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分明,不取一相,如如不動

現在請大家把眼睛閉起來,我給大家聽一個鐘聲,(請維那師敲個鍾)「鏗……」。〝聽到〞一個聲音的人舉手,〝聽到〞兩個聲音的人舉手……

一個人把心帶回家的時候,你會聽到兩個聲音,第一個「鐘聲」,第二個「無聲」。無聲也是一個聲音,所謂「動靜二相,瞭然不生」。我們現在是怎樣?我們一看到事情就「啪」——跑出去!如佛陀所說的「譬如百千大海棄之,唯認一浮漚體」。我們放棄了大海,去追求一個水泡。我們去住在一個境上的時候,其他的什麼都看不到。所以只聽到一個聲音,這是我們的習慣,我們的攀緣心,你的心已經住在這個聲音,所以你忽略了那個無聲的聲相。

若把心帶回家,不要動念頭,就像鏡子一樣,了了分明,不取一相,如如不動。你要是能如如不動,你的心就……啪!清淨本然,週徧法界。但是你不能用攀緣心。用那個「動的心」、用「有所住的心」,那就糟糕了,你臨命終的時候,很難脫離生死的業力。

一個人,心經常「動」,你要跳脫生死就很困難,即便你念佛都很難!所以你經常要保持如如不動。你看事情看得很清楚,但心不動,「不迷、不取、不動」。你平常就應該這樣訓練自己,臨命終的時候,也就是這樣——「保持正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