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過去業緣,未能見佛莊嚴相

昔時,釋迦佛出現於世,為父王及大眾宣說觀佛三昧法門。佛相好莊嚴,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身相金色,普放光明。當時在會有五百位釋迦族人,因為過去業緣,所見為一暗灰、羸瘦的婆羅門,未能見佛莊嚴身相,因而號啕大哭,狂亂地自拔頭髮,撲倒在地,口鼻淌血。

佛見族人如此,安慰道:「你們莫再號哭!我告訴你們得此業報的因緣──過去世,毗婆屍佛入涅槃後的像法時期,有一位日月德長者,長者有五百個兒子,個個聰明多智,博通世間經籍。日月德長者信奉三寶,常向兒子們講說佛法大義,但是兒子們卻始終固守邪見,不願信奉佛法。

後來,五百子同時身患重病,長者來到兒子們面前,垂淚說道:‘你們過去一直被邪見蒙蔽,不信樂佛法,現在正被無常利刀切割,命在須臾,有什麼可作為依怙?現在你們就誠心稱念毗婆屍佛的聖號吧。’兒子們聽聞父親所言,即依父所教,虔誠稱念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稱念完畢旋即命終。

由於至誠念佛的功德力,五百子得以投生於四天王天;天壽盡,因往昔邪見,還墮地獄,遭獄卒羅剎以熱鐵叉刺眼,受此苦時,憶起過去父親所教導,於是至心稱念‘南無佛’,以此念佛功德,得以出離地獄,投生人道,雖得為人,但貧窮下賤;後來,得以值遇式棄佛出世,但只聞佛名,無緣見佛,乃至毘舍浮佛、拘留孫佛、拘那含牟尼佛、迦攝波佛等佛次第出現於世,也都只能聽聞佛名,無法親見。這五百子由於過去曾聽聞六佛之聖號,所以今世得與我同為釋迦族。」

佛告訴此五百族人:「佛身相端嚴,如閻浮金般光明晃耀,而你們所見卻是灰黑瘦弱的婆羅門,這是因為往昔輕慢、譭謗佛,堅持邪見而招致的深重業障。你們現在可稱念過去佛名、亦稱我名、彌勒佛名,及你們父親名字,稱念後即作禮,並於大德僧眾前,五體投地頂禮,發露懺悔過去邪見之罪。」

五百位釋迦族人依佛所教,至誠懺悔,懺悔完畢,宿殃消散,三業清淨,即見佛金色身,巍巍堂堂如須彌山,具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無量。見佛莊嚴相好的五百釋迦族人非常歡喜,當下證得須陀洹果,並求隨佛出家修行;出家後,精進修道,漸次證得阿羅漢果,具三明六通、八解脫。

佛告訴比丘們:「我滅度後,若稱我名及諸佛名號,所獲福報無量無邊。」

佛接著說道:「阿難!汝觀佛於路上行走時,能使大地平坦,高凸與低凹之處都自然平整,佛走過後,大地即恢復原來相狀;佛行走於路上,路旁所有林木皆向佛傾側,這是樹神現身,向佛躬身禮敬,佛走過後,林木即恢復原來相狀;佛所行之處,所有丘陵、高低不平之處、土堆,以及地上的污穢不淨物、瓦礫、荊棘等,都會自然消失,地面清潔,並有種種香花鋪地,異香芬芳;當佛輕踏於田間小路,無情的土地、草木,尚且向佛傾側以示恭迎,更何況是有情眾生。

為何會如此?這是因為佛在因地修菩薩道時,對一切有情眾生,不起傲慢心,謙遜有禮,令心生歡喜,以此善業,圓成佛道後,一切有情、非有情等眾,於佛行走於路上時,皆向佛傾側,低頭禮敬。又,往昔我曾以廣大資產,淨心奉施十方眾僧,以此因緣,而今成就佛果,所到之處皆平廣、莊嚴、潔淨。

又,往昔與諸位聖賢一同修道時,皆樂於將路面整平、灑掃潔淨,並提供裝飾完善的房舍及備齊日用所需,於一切時,皆樂求佛道、利益安樂一切眾生,以此因緣,今成就佛果,所到之處,自然清淨。

又,須彌山高廣八萬四千由旬,其在大海水面之下,亦是等量的高廣;鐵圍山高十二萬八千由旬,堅若金剛,不可破壞,而當佛入涅槃時,高廣之須彌山、堅若金剛之鐵圍山,亦都傾側向佛作禮。沒有知佛入滅而不傾側作禮者。

佛心清淨,離一切垢染,所行之處,佛足無污,且不傷蟲蟻。佛不著履,有三緣由:一是令修行人少欲知足,二是現足下千輻輪相,三是令見者心生歡喜。佛行步時,足離地面四寸,有三原因:一是悲愍地面蟲蟻,二是愛護地面新生小草,三是顯現佛神足。

諸位比丘們,應依佛所教,精進修行,以滅除諸苦。」

典故摘自:《菩薩本生鬘論·卷第四·稱念三寶功德緣起第十二》

省思:

公案中的五百位釋迦族人,由於過去邪見,譭謗佛法之罪業,無能得見佛莊嚴身相,佛為說過去因緣,並教令彼等念佛、禮佛、至誠懺悔,而得消除宿殃,乃至隨佛出家修道,成就羅漢聖果。《十住毗婆沙論》云:「於諸福德中,懺悔福德最大,除業障罪故。」若能時時返照三業,覺察有過,即真心懺悔,進一步改往修來,發菩提心,精進行道,終能成就菩提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