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並沒帶來幸福

世人哪裡知道,暴富之後,不僅沒有帶來預期渴望的那種幸福生活,相反,痛苦卻隨之摩肩接踵而至,甚至丟了性命。對此,有情眾生們多數並不相信,認為是「酸葡萄」心理。那麼,我們不妨看看現實中巨額財富突然從天而降,一夜暴富之後的個案。

就先從近期發生的事件說起吧……

拆遷暴富迅速返貧

事情發生在杭州。消息來自於《人民網》。

杭州的城郊,村民們世代以土地為家園。他們以種菜為生,雖然不富裕,但是村莊裡寧靜而祥和,生活恬淡而淳樸。

這幾年,因為城市建設,村民們因為拆遷補償,得到了大筆的補償款而富了起來。媒體稱:「村民富起來後,不少人終日無所事事,有的靠打麻將度日,有的甚至染上了毒癮,很多人因為揮霍無度而返貧……」

媒體記者採訪社會學家,專家說:不僅杭州,全國各地的農民拆遷都曾出現過類似的情況。拆遷補貼,讓農民過上了從未有過的富裕生活,然而面對巨額財富,不少農民不知所措,只顧眼前,大吃喝,買轎車,得過且過,無度揮霍,使之一夜返貧。

看來,「富裕」並不等於幸福。農民拆遷中失去了土地,也丟失了精神家園。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們在下面的案例中,更易看清本質,找到答案。

瞬間暴富一場悲劇

接下裡的暴富故事更傳奇,結果也更離奇,是真實版的「人間悲喜劇」。

在太平洋中有一個很小的島國,叫瑙魯。它孤懸在幽藍的海洋上,島上的居民世世代代都靠打漁、摘椰子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突然有一天,好運降臨小島。島上長年積累的鳥糞,經天長日久轉化成非常值錢的肥料,叫做「磷酸鹽肥料」,價值連城。一夜間,瑙魯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磷酸鹽生產和出口國。從天而降的財運,使得小國瑙魯一夜暴富,成為太平洋島的首富。

從此,瑙魯人真的是過上了「好日子」:政府把全國人民的衣食住行全包了,住房、電燈、電話、醫療、教育全免費,大病送去澳大利亞看,學生去海外讀大學,一切都政府掏腰包……從此,島上的居民再也不用打漁,甚至不用勞動;從此,人人成為富翁;從此,可以不勞而獲的生活……結果呢,不久全國一半人患上了糖尿病。糖尿病又稱富貴病,也是「活癌癥」,至今無法治癒。總統急了,號召百姓多跑步散步、多運動,但沒有人響應。

悲劇還在繼續。天然資源有限,島上的鳥糞很快的開發殆盡。後來呢,瑙魯政府債台高築,國家連飛機都賣了,能想的辦法都想了,現在只能靠其他國家的援助度日。

這就是從貧窮到一夜暴富的悲喜劇,和諧的生活被「看似幸福」的富裕徹底粉碎了。過度的享受,人們的健康沒了。健康沒了,幸福就沒了。

鴻運暴富家族毀滅

上面的暴富案例一中一外,下面回到「大唐」。這個窮人暴富的故事,不僅涉及到大唐的盛衰,更直接關係到楊貴妃的死亡,以及整個楊氏家族的滅亡。

楊釗,窮困潦倒。在四川時,窮得連飯都吃不上,借債度日。可自從他的遠房親戚被封為貴妃(也就是楊貴妃),利用裙帶關係,他一步登天,改名「楊國忠」。

當了大官暴富後,楊國忠極為奢侈腐化,車馬用黃金、翡翠做裝飾;廁所也用珍珠、美玉做點綴。為了政績,他兩次攻打南詔國。招兵期間,他派御史到各地去抓人,帶上枷鎖送到軍營,害得百姓哭聲遍野。結果大敗,20萬無辜士卒暴屍邊境,不僅給少數民族地區造成災難,也導致國內田園荒蕪,民不聊生。

關中地區連續發生水災、嚴重饑荒。玄宗擔心會傷害莊稼,楊國忠便叫人拿好莊稼給玄宗看,並說:「雨水雖多並未傷害莊稼。」玄宗信以為真。以後,哪個地方官員上報當地出現水災,楊國忠便叫御史審問,從此再沒有人敢匯報實情。

這位地地道道小人得志的楊國忠,官至宰相,獨攬大權,外戚跋扈,民怨沸騰,終於不可收拾,爆發了安史之亂。強大的唐王朝從此朝江河日下,一蹶不振。

最終安史之亂中,在馬嵬驛,憤怒的士兵蜂擁將楊國忠亂刀砍死;楊貴妃也被縊死。楊國忠的妻、妾、兒子等,或自殺、或被殺……因楊國忠的鴻運、高陞、暴富,整個家族顯赫一時,但升得多快,衰敗也就多迅速,最後客死他鄉,整個家族毀滅。

何苦何苦!可是,千百年來,世人對高官厚祿的追求,依然趨之若鶩。

大富之後,必有大災,古今無不如此。君不見,改革初暴富起來的「暴發戶」如今在何處?尚有幾個人在人間?依然富有者更是鳳毛麟角(依然富有者多為有信仰者,懂得回報社會,常做佈施)。所以,佛當年放棄王位、財富而出家;范蠡三成巨富,均散盡錢財救濟貧民,被封為「財神」;「金滿箱,銀滿箱,轉眼乞丐人皆謗。」曹雪芹如此描繪浮世……

佛教不反對財富,佛法是因緣法,宣說無常。富了之後,若貪圖個人享受,殺盜淫妄,福報用盡,地獄自現;若為他用,廣為佈施,回報社會,謙卑寧靜,財富方得長久,人也平安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