別心面前,佛法的智慧顯得異常深邃。《金剛經》中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乍聽這種說法,許多人根本無法理解:「不可能吧,我正在真實地賺錢、生活,這一切怎麼會是夢呢?」然而,只要以佛法的智慧深入觀察,最終就會明白,自己執著的一切,名聲、財產、地位、感情,確確實實都是一場夢。

有了佛法的智慧,即便不談獲得解脫,對現實生活也很有用。以諸法如夢來說,如果我們經常思維:二十年前的一切,跟二十年前的夢有什麼區別;昨天發生的一切,跟昨晚的夢有什麼區別……時間長了,就能減輕執著、消除煩惱。

我一再地讚歎佛法,也並非「王婆賣瓜,自賣自誇」。佛教不需要我來打廣告,我只是希望大家對佛教有個正面了解。當今時代,人們對佛教存在太多誤解,各種媒體經常歪曲佛教的形象,將許多莫須有的丑聞栽到佛教徒頭上。我承認,佛教徒中有好有壞、有真有假,可是相比不學佛的人,佛教徒從總體上要好得多。不信的話,你們只要看看《高僧傳》,就會知道歷史上有多少偉大的佛教修行人。

四、獲得內在幸福的方法

佛法中有許多實用的道理,這些道理不要說全部用上,哪怕能用上一個,對人們的生活也有很大利益。下面,我就向大家介紹幾個提陞幸福的方法。

(一)淡化執著

佛教經常講,對任何事物,不論感情也好,財富也好,都不要太執著。越執著,就越痛苦,所以,大家要努力淡化執著,否則,即使你貴為國家主席,或者富為世界首富,也不一定幸福。

退一步講,假如你實在要執著,也不要為自己執著,而應該為眾生執著。為什麼呢?因為許多人的痛苦都源於對自我的執著,基本上沒有因國家、社會、眾生而痛苦過。不信的話,大家回想一下:在自己流過的眼淚中,有多少是為自己流的?多少是為他人流的?

(二)深觀無常

佛法認為,一切諸法都是無常的。如果對這個道理有深刻體悟,就能從痛苦的鐐銬中解脫出來,擁有輕鬆快樂的心境。

日本有一個叫堤義明的企業家,在鼎盛時期,他坐擁160億美元的龐大家產。1987年和1988年,堤義明兩度雄踞《福布斯》世界富豪榜首位。松下公司創始人松下幸之助讚歎他:「堤義明是集創業與守業於一身的第二代,他身上有帝王的獨特素質。」索尼公司創始人盛田昭夫也感嘆道:「既生瑜,何生亮?我的最大不幸,就是與堤義明生於同時代。」然而,世事無常,這個曾經的日本商界泰斗,後來因涉嫌做假賬和股票內線交易而被警方逮捕。當70多歲的堤義明站在法庭上接受審訊時,恐怕誰都無法理解他內心的痛苦。

大家設身處地想想:假如自己以前是世界首富,後來淪落到鋃鐺入獄的境地,這該是多麼無常!其實,這樣的無常隨時都可能發生。今天,你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人人都讚歎你、擁戴你,可是一夜之間,你也許就會淪為世上最可憐之人。

在現實生活中,類似的無常還有很多:

以前北大有一個部長的兒子,讀書時,他每天有奔馳車接送,同學們都非常羨慕。畢業後,他順利地踏上仕途。然而好景不長,他的父親因故倒台,他也隨之失去了高位,由於無法面對這種現實,最終他選擇了自殺。

另外,卡紮菲擔任利比亞總統長達42年,是阿拉伯國家執政時間最長的領導人。然而,這位阿拉伯世界的風雲人物,最終卻慘死在政敵手中。

還有,薩達姆執掌伊拉克政權24年,期間聚斂了巨額財富。據《福布斯》雜誌說,他的家產有20億美元,據哥倫比亞廣播公司的消息,他的資產共有100—200億美元。但到頭來,薩達姆卻被美國人送上了絞刑架,巨額財富也灰飛煙滅了。

所以,身處無常世間的我們,應該有強烈的無常感,不要總是天真地認為:「我不是好好的嗎?不是過得快快樂樂嗎?我肯定不會遇到不幸!」人生很難說,如果對未來沒有充分準備,當意料不到的局面突然出現時,那自己就「慘」了。

(三)培養善念

擁有一顆善良的心,是幸福的根本。佛經中對此有廣泛分析,我在道理上就不多說了,如果有時間,大家可以自行了解。

不過,在當今的大環境下,保有一顆善心並不容易。《左傳》云:「六鷁退飛過宋都」。意思是,六隻鳥在宋國首都上方倒退著飛。為什麼會這樣呢?原來,當時天上刮著大風,雖然鳥兒奮力振翅,還是被風吹了回去。這就是時下的社會現狀——有識之士雖然大力倡導道德,可是大眾的道德水準卻越來越下滑。看看現在的新聞,一會兒是毒奶粉事件,一會兒是地溝油真相,弄得社會大眾人心惶惶。究其根本,這些問題都是道德缺失造成的。

