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庭葦:用歌聲來化緣

利益他人是佛教的精神,也是我的中心思想。——孟庭葦

春節前, 孟庭葦去了趟山西。寒冬臘月的北方,天氣正當脆冷,裹著厚厚的羽絨服,她和家人遊歷了山西的名勝古跡。喬家大院在這個時候門可羅雀,孟庭葦也鮮被人認出來。因為她不施脂粉, 簡素到了極致。 誠然氣質出眾,但身上難尋明星氣兒。

先是去了雲崗石窟和北嶽恆山,接著,孟庭葦一行又來到中國佛教名山五台山,在那裡的菩薩頂朝拜了文殊菩薩。殿門前,她四歲的兒子寶弟跟爸爸媽媽一起拜下去,動作稚氣,神情如同媽媽一樣虔誠。

簡車就行,家庭和睦,是孟庭葦的生活現狀。在娛樂圈紅足二十年的她,與司空見慣的美食華服、流光溢彩幾無關聯,她的世界不過由三部分組成:佛陀賜予她的清寧、身為自己精神支柱的兒子寶弟,和她幾乎將全部收入投向慈善的歌唱事業。

孟庭葦更多屬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的絕佳記憶。那個時候,明星尚未氾濫。純真歲月裡,最時髦和受人崇尚的不過是瓊瑤式驚心動魄的愛情和三毛式浪跡天涯的自在。孟庭葦19歲出道,踏入娛樂圈的第一年,便以一首《你看你看月亮的臉》一舉成名, 有了「月亮公主」和「自然歌後」的美譽。崛起歌壇後,《冬季到台北來看雨》、《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羞答答的玫瑰靜悄悄的開》和《風中有朵雨做的雲》等曲目相繼出爐,且首首經典。她到底紅到什麼程度,有人說,想想現在的周傑倫吧!那時候的中國,不論大街還是小巷,清甜悅耳的聲音隨風入耳,訴說的都是這個台灣女孩的心事。

也許正是在成名的道路根本沒有經過任何磨礪和等待,孟庭葦對當時的那種熱烈境遇並不上心。相反,本就對名利毫無慾望的孟庭葦提前厭倦了閃光燈下的生活。光艷的娛樂圈背後,講求的是數字、是銷量,是無時無刻需要提神醒耳的機警與持重。而孟庭葦不願為了名利摧眉折腰。她在台前擁有無數掌聲和祝福,台後,卻無比渴望普通人的生活:早晨起床,不用化妝,不用弄頭髮,不用思量穿什麼衣服,也沒有人打擾。

忙燥的生活持續了十年,就在紅得無以復加時,孟庭葦突然在專輯發佈會現場宣佈:我將退出歌壇。她一個轉身,走得乾脆利落,不帶走片角雲彩。直到2004年,孟庭葦再次出現在公眾面前,模樣還是當年那個白衣勝雪的清爽女孩,但她結婚了。丈夫是她的高中同學,昔日的暗戀對像。

在大眾的疑惑中,孟庭葦道出了離開四年的生活——她青燈古佛,徹底拋開了俗世中的一切。 剛退出的兩年,完全處於封閉狀態,後來,偶爾上一些宗教節目,此外的時間基本都用於修行佛法,誦讀經書。跟朋友聚會也是去參加法會。其間,2003年孟庭葦去印度朝聖,原本打算看看環境,因為志同道合者在那裡找到了清修之地,讓她特別嚮往。果然,從印度回來後,孟庭葦最終驗證了自己的佛緣深淺,並下定決心皈依佛門。然而就在這一刻,命運之神把她岔向了另外一個人生路口——偶遇到她的丈夫張志鵬。

本來一個青春貌美女孩,幾年不見,張口修行合口閉關。這讓曾是孟庭葦高中同學的張志鵬異常詫異:「你是小龍女麼?」現在說起這些,輕輕的笑意一直浮動於孟庭葦的面容,沒有絲毫雜質。甚至會讓人感到些許恍惚:眼前的這個女子真的已年近四十,真的已為人妻為人母麼?她乾淨得不像屬於這個凡間塵世。而用她自己的話說:婚緣也是一種修行。

