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慾招病 斷欲解病

從前,有個翰林名叫鄺子元,患有嚴重的心疾。每逢毛病發作的時候,他總是昏昏沉沉,胡言亂語,好像在做夢一樣。

由於有這個毛病,鄺子元背上了沉重的思想包袱,心情越來越壓抑。後來,有人向他推薦說:「真空寺有位善於醫治心疾的老僧,醫術精湛,你不妨請他看看。」

鄺子元接受了這個建議,專程到真空寺去求醫。

老僧聽他說完病狀,就分析道:「施主的病起源於煩惱。有了煩惱,便會產生妄想。妄想是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東西,生得突然,滅也突然,禪家稱之為‘覺心’。古人說過:‘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假如你能把妄念驅除乾淨,讓心裡潔淨得像虛空一樣,煩惱又到哪裡去落腳呢?」

鄺子元連連點頭,覺得老僧說得很有道理。

老僧又繼續說道:「你的病根乃是水火不交。得這種病的人,通常都是白天沉迷美色,禪家稱之為‘外感之欲’;夜裡思念美色,禪家稱之為‘內生之欲’。不管是外感之欲還是內生之欲,只要讓這兩種慾念綢繆染著,就會很快地耗盡人體之精。如果你能與美色一刀兩斷,腎水自然會逐漸自升,上交於心。此外,還有兩種障礙需要克服:一是讀書寫作太投入,以至於廢寢忘食,禪家稱之為‘理障’;二是日常事務太繁忙,以至于思緒紛亂,禪家稱之為‘事障’。」

聽到這裡,鄺子元忍不住問道:「請教師父,讀書寫作是我的興趣愛好,日常事務是我的工作職責。如果這兩樣算是‘障礙’的話,我怎麼去克服呢?」

老僧解釋道:「這兩樣雖然不是人欲,但也會損及性靈,所以也是障礙,必須克服。當然,不是叫你不要讀書寫作,也不是叫你不管日常事務;而是合理調整,適可而止,見好就收。這樣心平氣和下來,心火不上炎而下交於腎水,腎水復升騰而上交於心火,從而形成一種水火既濟之象——你的心疾也就痊癒了。」

鄺子元聽了老僧一席話,得益匪淺,連聲稱謝,作揖告辭。

老僧將鄺子元送出山門,分手時,又送他一句話:「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鄺子元本是個聰明人,過去一直被欲、障所迷,心竅堵塞,現在被老僧用話頭一點撥,便豁然。回家後,鄺子元遵照老僧所囑,獨居一室,掃空萬緣,靜坐了一個多月,心疾不治而愈,而且再也沒有復發過。

俗話說:「心病還須心藥醫」。真空寺老僧治療鄺子元的心疾,用的就是「心藥」——一種心理治療方法。他找出了病根,分析了得病的原因,指出了病癥的危害,提出了治療方案。從頭至尾,都是佛理與醫理的結合,可謂是「三句不離本行」。他的話句句在理,說得病家心服口服,照他的話去做,心疾就痊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