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死求法心不悔

佛陀涅槃百年後,當時的印度由強盛的孔雀王朝阿育王所統治,阿育王初聞佛法,就對佛教非常崇信,數次延請比丘到王宮接受供養,並為大眾開示說法。由於印度男尊女卑的風俗,阿育王特地施設帳幕遮圍,讓後宮的王妃嬪女們也能隨眾聽法。

當時大部分的婦人多貪著、沉溺世樂,不知出離,因此,比丘們常為她們開示布施、持戒的功德。後宮婦女中,有一位藝妓宿世善根深厚,聞法心切,不顧違犯王法的死罪,撥開帳幕,來到比丘說法之處,恭敬頂禮後向比丘問言:‘佛所說的法除了布施、持戒之法?還有沒有其他的法呢?’

比丘回答:‘我不知道聞法的婦女中有像你這樣上根利器的人,所以才只說布施、持戒之法。如果你還想聽更多深妙之法,我當為你宣說、開示!’於是比丘接著為此婦人開示:‘世間一切未曾得聞之法,即是佛所說的四諦。’隨後,比丘為此女分別演說‘苦、集、滅、道’的道理。此女善根深厚,聞法當下漏盡煩惱,證得須陀洹果,並說:‘雖然我違反了王法,將受到懲罰、失去生命,但我已得到了甚深的佛法大義!’隨即說偈:

‘聞說四真諦,法眼淨無垢,

 以此危脆命,貿佛法堅命。

 假設於人王,今來害我者,

 我以得慧命,終無悔恨心。’

當時,後宮婦女們看到此女甘心冒犯王法,撥開帳幕直接向比丘詢問法義,都心懷恐懼,擔心被波及。藝妓見事態如此,就手持白刃來到阿育王面前,五體投地伏首認罪,說:‘大王啊!您所製定的王法非常嚴峻,無人膽敢違犯,但我為了聽聞佛法,冒犯了王法,應當接受懲罰。我之所以這麼做,實在是因為渴望聽法,沒有得到大王您的允許,就冒然到比丘前;就好比在炎熱的春天,有一隻口渴如焚的牛只,為了求得一口水,不避主人皮杖鞭打之苦,狂奔到清泉溪流中,喝到清涼甘泉之後,才肯回到原處。’

‘大王!您應當知道,佛法難遇難聞,正如世間難得一見的優曇花。佛陀真正是三界的大救濟者,我今能聽聞佛所說種種希有微妙之法,怎能不歡喜踴躍呢?佛所說的法,實是世間之明燈、滅除煩惱之鼓聲、得度天人之橋津。我今聽聞法要,解脫煩惱,猶如獲聞令人歡喜解脫之鈴聲。佛於往昔無數劫中,為眾生修種種苦行,不惜生命,勤求無上道,曾捨身投岩餵虎、鴿肉餵鷹,履踐菩薩行。成道後,更為眾生演說無上大法,實是難得聽聞,我今既得值遇,怎能不把握此殊勝因緣呢?’

‘大王!這個色身猶如水中的聚沫,受想行識又如芭蕉與陽焰,地水火風四大猶如毒蛇纏繞,如今能遇此殊勝難得的法筵,我又何須珍惜此一穢身,而不聽法呢?更何況這四大假合、危脆之身,雖能在來去坐臥、進止顧盼、言語舉止之間,流露種種威儀,其實不久都會散壞,猶如夢幻泡影,實非眾生真實之身,只因眾生迷惑顛倒執著,當作眾生身想,一旦死亡了,這色身就會被捨棄於墳冢之間,日日被烏鳥啖食,猶如泥人遇水浸漬而腐敗啊!’

聽了藝妓所說的這番話,阿育王感到十分驚異,便問她:‘你至心聽聞法要後,有何證悟?’此女回答:‘大王!實不相瞞,我已證得須陀洹果,漏盡煩惱諸惑,不再造墮三塗餓道之惡因,斷除六十二邪見,遠離三塗惡道,趣向解脫涅槃;我今了知六根、六塵、十二入、十八界皆是幻化,觀此色身猶如四大毒蛇纏繞之篋囊,而五蘊、五欲、六根、六塵,正如持刀之賊、怨親、村賊,令我們陷入慾望的愛河,沉淪三界不得出離。我今既已如是知,唯求解脫安隱涅槃之處,終不再受繫縛!’

阿育王聽完這段話,對於殊勝的佛法,倍增無上敬信,感慨著說:‘哎!佛法是大雄大力的世尊厭離生死之道,只要具足信心、歸投趣向三寶者,皆蒙解脫。何以知之?智慧淺薄的女人都能解悟真理,只因佛法超過外道六師啊!如今,我將歸依阿耨多羅調御丈夫,祈願救一切眾生之大悲世尊,廣開甘露法門,令一切男女長幼皆共修行。’

接著,阿育王讚歎佛法之殊勝:‘即使是多智者,亦須因敬信心方得悟解。釋迦牟尼佛所說甚深法義,能令聞者極生欣樂,攝心專念,令不放逸。佛陀不是為了辯論或摧滅外道而開示法要,但其教法卻能令一切邪說不攻自破。

佛陀從未讚譽自己所說之法,卻自然而然名滿天下;佛陀雖然讚歎種種功德,卻不曾稱譽自己的功德。佛陀雖具無量威德,卻湛然而寂滅,即使具足一切種智,卻從不自恃高慢。所有作為雖然勇健威猛,卻又善於調順,能夠遠離高慢而不鄙劣。佛陀所說之法長久流布,無能譏嫌呵責,即使有種種高下差別,彼此之間卻不相妨礙。

言說雖然豐廣,卻無有令人厭患之處,也沒有人能真正說其過失。佛陀所說之法於世間中闡揚出世之理,透過文字般若流布世間。此殊勝難得之法,不僅常住於世並能與時俱進,如是微妙之理,無人不合掌禮敬,讚歎世尊是善於究竟妙論的大獅王。就像春夏時節,無論是陰或晴,都利於萬物生長,佛陀的開示亦復如是,普利一切眾生,能去除種種疑惑,也能對治煩惱惡行,不僅能令眾生脫離輪迴之苦,且能至究竟涅槃。能令被喜悲、驚怖等所困之眾生稱心舒暢,法喜充滿。’

‘譬如海水,無論是中間、周邊,味道都是一樣的;佛法也是如此,不論是初、中、後語都能饒益有情,令聞者皆得清淨。具有智慧的人聽聞佛法,即能感到滿足,不再好樂外道典籍。佛所說法,即使具足言辭才辯,也不因此矜高自誇。’

一切說法中,佛為最勝,其所說理,圓滿究竟。世間愚闇之人,若能以佛法為炬,必能入於真諦之處,就像回到自己家中一樣。今日得以迎請佛的弟子前來開示佛法,對其所宣說之佛法深信不疑,從今日起,也將請比丘經常入宮說法,能令女子的心得以寂靜、趣向解脫,因此,大眾應當經常聆聽如是甚深之法!’

典故摘自:《大莊嚴論經·卷五(三○)》

省思:

佛法難聞,從敬信中得。釋尊捨家求道,徹見本心,以其所證悟之真理,大轉法-輪;迦葉尊者率五百大阿羅漢結集經典,乃至歷代祖師發利益眾生之悲願,祖祖相傳,方使佛法傳演至今。

佛法難聞,今已聞。吾人於誦經、聞法之際,當生起希有珍重之感恩心,以敬信心聽聞佛法、實踐佛法,能令身口意三業皆得清淨。若能如是,則誦經聞法、語默動靜皆是修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