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活著的意義、人生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對於這個最根本的疑問,我仍然想直接的回答,那就是提高心地,修煉靈魂。

在生活中為慾望所迷失、困惑,這是人類這種動物的本性。如果放任自流的話,我們就會無止境的追求財產、地位、名譽,甚至樂此不疲。

的確如此,人只要活著,就必須衣食充足,而且,需要有保證能自由自在生活的金錢。此外,盼望出人頭地,也是人生的動力之一,這也不應該一律加以否定。

但是,這些只限於今生,即使積攢再多也不能帶到來世去。今生之物中有一樣永不滅絕的東西,那不就是「靈魂」嗎?在迎接死神的時候,人哪能不得不舍棄今生建立起來的全部的地位、名譽、財產,只能帶上靈魂開始新的旅程。

所以,當有人問「人為什麼來到這個世上」時,我毫不猶豫的、毫不誇耀的回答「是為了比出生時有一點點的進步,或者說是為了帶著更美一點、更崇高一點的靈魂死去。」

人生在世,直到終要嚥氣的那一天止,都是在體驗各種各樣的苦和樂,在被幸和不幸的浪潮沖刷中,不屈不饒的努力活著。把這個過程本身當作「去污粉」,不斷提高自己的人性,修煉靈魂,帶著比初到人世時有更高層次的靈魂離開這個世界。我認為人生的目的除此以外別無他求。

今天比昨天更好,明天比今天更好,為此,不屈不饒的工作、勤勤懇懇的經營、孜孜不倦的修煉,我們人生的目的和價值就是這樣確確實實的存在著。

人生在世苦難多!人有時候可能會憎恨神佛,為什麼只有我要吃這樣的苦頭?但是,正因為人生苦短,我們有必要認為是這樣的苦難,才是對修煉靈魂的一種考驗。所謂勞苦,正是鍛煉自我人性的絕好機會。

能夠把考驗當作「機遇」對待的人——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把有限的人生真正的當作自己的人生活下去。

所謂今生,是一個為了提高身心修養而得到的期限,是為了修煉靈魂而得到的場所。我認為可以這樣說:人類活著的意義和人生的價值就是提高身心修養,磨練靈魂。

靈魂取決於「人生態度」,它有可能得到磨練,也有可能產生污點。由於人生的渡過方式不同,我們的精神既可能變得高尚也可能變得卑鄙。

不少世間少有的英才,由於沒有崇高的精神而誤入歧途。在我所安身立命的商業世界中,也有人一切以自我為中心,只要自己賺錢就行,最終成為某種商業丑聞的主角。

都是商業奇才,為什麼他們的行為就令人不齒?古語說的好,「聰明反被聰明誤」,又才華的人過於相信自己的實力,往往容易向錯誤方向發展。這樣的人,即使憑其才智成功一次,但過分依賴才智終將上失敗之途。

才智越是不同凡響,就越是需要指針來正確指引方向。該指針就是理念、思想或是世界觀。

如果既缺乏這樣的世界觀,人格又不成熟,那麼,即使擁有優秀的才智,好不容易具備的強勢能力也會因為不能被運用到正確方向而誤入歧途。這不只是局限於企業領導人,與我們的人生也是相通的。

我想可以用「性格+哲學」這個公式表示人格。由人類與生俱來的性格和後天在人生的道路中學習掌握的哲學這兩方面形成人格。總之,先天的性格加上後天的哲學,就形成了人們的精神品格。

因此,根據什麼樣的哲學走什麼樣的人生道路,這就決定了他的人格。如果不打好哲學這個根基,就不能使人格之樹樹干粗大,筆直成長。

那麼,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哲學呢?答案就是「做人準則是否正確」。這是類似父母給子女言傳身教的那些簡單而朴素的教導,是人類自古培養起來的論理、道德。

京瓷公司是我27歲的時候和周圍的人創辦的一家公司。我是經營的門外漢,缺乏經營的知識和經驗。怎樣做才能使公司經營順利,當時大家都無計可施,束手無策的情況下,我下定決心堅持正確的做人準則,用正確的方法做正確的事。

也就是說,不許撒謊,不許給他人添麻煩,要正直,不貪得無厭,不許只考慮自己私人的利益等等。這些任何人在孩童時期曾經受到過父母、老師的教導——旦隨著長大成人逐漸遺忘——的單純的規範,我們把它們作為經營的指針,作為必須遵守的判斷標準。

盡管對於經營曾經一無所知,但我單純的堅信,若從事違背人們廣泛接受的倫理和道德的事情,則最終一事無成。

這是一個極其簡單的標準,也是通情達理的原理,遵循這個原理進行經營就不會茫然失措,就可以行進在正確的道路上,從而使事業走向成功。如果要尋求我成功的理由,也許就是這一點。亦即,也許我的才能不足,但是我堅持了一條單純且有力的指針——追求人間正道的做人準則。

無論一個人是否做了錯事,但是不能違背根本的倫理道德——我把它當作有生之年最終要的事銘記在心,並努力在一生中堅定的遵守這一要求。

在當今的日本,一說起人類應該具備的倫理道德,就有很多人認為這太落伍、腦精生鏽的想法。戰前道德作為思想教育被錯誤利用了,所以,戰後的日本在深刻反省後又走向了另一個極端,道德幾乎一直視作禁忌之物。但是,本來它是人類培養起來的智慧結晶,也是規範日常事務的堅實基礎。

近代的日本人以陳腐過時為理由,舍棄生活中積累起來的許多智慧,過分的追求便利,喪失了眾多本不可無的東西,倫理和道德也是其中之一。

但是,難道不正是現在,人們越發迫切要求和恢復作為一個人安身立命所必備的最根本的原理原則,並沿著這個原理原則切實的度過每一天嗎?我認為重新恢復極其重要的智慧的時機已經來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