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得在世不造過者,只有參禪一法

「參禪人沒有過:日用中一切時參,一切處參,一切事參,無造過餘地,何云有過?」——非也,大非也!殊不知無量劫來,所造五逆十惡,過於須彌山,直使今日禪也參不上,道也辦不好,說無過者,豈不非也?諸佛成佛,滅度久矣,我們還在這裡講過,至此說無過者,豈不大非也?

過有小改、大改二種。小改者,凡出一言即過,動一腳即過,放逸即過,充殼子即過,空坐即過,空行即過,空住即過,空臥即過,穿衣即過,吃飯即過,痾屎即過,放尿即過,有過即過,無過即過,以此極小之過,尚稱有過。

五逆十惡,毀齋破戒,輕毀三寶,訕謗大乘,污僧伽藍,破他梵行,此種大過,隻言大惡。

惡與過,稍有分別。大改過者,前非一念,覺即無之,正覺昭彰,了無不了,功尚不言,何過言歟?

要得在世不造過者,只有參禪一法,足可辦到,功不可得,過不可得。何以?造惡之人,惡從心有,若將參禪二字,蓋惡人心,只見參禪,不見噁心。

「如何蓋法呢?惡人豈可參禪?」非也。任惡人持刀,我參禪;任惡人偷盜,我參禪。只做到他惡我不惡;不但不惡,再加參禪。如是惡人之法不能施,惡人之心何能起?

世間惡人,千萬沒有向自己惡,唯世間人,盡是善人,看這惡人從何下手?能下手處,是善人處,難道持刀砍石頭、剁木頭罷?咦!前不造惡因,今不感惡果,類如前未殺人,任何時無人殺你,能辦生生世世,不殺盜婬,直到成佛,終沒有殺盜婬。大過須改,小過尤防,不防又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