不過,大環境越是惡劣,我們越不能放棄對善的追求。如果忽視了這一點,也許你的物質條件越來越好,原來是20層的樓,後來是40層的樓,原來坐20萬元的車,以後坐80萬元的車,可是內心的快樂卻會越來越少。

說到這裡,我有這樣一種感覺:隨著經濟發展,現在的人越來越忙碌,也越來越沒有快樂了。二十多年前,中國人物質條件一般,卻有不少休閑時間。可現在,對大多數人來說,休閑已成了一種奢侈品。尤其是大城市的人,每天一早就開始奔波,直到深夜才拖著疲倦的身軀回家,累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一進屋就像尸體一樣倒在床上。到了第二天,又愁眉苦臉地離開家……

從這個角度來講,人生確實是苦的。佛經中對此說得很明白:「三界無安,猶如火宅。」在不懂佛法的人看來,佛教對人生的看法未免太消極了,他們會不服氣:「我過得那麼快樂,到處是燦爛的陽光,怎麼能說苦才是人生呢?」其實,這種爭辯只是未經詳察的說法,只要深入觀察,便不難發現生活的真實本質。

(四)知足少欲

從根本上講,幸福是內心的感受,因此,如果我們有了內在的滿足,就算物質條件再簡單,也會過得非常快樂。

愛因斯坦到萊頓大學執教時,對住處的要求是有牛奶、餅乾、水果,再加上一把小提琴、一張床、一張寫字檯和一把椅子。有了這些東西,他異常滿意地喊道:「人還需要什麼?」這就是智者的境界。

佛經中說:「知足之人,雖臥地上,猶為安樂。不知足者,雖處天堂,亦不稱意。」在現實中,這些情況比比皆是。我們可以看到:因為有知足心,有些人雖然身居陋室,享用粗茶淡飯,卻經常發出爽朗的笑聲;而有些人因為不知足,雖然物質條件已經非常好了,臉上卻難得見到一笑。

五、寄語:學習佛法是每個人的必需

亞里士多德說過:「任何事物的存在,都有四種不可缺少的因:質料因、形式因、動力因、目的因。」以一張桌子來說:它是木頭做的,這是質料因;以桌子的形式存在,這是形式因;依靠木匠而做,這叫做動力因;能起桌子的作用,這是目的因。

佛法存在於世已有數千年曆史,雖然歷經歲月的侵襲,可是佛法不但沒有被推翻,反而更加煥發出勃勃生機。在我看來,這也離不開四種因的作用:佛法的本質是慈悲、智慧和信心,是質料因;佛法以寺院、道場、出家人、經書等方式存在,是形式因;佛法是釋迦牟尼佛三轉法輪宣講的,是動力因;佛法能給一切眾生帶來安樂,是目的因。因此,佛法的存在和興盛並非偶然,而是有其深刻原因的。

所以,大家不要把佛法看得太簡單了,如果認為學佛就是剃光頭、披袈裟,躲在深山裡念阿彌陀佛,這種想法就太片面了。實際上,佛法是一種高級的教育。以我個人而言,接受佛法教育已經好多年了,但現在每天還在學習,乃至有生之年,我相信都會不斷地學下去。為什麼有這樣的勁頭呢?就是因為我深切地體會到:佛法太殊勝了,值得為它付出一切。

學習真理對每個人都很重要,假如停止了學習,思想就會停滯不前。有些人經常說:「我太忙了,沒時間學習佛法。」其實這是一種藉口,只要你想學,再忙也能抽出時間。魯迅就說:「哪裡有天才,我只是把別人喝咖啡的工夫都用在寫作上了。」我很喜歡這句話。只要少說些廢話,少做幾件無聊的事,少看幾部增長煩惱的電影、電視劇,肯定能空出時間學習佛法。

現在的社會誘惑力特別強,如果我們沒有一種自律,很容易被卷入世間的濁流,最後無力自拔。因此,希望大家杜絕散亂,努力學習有益身心的知識,不斷提陞智慧和品德。

當然,短短一個小時的講座,你們的觀念也不可能有徹底轉變,但只要自己的人生觀有點滴進步,這一個小時就有了意義;同樣,一堂講座下來,我們所處的環境也不可能完全改變,但只要自心有所淨化,按佛教的說法——「心淨則國土淨」,外面的世界就會變得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