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做大事,既要任勞更要能任怨

護眼色: 字體:粗體 作者:南懷瑾老師 發佈時間:2016-5-10 23:27:58 简体字 

想要做大事,既要任勞更要能任怨

最難的是「勞而不怨」。大家常說,做事要任怨,經驗告訴我們任勞易,任怨難,多做點事累一點沒有關係,做了事還挨罵,這就吃不消了。但做一件事,一做上就要準備挨罵,「勞而不怨」,我覺得難在任怨。

「尤人」,就是埋怨別人、諉過於人,反正是「我沒有錯」。古時平民文學中有一首詩說:「作天難作四月天,蠶要溫和麥要寒。行人望晴農望雨,採桑娘子望陰天。」像這樣,天作哪一種天才是好天呢?作天都難作,何況作人?

所以一個人為朋友效力,受人埋怨,是難免的。尤其領導的人,受人物議,更是必然。所以老子說:「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這句話,也就是包含了要我們傚法天地廣大包容的氣度。

要有寬大的胸襟,也就是所謂任勞任怨的氣度。任怨尤其難;當一個計劃、一個政策沒有實施以前,如有人罵你混蛋時,只好低下頭讓他叫罵,等做出成果再說。當然,真做成混蛋就要命了。

開創事業的人,好的要,壞的也要,而且要準備接受壞的,天下好的名聲固然好,有時候為了成功一件事業,往往要擔負很多壞名聲,其實很冤枉。但是能夠挑得起來,就很難了。這種做法,比潔身自好還更難。

所以我們常常感到任勞任怨難,尤其當主管的人更是如此。創業的人,第一個修養要能夠任怨,但不是手段,要是一種德行才行。

例如舜在沒有接位以前,輔助堯管理全國的政事,已有二十八年的行政經驗,這是一般人辦不到的。有人或者會認為,一個人當二十八年宰相,非常簡單,沒有什麼了不起,哪有當不下來的?

其實,這種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事,還真難做。難在上面有錯誤,全要自己承擔;自己做得好,功勞又要歸於上面,而好處是全國老百姓的。任勞已經很難了,上面有過錯,下面也有過錯,都要自己去承當;任怨更難,上下的埋怨,也集中到自己的身上來,而且自己不能有怨。這是非常難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得到的。

所以我們不妨把三千年來,歷朝的宰相統計一下,其中最好的宰相,做了多少年,當時國家的政治又如何。如此一來,就會知道孟子讚歎「舜相堯,二十有八載,非人之所能為也,天也」的道理。

平日讀書,像讀到這樣一句,然後再去聯想、觀察歷史上的事蹟,才能把這句經書讀通,才能「不以文害辭,不以辭害志」,可以「意逆志」而有所得了。不然的話,看了這種書,就覺得沒有多大道理,甚至還會認為,如果自己能當二十八年宰相,那可是高興死了。

《易經》也講到這個道理,以乾卦代表國家元首,以坤卦代表相;坤主順,而順是最難的。所謂順,並不是只接受上面的意見,而是要上下平順,下情要上達,上面的主意,要向下貫徹,才是完整的順。所以孟子極力嘆舜,認為他是非常難得的。

一個人任勞還容易,能任怨就很難了。歷史上做大事的人都是能任勞,還更能任怨,甚至要任天下之怨而不悔。好多人物真把冤枉都帶進棺材,歷史對他們是很不公平的。

慈悲行願是很痛苦的,發心做好事,要先準備挨罵,事情做好了,人家還誹謗你,說你是為了名為了利,你聽到這些,心裡要像吃冰糖一樣的舒服,管你怎麼誤會都可以,我都不在乎。

我們常說任勞任怨,任勞容易,任怨則難,請你幫忙勞苦一天,累死了都願意,假如你聽到說這件事就是你幫忙幫壞了,這下子你受不了了,老子非揍你不可。任勞容易任怨難,行菩薩道要任勞任怨。

學佛容易行願難,悟了道以後,要去修行,所謂修行是修正自己的行為,從內在起心動念的心行,到外在的行為。所謂發起慈悲心,必須要實際做到,天天坐在家裡的佛堂裡講慈悲,你慈悲了誰?那是人家慈悲了你。

大菩薩的入世修行才難,你要在人世間做個賢妻良母或者是做個盡責的好父親好丈夫,這就不容易了。這是擔負妻子兒女的痛苦,而且要咬緊牙根有苦都不說,一切如夢如幻,於此痛苦中,一心清淨,不起惡念,處處利他利人,這才是真修行。

行菩薩道要具備大願力,普賢菩薩在佛法中代表行願。那麼,普賢菩薩何以能夠做到?因為他曉得埋怨也好,恭敬也好,一切如夢如幻。他不受騙,罵我,誤會我,我不生氣;讚美我,恭敬我,我也不會高興,這些都如夢如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