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病皆與動物肉毒有直接關聯

「我為什麼成了素食者?」 一個美國作家這樣寫道:「當您真正了解肉類是污穢不潔的,又是有傳染病的屍首時,您能再面無懼色的狼吞虎嚥嗎?我不吃任何肉食和任何維他命丸,也健康的活了半輩子。我在美國旅行多次,常在飯館和別人家中吃飯,棄肉吃素的經過,未曾使我難受,讓我慢慢道來吧。

「在旅行時,有一天吃肝咬了兩三口,覺得味道不對勁,再用刀子一切,真把我嚇了一跳,膿包裡竟有一窩小蟲,早己煮熟了。從那天起,每逢看見肝我就反胃。直到一件事震撼了我,我才全然斷絕牛肉!事情是這樣的,我的鄰居從牛群中挑了一隻最棒的母牛,供應他自己的牛奶。某天,衛生員來檢驗,說這隻牛有結核病,應予銷毀。我的鄰居勉強的把牛送往一個較大的屠場,獲得許可,觀看切割。

出現在他眼前的,是一整葉被結核菌蝕爛了的肺……此事過後不久,我領著班上的學生去遠足,路過該屠房,我就問那位作嚮導的政府驗肉員: 「請問老兄,如果一頭牛害結核病,一葉肺爛壞了,您們怎樣處理呢?」「我也請問你,你的蘋果上有個爛斑,你怎麼辦?你還不是把它削掉,然後吃下去嗎?」我注意到學生們臉上吃驚的表情。等出了屠場,我問他們削蘋果和割牛肉是否相同。「不同,開玩笑!」他們異口同聲地否定。他們說:「病肺的血液會周流全身。」

「某次,同朋友去亞利桑那州某山澗釣魚,搞不清到底怎麼了,所釣到的魚中,將近二分之一是有腫瘤的,或在內部,或在外部,看了令人倒胃口。查閱有關資料,才從政府報告得知,有些山澗裡,魚癌流行,尤其是鱒魚。其染病率有的高達百分之九十。」

有一句話說,現在吃大閘蟹和河塘魚的都是勇敢的人。

農場主是一群可怕的人,他們成麻袋地往動物飼料和湖溏江河中傾瀉化學藥品,刺激畜禽魚蝦生長,強迫餵食、注射荷爾蒙、在飼料中加開胃藥、防腐劑(這類含硝酸鹽的肉,餵貓都很危險),這樣的肉,食肉者睜眼閉眼地享用了。

還有一種毒,叫肉毒。「肉毒極為害人!」

北京某地狗市。屠夫當著其他狗的面,將帶鋸齒的利器一把扣在某狗腦袋上,令其致昏,吊起來,一刀捅死,立即剝皮。鮮血淋漓的冒著熱氣的狗肉就掛在群狗面前。張呂萍清楚地看見同是天涯淪落狗從集體狂吠到沉默,狗眼含淚。眼神驚恐、悲傷、哀怨、憤怒、詛咒…… 「如果它們會說話的話」,她說:「它們一定在咒罵屠夫禽獸不如。」

這樣的狗肉對人健康有百害而無一益。最可怕的是動物被殺時分泌一種毒素,這種毒素對人體非常有害,現代科學研究這是一種有害的腎上腺素物質。同樣,注水豬、牛、甲魚、雞等被殺時不僅分泌應急毒素,還有體內污水,如此肉食,談何安全。

癌癥、瘋牛病、禽流感、口蹄疫、SARS等疾病,在這些看來皆與動物肉毒直接關聯。都是動物冥冥之中的某種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