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陽善昭禪師有一天對廟裡的僧眾說:「昨天晚上,我夢見死去的父母向我要酒肉錢。我心裡難過,所以免不了要隨風俗習慣,買點酒肉、紙錢來祭奠一番。」

於是就如此這般地張羅著把祭奠辦了。但汾陽禪師在祭奠後卻獨自坐在酒席上,旁若無人地吃肉喝酒起來。

僧眾們看不下去,紛紛指責他說:「今天才知道你原來是個酒肉和尚,怎麼有資格當我們的導師呵!」便都打起包袱離開了。

只有石霜楚圓、大愚守芝等六七個人沒走。他們後來都成為著名的大禪師。

事後,汾陽禪師感慨地說:「那麼多的閑神野鬼,成不了氣候的可憐蟲呵!只消一盤酒肉、兩百張紙錢就打發走了。《妙法蓮華經》上不是說得很明白嗎:真正住持在廟裡的僧人應讓根正、干正,有一顆真實的心就可以了啊?」(《崇門武庫》)

【品評】禪是不講究「形式」的。一棵挺拔的大樹,只要根正、干正,無所謂「枝枝叉叉」。一葉障目,不見大樹者,怎能入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