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的勝妙功德無窮無盡

執持名號,一定會有功德的,而且極為殊勝,極為不可思議。從念佛法門的終極目標來看,是要蒙佛接引,臨命終時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從世間念佛的過程當中,也有種種勝妙的功德。古往今來,如果說談奇跡的話,念佛感應是人類歷史上最神奇的、最不可思議的奇跡,其他宗教可能也談一點神跡,但跟念佛法門的奇跡相比,有云泥之別。

生了病,大病一定求生極樂世界,但專心念佛,它能治療疾病。阿伽陀藥,萬病總持。阿伽陀就是一個藥方治所有的病。病有心理上的種種煩惱、憂鬱等等,還有業報身四大不調、業障病。阿彌陀佛大慈悲心裡面所結晶的這句名號,就有這樣的功德——治療我們的疾病。

不少得癌癥的人,通過十天的精進念佛,能夠消失或者減輕。去年,有一位大功德主的夫人從香港過來,她是得胰腺癌了,醫院宣布沒有辦法救了,尤其是那個癌細胞把整個的腸子全都堵塞了,吃不進一點東西。我們告訴她,念佛就是求往生的,不是求疾病好。但是在念佛過程當中是有奇跡的。斷食,就在這裡一天到晚念。念到了大概第八天的時候,可以吃東西了。而且,胰腺癌本身是非常痛苦的、疼痛的,但是她在大家的助念當中很安祥,而且往生頗有瑞相,還燒出了不少的舍利花。

方丈寮的德文師,原來就是肝癌,十多年前。在他病房裡面四個人,就他一個人存活。他為什麼能夠存活?就是來東林寺打冬季佛七。他知道自己的殺業很重,慟哭流涕地念佛,結果全身的大汗,一下子讓他轉機了。然而他有個弟弟,也是得了肝癌,開始在東林寺做義工也都很好。但是他就可能沒有他哥哥的勇氣,還是比較貪戀世間,所以覺得身體不錯了,就回家一趟。面上黃疸,就走了。所以能不能把這個癌癥治好,還是取決於信心,取決於萬緣放下,取決於徹底的慚愧心、懺悔意識,也就是一心歸命到阿彌陀佛那兒去。甚至也不要求病好,就是要求往生。往往去求往生,這個病還可能念好;這裡還很神妙,求病好,很難跟這個名號感應上。通過德文師這兩兄弟的結局,才發現信心是第一要素。但這句名號確實是萬病總持的。

在東林寺念佛出關的分享,每次都有一到兩個比較神奇的感應。沒有阿彌陀佛名號功德的加持,一般是做不到的。

經典中說,信願念佛的人能得到十方諸佛的護念,佛會派二十五位菩薩隱形保護這個念佛人,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也在隱形保護這個念佛人。這些話語我們都看過,但是不是真的相信呢?

念佛念得清淨就會預知時至。民國年間靈岩山,印祖有一個護法居士叫胡松年,就住在寺院念佛,大概有六十多歲,紅光滿面,身體很好。他有一天,忽然到各個堂口去禮拜,跟大家告別。到客堂告別,知客還說:「你告別,到哪兒去呀?」他說:「我要回家。」那知客以為是回他俗家,他說:「你在寺院不是住得很好嗎? 還要回什麼家?是不是我們對你招待不周啊?」「不是,我是要回極樂世界的老家。」又到方丈寮跟妙真長老告假。妙真長老,說:「你有把握嗎?」他說有——昨天晚上大勢至菩薩告訴他,明天上午八點鐘要接他走。大勢至菩薩可能也就是印光大師了,他很有信心,這個夢很清晰,他也沒有得病。然後他各個地方告假說,八點時候希望大家來助念一下。但是,大家都不相信。但既然說請求去助念一下,就七點半的時候,大家就過去了。妙真長老也去了,一看他還是在那裡談笑風生,一點病態都沒有。妙真長老去,還跟他握手,說:「你今天吃了什麼東西嗎?」「早上吃了點粥。」「現在身體怎麼樣?」「現在身體很好。」他說:「你要走,你要不要通知你的兒子呢?」他想一想:「現在可以通知了,反正現在通知,他也來不及了。」談到了快到七點五十五的時候,他一看快到時間了,一坐上去,情況就變了,要往生的那個架勢出來了。那趕緊,大家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就是八點整走的。

