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屍人的慚愧與懺悔

本是骷髏骨,曾將誑惑人。昔時看是假,今日睹方真。——省庵大師

我常常在想:自己究竟造了什麼樣的極重罪業,現在要拖著這樣一具充滿膿血屎尿、九孔常流不淨的屍體到處跑?

拖屍人的慚愧與懺悔

我拖的這具屍體有一個骷髏頭,有206塊大大小小、長長短短,形狀不一的骨頭,有639塊大大小小、粗細不一的肌肉,跟那屠戶屠案上的商品沒有兩樣。「筋纏七尺骨頭,皮裹一包肉塊。」 我的胸腔、腹腔裡有顏色難看,氣味難聞的五臟六腑:心臟、肺臟、肝臟、脾臟、腎臟;膽、胃、小腸、大腸、三焦、膀胱;跟那犧牲最多,奉獻於人類餐桌的胖胖的六腑五臟一般一般。

我的身體裡面有很多很多蟲蟲:

髑髏內有兩種蟲,遊行於我的髑髏與腦間,常食我的腦組織;

我的耳裡有耳蟲,食我耳中的肉;

我的鼻子裡有鼻蟲,食我鼻中的肉;

我的口裡有醉味蟲,住在舌端,得美食則昏醉,粗食則萎弱;

有四種蟲,住在我的咽喉中,令我食時津唾雜亂,咽之入喉,與腦涎合,有時會令我嘔吐;有嗜睡蟲,分佈在我的全身,它們累了,回到我的心臟,我也就犯睏要睡覺了;

有十種蟲,遊行於我的屎尿,形色臭惡,令我拉肚子,或令我便秘。

我的身體真是個蟲窩窩啊!到處都是蟲,密密麻麻,爬呀爬。

我記得小時候,七、八歲時,吐了一點口水,發現裡面有一條白色的小蟲,可能是蛔蟲的幼子吧。我造了什麼罪業,感召一個這樣的身體啊?

我這個身體真的是很臭惡肮髒的,無論怎樣色香味俱全的美食進入我的身體,被我的身體一加工都變成臭穢肮髒的糞便了。

我想這是為什麼呢?應該是他人用心:耐心、細心、服務心、利他心,甚至是菩提心生產出來的美食,經我的自私心、我執心、貪心、嗜味心、耽染心、迷醉心、但欲快意心吃下去,加工、發酵,就把它轉變成臭烘烘的大便了。真所謂「相由心生,物由心轉」,我真是太穢惡了。

我拖著這具屍體到處跑有什麼意思呢?可我死了也污染環境啊,我死了膨脹發青發黑,流膿出血,逐漸爛得一塌糊塗,臭氣熏天,臭不可聞,千千萬萬的蛆蟲成了親密的夥伴,在我身上爬啊爬,爬啊爬,密密麻麻,看了真是恐怖。

最後,我的肉被吃光了,只剩下一具白骨躺在那裡,所謂「本是骷髏骨,曾經像個人,昔時看是假,今日睹方真。」

現在的我只不過是一具會動的白骨,一具正在腐爛不可逆轉的屍體。當我的肉爛光了,就是「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現白骨的時候了。再過幾百年,白骨也化成土了,「我」在哪裡呢?到底誰才是「我」呢?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我」,我嘗盡痛苦,受盡折磨,造盡罪業。

現在我該覺醒了,首先要覺醒到的就是:我這個身體多髒多臭啊!它給我帶來無盡的痛苦與不自在,使我不得不要受老病死的煎熬,使我可以被人捆縛,被人用刀槍傷害。

我真羨慕極樂世界的菩薩,他們皆受自然虛無之身,無極之體,沒有人能傷害到他們;他們的身是金剛不壞之身,沒有老病死的痛苦;他們的身是真金色身,具有三十二相、八十隨形好,口氣香潔,如優缽羅花,身諸毛孔,出旃檀香,不比我的身體,口氣臭,身體上上下下都是臭。

我身上最臭的要數肚子裡的九曲十八彎的彎彎腸了,這些腸大約有7米長,包括小腸和大腸。小腸又包括十二指腸、空腸和迴腸;大腸包括結腸和直腸。

其中十二指腸在我腹腔的後上部,長度約20-25cm。空腸和迴腸分別在我腹腔的左上部和右下部,兩者之間沒有明顯分界線,兩者合起來,長度大概5-7米。

拖屍人的慚愧與懺悔

在我的小腸內壁上有許多大大小小的突起,這使它的內表面比同樣長短的簡單圓筒的面積大約600倍。這是我創造的奇跡?是我的榮耀?這其實是我對食物的貪執的象化,為了更好地阻礙漿化了的食物並消化吸收它們,於是我生起了這些突起。

我的直腸約15-20cm。而結腸又分為升結腸、橫結腸、降結腸和乙狀結腸,其中升結腸約12-20cm;橫結腸約40-50cm;降結腸約20cm;乙狀結腸約20-70cm。

在十二指腸和小腸裡是混雜著唾液、消化液、蟲聚、嚼碎磨爛的食物,和嘔吐出來的嘔吐物相比有過之無不及,氣味衝鼻難聞,令人噁心至極。在結腸、直腸裡是食物殘渣,就是糞便啊,臭烘烘,臭不可聞,然而我還要把糞便裡的水份吸收運轉於全身,大家看我這個身體髒不髒,噁心不噁心?真令我慚愧啊!

