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蛇人的悲劇

印光大師在《放生殺生現報錄戒殺放生各文合編序》一文中,明察秋毫,洞察一切,諄諄勸誨世人說:「凡有血氣者,必有知覺,則貪生怕死,趨吉避凶。鳥獸昆蟲蚤虱,莫不皆然。若忽尓捕殺之,則其力雖不能敵,無可如何,其心之仇恨,殆不能以語言文字形容。若將欲殺,或有贖之放之令生者,則其心之感激,亦復難以形容。縱彼現時雖無報恩報怨之力,然善惡之緣既結,或於現生,或於未來,必有不期然而然之報應。即彼等不能即報,而常行放生,常行殺生,天地鬼神,常為鑒臨,必當降以禍福,且勿忽其弱而欺之。」(《印光法師文鈔續編》下冊)此文一針見血,深深闡明「因果報應絲毫不爽」這一顛滅不破的真理。

筆者從事中藥材生意,收購蛇肉乾(現已洗手作罷)。奔大江南北,經浙東湘西。與養蛇者、捕蛇者、殺蛇者時常接觸,把耳聞目睹殺蛇人不得善終,現世現報,舉一反三,殺生不得善果的事例披露於眾,以警世人。

一、屢遭蛇咬不改悔,黃泉路豈能返回。

浙江義烏市的周某54歲,從事養蛇收蛇殺蛇也有20多年頭了,殺蛇萬條之多。近10年來,他被烏梢蛇、眼鏡蛇咬了兩次,上些蛇藥,打上血清,化險為夷,產生了僥倖心理。雖然截了指,他不思悔改,受經濟利益的驅使,仍重操舊業。前年夏季的一個晚上,被白花蛇咬住手掌,因為他前2次的經歷,放鬆了警惕。認為抹上蛇藥就完事了。到了夜間12時,毒性發作,不能言語,等到救護車把他拉到醫院,已經瞳孔擴大,心臟驟停。醫生們也無力回天。這正是:殺蛇圖利賺大錢,一命嗚呼奔黃泉。

二、殘殺蛇類千千萬,償命現報在世間。

義烏市佛堂鎮的周某45歲上下,他從事收蛇殺蛇也有10年多了。貪慾無知,唯利是圖。他專收大王蛇、蘄蛇、菜花蛇、蟒蛇不計其數,活體泡酒。還專殺大蛇銷給高級酒樓酒店、高級餐廳排檔,謀取暴利。幾年來,蓋了三層大樓,買了新車,家用電器應有盡有,過上了美滿的幸福生活。但是好景不長,「善惡報應,如影隨形」。由於本人殺業罪孽太重,受業力牽引,他擔任村委會主任,因地基住宅權分配不均,引起是非怨恨。同村另一村民,幾次爭地未果,惱羞成怒,身帶自製炸藥,闖進村委會會議室,抱著周某點燃了炸藥,炸得周某傷痕累累,血肉模糊,像一條殺掉頭的蛇在地上滾動、抽搐,慘不忍睹,隨後亡命,其他人也受傷。這驗證了:「開膛破肚活體淹,現世惡報在人間。」

在經營蛇類殺生的人們中,有的得暴病身亡的,有的得心臟病花巨款治療的,有的出車禍的,還有的被騙、被偷的,被輸得血本全無的。不知道因果的人,最好不要說沒有因果。通過殺蛇人的悲劇,證實了「萬法皆空,因果不空」的真理。

蓮池大師在《戒殺文》中開示:「世間至重者性命,天下最慘者殺傷。世人多殺生,遂有刀兵水火瘟疫劫。負命殺汝身,欠財焚汝宅,離散汝妻子,曾破他巢穴,報應各相當。人人惜命,物物求生,何得殺他,充己口食?或利刃割腹,或尖刀刺心,或剝皮剖鱗,或斷喉劈殼,或滾湯活煎,可憐大痛無伸,苦極難忍。造此彌天罪業,結成萬世冤仇。今人多奇病多夭,或死蛇獸,或死官刑,或死盜賊之手,或葬瘟疫,或死兇殺,或死自刎,或死落水,或死吐血,或死鴉片,或死藥毒,或死惡癥,皆殺生吃葷冤欠所致也。孟子曰,聞其哀聲,不忍見其死;見其慘亡,不忍食其肉,是仁君子遠庖廚是也。吾今哀告世人,持齋修德戒殺,上消累世冤孽,下積德以蔭子孫茂昌,自然福壽綿長,萬事如望呈祥也。」

我奉勸正在做殺業生意的人,和剛欲做殺業生意的人,放下屠刀,棄惡從善,不要重蹈他們的覆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