所以念佛法門,真的要至誠懇切,真的要相信。那佛號的功德,要說起一些例子了。

江蘇無錫,寺院辦念佛會,就找了一個會做素食的廚師。廚師他也不是念佛的,反正做廚師就在念佛堂旁邊切菜,做素菜給這些居士吃。他就參加過好幾次。他有個兒子,得重病了,得垂危之際。他的兒子對他說:「我這一輩子造的惡太多,」現在求他父親一件事情,說,「你把你的佛給我,投生到好的地方去。」那廚師說:「我沒有念佛,怎麼有佛呢?」兒子說:「你有很多佛,只要你答應就可以。」這個廚師,說:「我只要有,你願拿多少就拿多少吧。」結果他兒子很安祥地往生了。明白人就知道,雖然他沒有念佛,他天天在聽佛號。無心聽的那個佛號都能灌到他心裡去,都能讓他兒子知道他身上有很多佛,佛號一迴向,就有作用。如果一個人真心去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那不是功德更大嗎?

念佛在急難恐怖的時候能夠管用。我們東林大佛有一位林宣華居士,是總助。 他去年就有一個車禍。從南昌開車,開車下高速的時候,就有一輛大卡車就向他撞過來。地面還有點滑。他一看這個情況,躲也沒辦法躲,趕緊把車放在靠著護欄的地方。但那個卡車,就向他這裡開過來,他這時候也沒辦法,只有伏在方向盤上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等死了。結果一看,好像還沒有死。再看自己的車子,這個車子竟然是被那個卡車搞成了兩截,就是一半的車身沒有了,從他方向盤坐的位置給它切開的。才保了一條命。交警過來都很吃驚:「哎呀,從來沒有這樣出車禍的。」林宣華居士第二天就到我這兒來說:「哎呀,感謝阿彌陀佛呀,要麼昨天就沒命了。」

前些年,我到內蒙呼和浩特,一個老居士談他兩個孩子,也是坐在車上,車打滑,要滑到懸崖後面去的時候,兩個孩子沒有辦法,只有念阿彌陀佛。一念阿彌陀佛,竟然出現奇跡了!這個車栽到山下去了,兩個人站在路旁邊了。這用科學能想得通嗎?

冤家債主我們會碰到,一定要好好念佛。有一個記載,說有一個編竹器的工人,他家裡就住在一個江邊,窗口都能夠看得到江邊。他有一天在那兒編竹器,發現有兩個水鬼在那裡講話。其中一個說:「哎呀,我明天機會到了。明天一個喝醉酒的人到水邊來,正好我把他拉下水。」因為這些吊死鬼非要找個替身,才能投生的。另外一個水鬼:「好啊,你機會到了,祝賀你,我還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這個編竹器的工人聽得很清楚,第二天他就專門在那等,看看有沒有這回事。看到中午的時候,就有一個人挑著擔子,喝醉酒的樣子,腳步都走得不穩,就到這個江邊來了。擔子一放下,口渴,蹲在那裡就掬水。看到他身子越來越往前了,他一邊掬水一邊說:「阿彌陀佛,這個水很好喝啊!阿彌陀佛,這個水很好喝啊!」一邊喝水,一邊念佛。搖搖晃晃幾下,站起來了,回去了,很安全回去了。就聽到這個水鬼:「怎麼你沒有找到他推下呢?」「他來了,來了正在彎下著腰,我已經要讓他下來的時候,忽然他念了一句佛號,這句佛號一下子把我嚇得退了兩丈遠。」佛號很有能量,放光,一下子這個鬼就退下去。「退下去,他不念的時候,我再上去的時候,他又念阿彌陀佛,又把我念得昏頭脹腦」,「他念了幾句佛號,我也沒辦法,就讓他走了,沒有機會了。」你看,念佛的功德有多大!

