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人不能完全廢掉兼修眾善

印祖建議像我們這種程度的人念佛,也不能完全廢掉兼修眾善,譬如放生啦、布施啦、為人服務啦。要注意哦!並不是念佛的功德不夠,要修其它的善行來補哦!是我們凡夫的程度不夠,定力很差,容易厭煩,所以才要調劑身心。譬如一直打坐念佛,腿痛了,堅持不下去,可以起來掃地呀!心念佛,身體也可以掃地呀!掃地報佛恩。因為極樂黃金為地,都不必掃地,就是因為所有的地,都是阿彌陀佛負責幫我們掃好的。現在學阿彌陀佛的心,幫大家掃地,越掃就越感恩。

譬如拜佛累了,也可以洗碗報佛恩啊!想到極樂世界不必洗碗啦,因為洗碗全是阿彌陀佛一個人包了;這樣洗碗,也就是心中憶佛啊!洗碗也就是憶佛念佛迥向西方啊!重點,是在心的方向都對準西方,念頭的焦點放在『佛』,心是以念佛為主,做事情,是隨緣報阿彌陀佛的恩。並不是以做事為主,有空才念佛,沒空把佛丟掉哦,那心就歪了!

像歡喜菩薩,她們念佛動機是要去西方,一直念佛是至心信樂,啊!感謝佛恩.報答佛恩啊!她常常說:『我真感恩,阿彌陀佛這四個字,沒有這四個字,我不知要多苦啊!』她是感謝佛恩,並沒有想要另外去得什麼一心啊,來光宗耀祖,光耀門楣,所以反而心無罣礙,反而一心。她們可不是做世間雜事,也能念佛的心態哦!她們不是把做事擺第一,念佛擺第二哦!她們是以念佛為主,以念佛為前導,念佛也能做事啊!念佛也能做事啊!她們是以念佛來引導做事,念佛是第一,做事只是隨緣報佛恩而已。

所以,做什麼事都超越了個人的成敗得失,沒有我,誰在累呀!都是我相重的人,才常常有那個『我』在那裡很累,『我』在睡眠不足。像歡喜菩薩,天天一個人在垃圾回收場,做到三更半夜,心中都是念佛,以佛的精神為大眾,根本就忘掉了小水泡的我啊!所以也沒有我累不累的問題,也沒有壓力,也沒有要趕快一心不亂這些問題。因為她是真的依靠佛,歸命於佛啦!所以依靠佛就輕鬆啦,在輕鬆歡喜當中,自自然然和佛形影不離。她依靠了佛,就是以佛力為她的力啊!所以越念越有力,樂此不疲呀!

像上一次打佛一,請安安老師向大家宣布,要睡的人就蓋上陀羅尼經被,灑上光明沙,到前面來讓大家助念。末學這樣說,本來是要提醒大家,打佛一的動機要正確,是要在信願求生西方,『心』不要有自我成就的希求,沒有壓力才能不累呀!沒想到安安老師覺得這些不重要,就自動做師公,刪掉了。她覺得必須要求不吃、求不睡,求不大小便,求做金頂電池,才是重要的。

而那些個要求,正是本末倒置了。其實只有往生的動機正確,全心靠佛,恭恭敬敬,不求那些『有的沒有的』,才能夠沒有自我壓力,輕鬆又舒服,這樣才能自然做到不餓又不累,心都放在佛。不吃不睡不是故意強求的,強求反而整個心都念肚子餓,念我想睡覺,念大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