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輪迴之根

今先說輪迴二字之義,這輪迴之義就是人間所共知的一句俗話,乃說輪過來又回過去的意思。若問云何是輪過來回過去的呢?你要觀察,世界上種種樣樣,無一不是輪過來回過去呀!且看這天上的日月,其晝夜間輪過來回過去;又這一年的四季春夏秋冬,亦是輪過來回過去。若簡單的說,就叫輪迴。若這樣的觀察,這世界上無一事一物不是輪迴,今只說六道輪迴——

這六道乃是天道、人道、修羅道、畜生道、餓鬼道、地獄道,此謂之六道。

因什麼有此輪迴呢?這六道所說的是果,當然要問其因。由有因,必有緣;有緣,必有果;有果,必有報。

這因緣果報,是根據何來?乃是根據人心而來。這人心來的是什麼呢?來的就是迷惑。

什麼是迷惑?迷惑,就是貪瞋癡三毒:所謂貪毒,貪不正之名利;瞋毒,瞋無理之忿怒;癡毒,癡不明道理之是非。此三毒俱備,必造殺盜婬三惡業:殺業,殺害生命;盜業,不與而取;婬業,姦淫婦女。造此惡業,必成三災:一名刀兵災;二名饑饉災;三名雜病瘟疫災。若造惡業過重者,可能造成水火風大三災,不易避免。

此惑、業、苦三道為輪迴之根,以其迷惑必造業,造業必受苦,愈受苦愈迷惑,愈迷惑愈造業,愈造業愈受苦,於是輪迴無已,受苦無休。感動諸佛無緣大慈,又諸大菩薩同體大悲,共駕慈航,以救諸苦,苦勸眾生,速修戒、定、慧之三學,對治貪、瞋、癡之三毒,戒止殺、盜、婬之三業,以減大小三災之苦。

由戒、定、慧三學有緩急不一,則貪、瞋、癡減去的有多少不同,於是而有三善道、三惡道之分,成六道輪迴之別,乃全是根據戒、定、慧修學之緩急及多少而定之。

此戒、定、慧三學,有世間之戒、定、慧,有出世間之戒、定、慧,有世出世間之戒、定、慧。

今略說世間的戒定慧,先學三皈之戒體,次學五戒之戒相。其戒相受之可多可少,能受一戒、二戒,則來生不失人身,其壽夭、高卑由戒多少而定。又世間之禪定,有九次第定,分而言之,四禪八定等分,若修有成效,當能升天,天有三界二十八層天之階級:此皆世間之戒、定、慧,只享世間之福,未出出世的戒定慧,其戒體仍是三皈,戒相二百五十條,條條皆是保護戒體,故永免輪迴之苦。

又世出世間的戒定慧,其戒體仍是三皈,其戒相有三聚淨戒及十重四十八輕。唯一的重在保護戒體,不見輪迴之相。戒經所謂「如是一心中方便勤莊嚴」是也。其禪定功夫無出無入,所謂那伽(譯如來)常在定、無有不定時,平日送客迎賓、搬柴運水皆在禪定之中。所謂慧者,《般若》云「一切法皆是佛法」。

又《法華經》云「決了聲聞法,是諸經之王」,此皆名成佛之智慧,唯是佛知。佛見此三種三學,唯此世出世間的三學為究竟。

就按這世間的三學,雖然皈依三寶,但得戒體,未受戒相,不能保護戒體,不過是修世間的福,縱然有受戒相的多是有名無實,果然能持淨戒即是菩薩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因未受戒相,就是不肯離開世間的思想也。就是因世間人的耳聞眼見等總未離開世間,自己甘心承認我的身體總歸生(生活)、住(住世時間)、異(幼而壯、壯而老)、滅(消滅於地下),又我所創成的依止事業當然是成(成就)、住(住的時間)、壞(是衰敗)、空(歸無所有),這是逃不開的,甘心自認,那就無可如何了。若出世的三學,就能超凡入聖、永免輪迴及生老病死等苦。若世出世間的三學與前二種三學就大不相同,應要如是知見這無量無邊的世界就是自已一個完全的清淨法身,與三世諸佛同體同住一個常寂光中的世界,這是人人有分的。

若以此佛法為妄誕不可信,也可以參考在佛法未來中國時,我中國的聖人也是這樣的說法,無非是名相不同、作風不同,這義理是一樣。這兩處的聖人,距離、時間與空間太遠又太遠,當然不是兩面核計好了來騙人。就按中國的聖人所說,「君子之道費而隱,語大天下莫能載焉,語小天下莫能破焉」,如是之說可為證。信了可信的是不約而同,可見是同一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