印祖《文鈔》也談有一位王鐵珊的,他原來在前清做過廣西的一個藩台,那時候廣西有很多土匪,他剿匪,殺了不少人。等他退休之後,生病。這一生病,不得了了,一閉上眼睛,滿屋子裡面都是鬼影幢幢,鬼來找他麻煩了。所以他就不敢閉上眼睛,睜大眼睛,幾天幾晚不能睡覺,搞得奄奄一息了,生命垂危了。他夫人是念佛的,夫人就說:「哎呀,你現在這個樣子,你就好好念阿彌陀佛吧,阿彌陀佛能救你。」這王鐵珊原來是沒有信仰的,也逼得沒辦法,那死馬當作活馬醫,那就念吧,他就非常懇切地念南無阿彌陀佛。這一念,就沒有鬼影了,當天晚上就睡得很好。以後,再也沒有鬼來找他的麻煩了。有了這個經歷,王鐵珊以後就死心塌地地開始念佛了。

留下肉身,大家都很讚歎不已。河北香河有個老人留下肉身,各種報刊雜誌都登了很多。實際上念佛留下肉身的也是不少,就我們《淨土》雜誌也登了三位比丘尼留下肉身的,二○○七年,黑龍江的紅光寺有兩個比丘尼出現了肉身。一個是她們的原住持慧寬比丘尼,活了八十四歲。她是裝缸之後,過了九年打開一看,肉體完好。同寺院的有一個顯亮師,是一個沙彌尼,還沒有受大戒,她是晚年才出家,七十六歲出家。八十歲往生的,也是裝缸,然後就開缸一看,保持完好。如果說那個慧寬老比丘尼是童真出家,苦行一輩子,還能理解,那這個顯亮師七十六歲出家的一個沙彌尼,由於她出家很晚,就沒有受大戒,出現肉身。而且這兩個人出現肉身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一心念佛。禁語,不說其他的話。顯亮沙彌尼就能做到,除了幹活,不講話,就是念阿彌陀佛。那個慧寬老比丘尼,別人請她講開示,就是一句話「好好念佛」,不說其他的,非常精進。顯亮沙彌尼在臨往生的時候,瑞相昭著,甚至她的頭上都出現了戒疤。戒疤,她從來沒有受過大戒,臨命終時,她內心有這種渴望,希望成為一個具戒的沙彌尼,佛菩薩就是這麼慈悲,讓她頭頂上就有戒疤。是浙江岱山附近,也有一個比丘尼坐化,肉身不壞。這個比丘尼是盲人,正因為盲人,她也就一般不參加寺院的各種法事活動,早晚課。她就是念佛,真的做到了念累了就睡,睡夠了就念。她看不到世間的人和事,反而清淨了,留下肉身。

不僅人道的眾生能夠往生,自古以來蜎飛蝡動的這些動物也都能往生。——八哥,鸚鵡,教它念佛,埋葬的時候,土上還生出一朵蓮華,再尋著那蓮華的根一看,就在這個八哥的嘴巴裡面出來的。九十年代,內蒙古包頭也有一隻鸚鵡往生。這個鸚鵡開始它不念佛,結果到了一個收養各種動物的一個白居士家裡,開始念佛了。一念佛,很有眼力,看到出家人去了,它念得更歡快,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念得很清楚。如果其他人教它念其他的,或者唱世間東西,它不開聲,它不念。如果還要教,它就是開始發怒了,好像要啄人似的。說有一個居士是參禪的,有一天到白居士家裡就坐在那裡,可能還在參一個什麼話頭,這個鸚鵡就在他坐的上頭,盯著他看。忽然就對這個參禪的說:「要念佛!快念佛!念阿彌陀佛!」一下子把這個參禪的居士嚇壞了,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好像對機而說似的。所以這個鸚鵡很有靈氣,臨往生的時候大家都給它助念,有一個參加過助念的一個比丘跟我說,助念火化,有舍利子,尤其神奇的——舌頭還沒有燒壞。

