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觀人間片段,以小見大,說浮生,道世情,情到深處有大悲。

中古世紀的時候,印度有一位國王,因為長得實在太矮,每當站在臣民們的面前時,就不禁為自己的矮小而感到沮喪。

後來,矮國王命人將王座加高,這樣一來,只要他一坐上王座,臣民們一跪,那他就高高在上了。但這畢竟不是根本之道,總不能一輩子都不下王座吧!因此,矮國王終日煩惱不已,日不能食、夜不能眠。

終於在一次慶典裡,矮國王召集了國內所有的智者,命令他們想辦法在一個月內將自己變成全國長得最高的人,誰若能辦到,矮國王願相贈一半的財富與他。

於是,智者們輪番上陣,有的精心研究調配快速增高的藥食,但難吃得令矮國王餐餐作嘔。有的排定運動的功課表,跳高、伸展、吊掛、跑步,讓矮國王累如牛喘,惡夢連連。更有的乾脆土法上馬,製造特殊的器材,沒事就幫矮國王拉筋拔骨,痛得矮國王哀聲不斷,緊急叫停。

增高法競賽停了,矮國王長高了嗎?量一量,有效!的確長高了,經過數月痛苦的折磨,終於長高了一公分。

矮國王生氣了,他眼中噴著怒火向智者們說:「我再給你們一個月的時間想辦法幫我長高,代價除了可以分得我一半的財富之外,還可以得到統治國家一半的權力。但是,這次不比上次,沒有在時間內辦到的人,一律砍頭;而且,不准再用同樣的方法,不能碰觸到我的身體,更不能讓我有任何的改變。」

這下慘了,代價雖高,但要求更苛。不要說是讓一名四十歲的成年人在一個月內長高不可能辦到,即使是正在發育的幼童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呀!更何況,還不能讓國王有任何的改變,這恐怕是連神仙也無能為力吧!

眼看日子一天天的過去,矮國王仍然保持原狀,由於長期的躁鬱,使得他看起來更形萎縮了。而所有的智者,想白了頭也毫無所獲,急得像是剛放進沸水中的活魚,離死不遠了。

就在限期屆滿的前一天,一名智者因為患了風濕癥,雙腿酸痛不能站立行走,只能用跪行的方式代步。他忽然靈機一動,趕忙聯絡眾大臣,並出動士兵,假借國王的名義向全國下達了一道荒謬的命令。隔天,矮國王一起床,立刻就召見智者,併命劊子手候令,準備在智者黔驢技窮的時候一消心頭之氣。「怎麼樣啦?一個月的限期已經到了,本王還沒有長高,你們準備領死了嗎?」矮國王說。

那名想到辦法的智者跪行著進前回答:「我最高的國王啊!臣辦到了,您難道不覺得現在的您,已經是全國最高的人了嗎?如果您還不相信,請您到國內四處巡視,如果發現國內尚有任何一個人比您還高,那就請砍掉臣的頭,臣絕對不敢有半句怨言!」

隨即,國王半信半疑的在眾智者的陪伴之下,到國內各個角落查證。果然沒發現有任何人比國王還高。

原來,智者假借國王的那道命令是:「自明晨太陽升起,全國人民一律不准站立,全部用雙膝跪行代雙足走路,另外還要穿上寬大斗篷裙以遮腿部屈彎的下半肢,看起來必須是天生矮小的樣子。違者,盡誅全家。」

尤有甚者,他們還將那些即使跪下來比國王高的人逐出國外,永遠不准其返回國內。真是為達目的無所不用其極。

經過數天,原本還放心不下的矮國王,始終找不到有人比他還高,總算吃下定心丸,昂首挺胸起來,露出久違了的開懷笑顏。但也因為如此,一股仇視的民怨,也在斗篷裙下暗暗的醞釀。

半年後,這件事情被一位長年隱居深山的修行者聽到了,決定甘冒被砍頭的危險,去點醒矮國王,解脫人民被虐待的苦楚。

修行者先是將自己裝扮成普通人一樣,然後向皇宮的守衛佯稱有寶物要親自呈獻給國王。當他見到矮國王的時候,他說:

「噢!我最敬愛的國王,我這個布包裡有一顆世上最珍貴的石頭,它的價值足以抵得上十個國家的財富。今天我要將它奉獻給您。不過,在我打開布包之前,請國王借給我一件也是您財富中最珍貴的東西,讓我加以比較,國王就能相信我所言不假。」

於是,矮國王就將他嵌在皇冠上的珍珠摘了下來,並叮囑修行者要好好捧著,不得有任何損傷。

修行者一手拿著珍珠,一手緩緩地將布包打開。布包裡裹著的竟是一顆再普通不過的大石頭。

「騙子!騙子!這明明是一顆爛石頭,你卻騙本王說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你分明是找死!」矮國王下令武士將修行者處死。

「啊!我最有智慧的國王啊!如果欺騙國王的人都死,那豈不是要殺掉全國的人民!」修行者說罷,立即站起身來,高過國王一個頭還多。並且要國王檢查皇宮內所有人穿的斗篷裙下的秘密。

矮國王瞬時愣住了,原來自始至終完全沒有改變這一生注定矮小的事實。

修行者看機不可失,接著說:「其實,我並沒有欺騙國王,這顆石頭在國王看來也許毫無價值可言,但它卻是我在深山裡修行了二十年的朋友。對我來說,它的珍貴就如同國王珍珠是一樣的!如果今天沒有珍珠的存在,沒有任何東西可以與這顆石頭比較的話,那我說這顆石頭是世界上最珍貴的寶物又有什麼錯呢?」矮國王保持沉默,但微微點頭認同修行者的觀點。

「國王您就像是一顆石頭一樣,雖然形體比珍珠大,其價值卻是永遠也不及珍珠的萬分之一!依您的智慧,怎麼會捨珍珠而甘願作石頭呢?您要知道,在這個國家裡,您就是最高的人,其他人即使長得高,見到您也一樣要跪在您的膝下,不是嗎?您應該要真實的您自己才是啊!」

修行者的一番話,終於使得矮國王大夢初醒、後悔不迭。不僅下令全國人民回復原狀,更實施全面大減稅,以補償人民因自己一時糊塗所遭受到的非人對待。

當國王再度出巡,他看見全國人民跪在街道的兩旁高呼著:「偉大的國王,崇高的國王,國王萬歲!」的時候,不禁為找回自己而流下了欣喜的眼淚。

世上的每一個人,其實都是一顆最寶貴的珍珠,可是,當有人變成鑽石,並有越來多的聲音說,鑽石才最寶貴的時候,人就開始對珍珠的價值產生懷疑,甚至拋棄珍珠的地位,進而追求與模仿鑽石的存在。但是,鑽石與珍珠的價值,是該由誰來判定呢?當一股比較的趨勢形成,這個世上就有越來越多原本是珍珠的人,因迷失而變成了爛石頭。

自我存在的價值完全取決於自我的定位,而非由外境評量與論斷。也許我胖,但胖得有智慧;也許我矮,但矮得有性格;也許我丑,但丑得有自信;也許我笨,但笨得沒有煩惱;也許我殘缺,但一樣不失圓熟的觀念與奮鬥的激能……,即使我不是鑽石,也不是珍珠,是一顆石頭,但也要做一顆最美的石頭,一顆最有用的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