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佛禪與佛七的不同

念佛禪與佛七最大的不同,在於無相或是有相。佛七,要求感應、要迴向願生西方淨土,可以觀像念佛,也可以觀想念佛,所以絕對是有相。念佛禪則是無相,它不求感應,甚至連這種念頭都不要有,即使真的看到佛、蓮花、菩薩或是聽到聲音,也不要執著它、在乎它、留心它,就裝作沒有看到、沒有聽到。

某次佛七,有一位菩薩,她說自己每念一句佛號,身上就長出一朵蓮花,結果念著念著,渾身都是蓮花了。我問她:「你看得到嗎?」她說:「我看得清清楚楚。」我又問她:「眼睛是睜著還是閉著?」她說:「睜著!」我就說:「那你再念念看,讓我看看蓮花。如果其他人也看得見,那是感應、神通,是瑞相,但與解脫不一定有關係;但如果只有自己看得到,那就是心相,是從心裡、頭腦裡出來的。」

念佛時,身體有什麼感受或聞到什麼味道,是正常的,有時甚至會聞到死屍臭,因為有很多靈界眾生都會來這裡聽聞佛法。此時念佛就好,不要在乎它。假如是瑞相,很好,但是不要執著它,念佛的目的不是為了得瑞相。

過去我們每次打佛七,油燈上都會結出許多舍利花,至今都還供奉著。後來因為好多人在休息或過堂時間都會跑去看有沒有結舍利花,是大是小?是什麼顏色?而我們不希望用燈花舍利來誘惑人、干擾人,所以就不再點油燈了。其實這沒有什麼,只要一心念佛,就會有燈花舍利,那只是一種感應。

總之,「念佛禪」是用念佛的方法達成禪修的效果,它的方法其實與佛七相同,就是念阿彌陀佛一句佛號,沒有其他複雜的方法,這就是一門深入。

時時刻刻想到,現在念的是一句佛號,不要想剛才有沒有打妄想,也不要想等一下會如何,這些念頭通通不要有,不斷地「現在念佛」、「現在念佛」。之前我已經說過,念佛的念上面是「今」,下面是「心」,就是用現在心,現在這個時間的心,不要跑到剛才,也不要跑到未來。既然是來參加念佛禪七,從進入禪修道場開始,就應該把過去及道場之外的一切,還有剛才發生的事,未來可能會發生的事,全部割捨放下,只有專心念阿彌陀佛。

此外,還有一點要特別注意,念佛禪不是要念到「入定」。「入定」就是自己沒有在念佛了,心很安定、很安靜,沒有雜念妄想,甚至於身體不見了,環境也看不到了。而是要清清楚楚地知道自己在念佛,聽著大家念佛,漸漸地身體和環境都是一句佛號,沒有妄念,只有佛號;即使是與佛號合而為一,還是繼續念佛。若興起「自己究竟是誰」的疑情時,就可以開始參話頭,參「念佛的是誰?」。當話頭參得沒有力量時,回到身體又是身體、環境又是環境時,這時就老老實實地再念佛號。所以,念佛禪以念佛為根本,如果在念佛禪七中,一次話頭都沒有用上,也沒有什麼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