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朵可以辨別是人還是鬼的紅花

如滿禪師的王姓朋友逝世了,他就去為朋友誦經超度。一年之後,他前往揚州的途中,卻遇到了這位朋友,如滿禪師驚詫萬分地問道:「咦!你不是早已死了嗎?怎麼還在這裡行走呢?」

王姓朋友趕快阻止禪師說:「噓!不要喧嚷,我們到山谷再細談吧!」

到深山幽谷裡,王姓朋友才說道:「禪師!坦白告訴你,我現在是鬼不是人,由於我過去在人間沒有做過什麼壞事,並且富有正義感,為人有俠氣,再加上你的法力超度,因此閻王老爺派給我巡察鬼的差使。」

「哦!那麼你這個巡察鬼都做些什麼事呢?」

「人間如果有貪官污吏、奸商巨賈,我就把他們的罪行一一詳記下來;不管什麼大斗小秤、殺盜婬掠的勾當,我都要一五一十報告閻君,總有一天,叫他們有債還債,殺人償命,接受果報懲罰。」

王姓朋友說完之後,並且從懷中掏出一朵紅色的鮮花,送給如滿禪師,感謝他昔日超度救拔的恩澤。禪師看了,連忙婉拒說:「我是個和尚,要你這朵花做什麼呢?」

「這朵花不同於一般的花,你拿在手上,可以辨別什麼是人,什麼是鬼?」

「手中拿這朵花,我又如何去知道誰是人,誰是鬼呢?」

「只要你拿著這朵花在街上走,如果是正人君子,瞧也不瞧花一眼。相反地,鬼就會目不轉睛地盯著這朵花,假如對方看了花就搔首弄姿的,就可以了解這是個虛榮鬼。假如對方不但看花,並且還注視著人的,那一定是個好色鬼。如果看到了花,又看看自己,可以判斷這個是貪心鬼。如果看了花,然後直搓雙手的,那絕對是個佔便宜鬼了。」

禪師和朋友互道珍重之後,手中拿著花走在大街上,對面來了一個人,昂首闊步地擦身而過,目不斜視,如如不動不瞧花一眼。

「嗯!這是個正人君子。」

再走幾步,碰到一位穿著入時,打扮得珠光寶氣的女子,直往花兒瞧。

「哎呀!這是個虛榮鬼。」

走了一段,迎面走來一位衣冠楚楚的翩翩公子,不但看花,還死盯著禪師瞧,失望地說:「唉!是個老和尚。」「哼!原來是個好色鬼。」禪師不悅地喃喃自語。

繼續走了沒多久,看到一個人一會兒看看花,一會兒看看自己。

「喔!是個貪心鬼。」如滿禪師拐了個彎,走上了另一條街道,一個人從老遠看到了禪師的紅花,就直接搓著雙手不放。「哈!碰到了個佔便宜鬼。原來這朵花有這麼深意的暗示啊!」

禪師一邊想,一邊走著,不久就回到了寺門口。心想這朵花不適合帶到寺裡去,隨手往身後一丟,一腳正要跨進寺裡的時候,忽然聽到後面有吵鬧的聲音,回頭一看,原來剛才在路上遇到的鬼魅都跟來了,你搶我奪的,爭著搶那朵被丟棄在地上的紅花。最後其中的一個鬼,終於搶到了那一朵花,仔細一看,這哪裡是美麗的花朵,只不過是一根死人的臭骨頭而已。

在這個花花世界上,有時候我們費盡心機,用盡手段,努力去爭取而來的名利富貴,到頭來所得到的又是什麼呢?所留下的又是什麼呢?還不是黃土一杯、朽骨一堆。古德說:‘今日不知明日事,那有工夫計是非。’

人生應該爭的不是浮華不實的鮮花,而是血汗所凝成的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