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知因果才能獲得大吉祥

有種子為因,就會有果報,不是吉祥之力使然,因此不應該執著吉祥之相。

《大莊嚴論經》中馬鳴菩薩提到,過去我曾經聽聞,有一位比丘到居士家,當時這位居士正嚼著楊柳枝漱口,又拿著牛黃塗在額頭,將吹貝戴在頭頂,高高舉起握著毗勒果的手,放在額頭上表達恭敬。比丘見到這個情景,便問這名居士:「是什麼樣的理由讓你這麼做?」

居士回答:「我在做吉祥之相的妝扮。」

比丘問道:「你妝扮吉祥之相,有什麼樣的福報和好處?」

居士回答:「有很大的功德,您現在可以試試看!聽說吉祥之相,能讓應該死的人不死,應受鞭打繫縛的人,可以獲得解脫。」

比丘微笑說道:「如果吉祥之相真的可帶來這樣的福報和好處,實在是極大的善事!但是,這樣的吉祥之相是基於什麼樣的緣由,又是從何處得知?」

居士回答:「這個牛黃出自於牛的心肺之間。」

比丘問道:「如果牛黃真的能帶來吉祥之事,為什麼這頭牛被人用繩子穿過鼻子綁著去耕田,並被人乘騎,承受種種鞭撻錐刺之苦,即使飢渴疲累,卻仍然必須不斷地耕種不能休息?」

居士回答:「確實如此。」

比丘問道:「那頭牛有牛黃尚且無法自救,依然必須承受這些苦難,如何能夠讓你獲得吉祥?」隨即說偈:

「牛黃全在心,不能自救護,況汝磨少許,以塗額皮上,

云何能擁護?汝宜善觀察。」

當時這名居士思惟很久,沉默無法回應。

比丘又問:「這個東西名稱為何?白的像雪團一般,要以水浸泡,才能吹出聲音。是從哪裡得到的?」

居士回答:「這個東西稱為貝殼,從大海獲得。」

比丘問:「你是說這個貝殼,是從大海中取得,放置於陸地上,歷經長時間太陽曝曬之苦,最後才死亡嗎?」

居士回答:「確實如此。」

比丘告訴居士:「這個貝殼不吉祥。」並且立即說偈:

「彼蟲貝俱生,晝夜在貝中,及其蟲死時,貝不能救護,

況今汝暫捉,而能為吉事?善哉如此事,汝今應分別,

汝今何故爾,行於癡道路?」

此時,居士低著頭默然思考,無法回答。比丘心想:「這位居士似乎想從我說的道理中,有所領悟,我現在應該問問他。」

比丘問這名居士:「世間人取名為歡喜丸,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居士回答:「就是毗勒果。」

比丘告訴居士:「毗勒果是長在樹上的果實,人們採收時,會以石頭敲打,讓果實連同樹枝一起掉落在地上。因此為了取得毗勒果,讓這棵樹及枝葉同時毀壞,掉落地面,是這樣子嗎?」

居士回答:「的確是如此。」

比丘對居士說道:「如果事實真是如此,你怎麼可能因為握著毗勒果,卻奢望獲得吉祥?」比丘隨即說偈:

「此果依樹生,不能自全護,有人撲取時,枝葉隨殞落,

又採用作薪,干則用然火。彼不能自救,云何能護汝?」

當時,這位居士面對比丘提出的所有問題,都無法回應。於是,稟白比丘:「大德!如您剛才所說,確實都沒有吉祥之相。我心中有諸多疑惑,願比丘為我一一解說。」

比丘回答道:「一切世間所有見解,都有它發生的因緣本末。」並且立刻說明:「過去初劫的時候,一切眾生都是離欲的,後來貪慾享樂的事興起,人們為了離欲,就進入深林中。但其中喜歡欲樂的,就又返家,並宣說道:‘無慾、無妻子的人,無法生到天上。’由於很多人這麼說,就誤以為這種說法是真的,也因為相信這些話,盲目地追求、迎娶妻婦。欲樂之事愈來愈普遍後,大家相互影響,開始妝扮自己,更互相說謊惑亂,於是逐漸生起憍慢之心。

而憍慢心強烈的人,為了合理自己妝扮自身的行為,因此偽造了這本吉書。每當被他人譏笑呵責說:‘為何要像婦女一樣,這樣妝扮自己?’這些人就謊稱:‘我是為了能夠帶來吉祥之事,不是為妝扮自己,而牛黃、螺貝、毗勒果等,都是莊嚴的器具。’因為這個緣故,吉祥事的說法便逐漸擴大。所有的一切起因,都是為了追求妻婦而做種種裝飾,憍慢沒有智慧之人,就以為這一切真的是吉祥之事。」

此時,居士聽聞比丘的說明之後,大為感動,便說道:「人應當親近善友,讚歎殊勝的大丈夫;因為殊勝的大丈夫,善能分別好壞,因此在世界中應當柔軟和順。佛所說的話都是真實的,不求於長處或短處,也不心存勝負,所說的法都是有因有緣,事事都有它的緣起。我現在也了解了,福業都是吉祥,惡業中沒有吉祥事,所有吉祥與不吉祥的事,都從因緣果報而生。」

這時,比丘讚歎居士:「很好!很好!你是善丈夫,你善能知曉正道啊!」並且提到:「世間一切諸法,都是從業緣而有。所以有智慧的人,都應當遠離惡業,遠離邪惡才能獲得吉祥,精勤修行善業,就像是種田的農夫,把種子放置在良好肥沃的土地上,如果能不種下惡的種子,便能獲得良善的果報,這才是真正的吉祥。」

為什麼我要說這件事呢?大眾應當精勤聽聞佛陀所說的法要,因為聽經聞法,才能滅除愚癡,讓這念心能夠真正分辨是非善惡。

典故摘自:《大莊嚴論經·卷第十·六○》

省思:

愚癡之人為滿足私慾,妄編理由,錯謬因果,甚而「一盲引眾盲,相偕入火坑。」智慧暗鈍的少智之人,無法分辨是非善惡,以訛傳訛,本想求得吉祥,反而招致災禍,甚至造作惡業。

今日我們得聞正法,應當把握因緣,精進用功,以佛法的真理,除去無明煩惱,這念心清楚明白、如如不動,讓本具的清淨智慧時時現前,就是真正最大的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