2010年,孟庭葦開始了「有孟庭葦的時代就是我們的純真年代」出道20週年亞洲巡迴演唱會。她的舞台沒有多餘的炫技,一件稍顯身材的旗袍已經是她的底線,但觀眾場場爆滿,七零後八零後懷舊,再年輕一些的慕名而去。孟庭葦將包括這些演唱會的部分收入和唱片的全部版權收入捐給慈善,打消了「復出撈錢」的傳言。她說:「我對名利慾望的狂熱追求已經消退,這個圈子不允許無慾無求。我能在演藝圈將近二十年,可能是因為我的定力足夠。事實上,看這個圈子的起起伏伏和來來去去,要有很強壯的心臟才行。娛樂業就是一個很泡沫的東西,我要很清楚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就像我知道我的歌聲是來化緣的,我把錢拿來做善事。」這是佛教徒孟庭葦的自白。

談修行:不會出家,關注醫療教育

孟庭葦幾乎將自己的每個公開活動都與慈善掛鉤,據說這些年她總共捐贈的慈善款項至少超過7位數。孟庭葦是一名虔誠的佛教徒,但她否認了自己會正式「出家」。

羊城晚報:曾有消息說你打算出家?

孟庭葦:我有一段時間想出家。經常聽師父講經說法,心裡特別富足,而且在佛學中心跟人談論佛法,讓我對出家有了很浪漫的想法,我想加入他們。後來有朋友給我潑冷水,說「出家後每天凌晨4點半就要起床,還不能上網,你的頭型剔了頭也不會好看」。我就反駁,說很好啊,我每天早上起來不用吹頭髮,也不用煩惱穿什麼。

羊城晚報:那為什麼後來沒這麼做呢?

孟庭葦:我的好朋友桑尼(台灣知名演員)打消了我出家的念頭。她那時候被分在知客室,主要工作是接待香客們參觀各個殿。她跟我說,本來是想找個清靜的地方,沒想到很多人聽說她在那裡,都去看她,成了一個「活招牌」。所以我想好了,我不能在台灣出家,自己閉關修煉。

羊城晚報:現在對你來說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孟庭葦:一個是照顧小寶弟,希望他平安、健康、快樂地長大,以後最好能跟著我修行。另一個就是盡更多的責任,在醫療、教育方面做些事情。我去過青海和西藏,看到那裡的不少人缺醫少藥,因為很簡單的發燒炎症而失去生命,我想為他們做點什麼。

與孟庭葦談佛:利益他人是我的中心思想

記者:去年的演唱會場場爆滿,拿現在與最紅時相比,前後有什麼不同的感受?

孟庭葦:隨著年紀與經歷的增長,對名利慾望的狂熱追求已經消退,現階段面對群眾除了感恩之心,有更多感受是同行在人生路上的分享與紀錄。

記者:你總是微微笑著,給人一種平和安靜的味道,一直是這樣的心態麼?

孟庭葦:我學習著禪宗的境界:來則有,去則無。當然也有暴躁或生氣的時候,但我會很努力去調伏自己的情緒。

記者:當年最紅的時候,大街小巷都可以聽到你的歌聲,為什麼在巔峰時隱退?

孟庭葦:那個時候擁有外象的名利與掌聲,但忙碌與疲憊的心並沒有讓我得到快樂。而宗教信仰讓我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平靜與喜樂,因此我選擇追求真正的內心皈依處。

記者:在什麼樣的情形下信仰了佛教?

孟庭葦:1994年,家裡的小狗過世,我開始吃素,後來慢慢地開始接觸佛法。我不是遇到什麼挫折,或對人生失去信心。我十幾歲就出道,看到了太多浮華和虛偽的東西,我很不開心,而接觸佛學後,我感覺自己很充實,如果不是遇到我的先生,我真的要出家了,但婚姻也是一種緣分,我也要珍惜。

記者:你平時用什麼方式研習佛法?

孟庭葦:假日我會去佛學中心聽聞講經說法。平日在家研修佛典經書,定時早晚課,每個月做八關齋戒,並且還有皈依的上師傳授定課。

記者:你是居士?

孟庭葦:是的。我是在家修行的佛家弟子。我的居士漢名叫明惠,居士藏名叫央金卓嘎。

記者:佛學給您帶來的最大改變是什麼?

孟庭葦:內心平靜,不再失眠、積極賺錢,利益眾生,人生無常,不必執著。

記者:你差一點選擇出家,是一念之想,還是醞釀了很久?

孟庭葦:我當時醞釀了許久,那是一種精神層面上非常渴望的境界,也是自己非常嚮往的生活方式。最後,幾乎出家,但還是自己福報不夠,機緣未到。

記者:2004年逐漸復出,但你把絕大部分收入投入了慈善,這跟信仰有關麼?

孟庭葦:可以這麼說。利益他人是佛教的精神,也是我的中心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