我的身體為什麼這樣不淨臭穢呢?因為它本來就是從不淨中生。

《密嚴經》云:「男女意惑亂,精血共和合,如蟲生臭泥,此中生亦爾。」

《入胎經》中說:

「無量不淨週徧充滿,多千蟲類之所依處,具足最極臭穢二門,具足非一骨鎖穴孔,復有便利清腦腦膜髓等不淨,生髒之下,熟髒之上……於月月中,出諸血相以之資養。

母食食時,以二齒鬘細嚼吞下,其所吞食,下以口穢津涎浸爛,上為腦膜之所纏裹,猶如變吐(嘔吐)。所有食味,從母腹中入自臍孔,而為資長,漸成羯羅藍、頞部陀、閉屍、健南(胎中發育生長各階段的名稱),手足微動,體相漸現。

手足面等胎衣纏裹,猶如糞穢;生臭(原本就臭)變臭(因起變化而臭)猛暴黑暗,不淨坑中上下游轉;以諸苦酸粗咸辣淡,猶如火炭食味所觸;猶如蒼蠅,以不淨汁而為資食。如墜不淨,臭穢熾然,淤泥之中命根非堅。」

拖屍人的慚愧與懺悔

我從不淨臭穢中來,故我身體決定是奇臭無比不淨的。「此身非蓮花,亦非旃檀生,糞穢所長養,但從陰道出。」是因果並劣的臭皮囊。

在《阿彌陀經要解》中,蕅祖告訴我們:「眾生濁者,見煩惱所感粗弊五陰和合,假名眾生,色心並皆陋劣,故名為濁。」我如此,一切眾生亦如此。生活在地球上的大大小小、林林總總的眾生都是拖屍的遊魂,都是造糞的機器。

因鴿子在殿堂簷下亂拉屎,東林寺客堂讓人在殿堂簷下樑上安上鴿剌,它們就不能在那裡下腳了。於是它們到其他地方做巢安息,有鴿子飛到師父齋堂西北角的屋簷下棲息,每天晚上在高處排泄很多食物殘渣,每天義工菩薩都不辭辛勞地刷乾淨。

我每天用早齋都會經過那裡,有時就想:一切眾生都是這樣不淨——進去出來,進去出來,永不停息。從大的象、鯨魚到小的蛆蟲、跳蚤;從長條形貼地爬行的蛇、蜈蚣到直立行走的今人、古人、將來人;從天空中遨翔的禿鷹、貓頭鷹到水裡游泳的鯊魚、鱷魚,再到土裡鑽土打洞的蚯蚓、田鼠,都是造糞的機器,都是移動的地水火風四大,都是無明大夢中的冥冥遊魂,都是「冥冥隨物去,杳杳不知歸」的可憐孩子。

《華嚴經》中云:「願諸眾生離淨想倒,成不淨觀。」在此我也誠摯地希望一切眾生都能觀身不淨,領受大聖佛陀的甘露妙法的滋潤長養。

天台智者大師在《淨土十疑論》中開示:「言厭離行者,凡夫無始已來為五欲纏縛,輪迴五道備受眾苦,不起心厭離五欲未有出期。為此常觀此身膿血屎尿,一切惡露不淨臭穢。」

故《涅槃經》云:「如是身城,愚癡羅剎止住其中,誰有智者當樂此身?」又經云:「此身眾苦所集,一切皆不淨,扼縛癰瘡等根本無義利,上至諸天身皆亦如是。」

「行者若行若坐,若睡若覺,常觀此身唯苦無樂深生厭離。縱使妻房不能頓斷,漸漸生厭作七種不淨觀。

一者觀此淫慾身從貪愛煩惱生,即是種子不淨。

二者父母交會之時赤白和合,即是受生不淨。

三者母胎中在生藏下居熟藏上,即是住處不淨。

四者在母胎時唯食母血,即是食啖不淨。

五者日月滿足頭向產門,膿血俱出臭穢狼藉,即是初生不淨。

六者薄皮覆上,其內膿血徧一切處,即是舉體不淨。

七者乃至死後膨脹爛壞,骨肉縱橫,狐狼食啖,即是究竟不淨。

「自身既爾他身亦然,所愛境界男女身等,深生厭離常觀不淨。若能如此觀身不淨之者,淫慾煩惱漸漸滅少。」

「又作十想等觀,廣如經說。又發願,願我永離三界雜食,臭穢膿血不淨,耽荒五欲男女等身,願得淨土法性生身。此謂厭離行。」

故我等淨業行人當常觀身不淨以成就自己的厭離行。

淨土宗十一祖省庵大師也說:

「念佛無難事,所難在一心。一心亦無難,難在斷愛根。當觀此身體,臭穢難具論。內外及中間,無一清淨物。己身既如此,他身亦復然;深生厭噁心,慎勿生貪著。當觀極樂國,純是蓮花生。不假父母胎,壽命原無量。一念念佛時,蓮花即化生。若能無間斷,決定生安養。」

省祖的開示指出了我們念佛不得力的根源:深深愛戀執著娑婆世界,深深愛戀執著這個臭皮囊,深深愛戀執著五欲六塵的享受。在此我要至誠地向祖師懺悔,也要代一切如母眾生求哀懺悔,願我及一切眾生都能放下貪瞋癡,捨去臭皮囊,換取金剛身,往生安樂國,不退速成佛,普度諸含識!

拖屍人的慚愧與懺悔

南無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