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邪婬的意樂(意樂,包含「想」、「動機」和「煩惱」三方面意思——編者),有人會覺得:心裡想一想沒有罪吧!實際上邪念一動,就是罪業。下面看《感應篇例證》中的例子:

貴溪有位書生叫宋不吝,十五歲時入學,才學出眾,但是屢次考試不中,他想自己一生沒作過大惡事,為什麼這樣潦倒,就請張真人代寫一篇表章,看一下天榜。這位張真人能上天,他到天門時,聽神說:「這人本應有功名,因與嬸子私通,所以功名被削去。」真人回來告訴他,他說沒有此事,又寫文自己申辯。神批復說:「雖無其事,實有其心。」宋生知道後,慚愧、後悔莫及,因為他年輕時見嬸子貌美,偶爾動過一念邪心。

《壽康寶鑒》上說:

徐信善和楊宏是同窗好友,他們一道去趕考,住在一家旅店當中。一天遇到一位會看相的高僧,說楊宏將來會大貴,徐信善要貧窮。當晚,楊宏偶然看見旅店有一位少女很漂亮,就想拿很多銀兩去向少女求歡,被徐信善嚴肅地勸阻了。

第二天,高僧又遇徐信善,驚訝地說:「何以一夜之間忽然生出陰騭紋,換賤相為貴相了,今後你要享大富貴。」又看楊宏的相,說你的氣色不如昨天,雖然和徐都會富貴,但是名次在他後面,發榜的時候果然如此。

由以上公案可以看出,所謂動婬心沒有報應,是一種斷見,不是業果正見。第一則公案中,宋不吝沒有構成邪婬的事實,已經造下意業,如果以這個意業既不會增福,也不會消福,那是所作落空亡,但這無法成立,世上沒有作用是零的業。實際表明,婬心消福很大,宋不吝本來福薄,一念邪婬,使他功名消盡。第二個公案顯示出,凡是有念,必在罪福之中,惡念是罪,善念是福,徐生一念止婬,轉貧賤為富貴,楊生一念邪婬,轉富貴為貧賤,這就是業決定之理。一夜之間,兩人的面相就有很大的改變。凡人心粗,不大體會,高僧是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所以不能認為起心動念對相續沒有影響,而是影響很大,這是業增長廣大之理。我們一天當中有無數念頭,念念在福德上都有加減乘除,不是死的,所以懂得念念調整為善心,極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