阿彌陀佛有願必滿。我們常常從《淨土聖賢錄》講一個老和尚說要往生,能夠帶一個人走,當時一個小沙彌歡天喜地地願意去,還真的坐在那裡,老和尚先讓他去。

民國年間還有個六歲的童女,她往生,也挺有意思。她是五歲的時候隨她的母親皈依了,皈依之後就很歡喜念佛,還有時候跟她母親討論,說念佛多長時間才能往生呢?要三年、四年,夠了嗎?這個小女孩叫張鶴仙,六歲的時候忽然有一次從念佛堂回來,感覺到身體不大好了,還吐了。她的母親跟姐姐在旁邊說:「你不是要求往生嗎?現在你願意去嗎?」童女說:「很歡喜,我願意去呀。」於是她的母親就在旁邊幫她助念,她就坐在那裡念,念著佛號,帶著非常燦爛的笑容往生了。那說明她往生的心還真的很切,她不治病。她就要求往生。

這個名號內具的法報化功德,真是滿一切眾生的願哪。瑩珂比丘,是一個不持戒的比丘,生怕下地獄,所以念佛念到阿彌陀佛來。阿彌陀佛告訴他:「我十年之後來接你。」那瑩珂比丘說:「這個世界誘惑太多,我的業障太重,我想提前走。」那阿彌陀佛滿他的願,三天之後接他走。這是可以促壽去往生。同時,還有延壽往生的。說有一個比丘,他念佛念到阿彌陀佛現前,阿彌陀佛告訴他:「你還有三年的壽命。」然後他就說:「哎呀,我還有師父沒有送走,還有我的母親沒有送走。能不能等我的師父、我的母親往生之後才往生?」向阿彌陀佛提了這麼一個要求。那阿彌陀佛回答說:「你的師父十二年以後往生,你的母親是二十年以後往生。那這樣吧,加上你三年的壽命,再讓你活二十三年。」以後,一一都是這個樣子——他師父十二年之後往生,他母親二十年以後往生,等他把師父和母親送走之後,三年之後,他自己自在往生。

這些情況都真的是很神奇呀,這種感應哪,還真是大不可思議。所以這些古往今來的《淨土聖賢錄》種種往生的故事,能增強我們的信心。從理上講,都是想不通,但是事相上這個情況就在面前——那預知時至的,臨終時候見光,見華,聞種種異香,聽到種種的音樂,阿彌陀佛慈悲地示現,或者在牆壁上,或者在香灰上,或者在虛空等等。這是應眾生的機,啟發他的信心,有種種不同的示現。古往今來,淨土法門如果沒有這些瑞相的示現,世間眾生在知識、常識、邏輯思維層面,是沒有辦法相信的。沒有這些感應的事例在激發我們,在令我們產生信心,這個法門怎麼能傳得下來?

念佛的勝妙功德說起來真是無窮無盡。這是來自於阿彌陀佛的願力無有窮盡,阿彌陀佛的名號的功德無有窮盡,我們眾生能念的心無有窮盡。眾生能念的心、所念的名號和阿彌陀佛的這種巨大的加持力,都是屬於大不可思議的境界。所以,在執持名號的過程當中,也完全是體現著信解在裡面。淨土法門就標舉阿彌陀佛名號的果德,種種的感應、種種的瑞相、種種的勝妙,來勸發古往今來的有緣眾生來修行這個法門。

念這句名號,聲聲喚醒本來人。在無明的大夢當中,我們是一個沉睡的人,是一個顛倒的人,是一個五毒俱全的人,是一個靠自己只能是沉淪墮落的人,所以這句名號對我們極為重要。抓住這個名號,安住在名號的功德當中,就能得大安樂;失去了這個名號,等待的就是地獄的劇苦,別無選擇。所以,我們一定要把淨業正因、正行、一心執持南無阿彌陀佛作為我們終生的、盡形壽的、唯此為大的、不能比這更高的一件大事來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