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的愛情都是虛情假意

世俗所謂愛情——愛自己吧?(虛情假意)

常常會看到很多年輕時大唱愛情的夫妻,一到對方病倒就把他(她)拋棄,更不必說到死後。假如沒有把病倒的對方拋棄,也大多會考慮到——對方生這種病是不是會傳染給自己呢?在醫院裡,很多配偶和家屬都會私下偷偷地來問我這個問題,使我對所謂的「愛情」實在是非常地搖頭,深深覺得人大多隻會愛自己吧!假如人一死又是出血而死的話,一下子就氣味難聞,很難得看到有一位家屬可以耐得住,在旁邊安靜地為亡者念佛八小時,總是趕緊送冷凍庫,而且一切委託殯儀館,連為亡者更衣入殮的事都不敢自己做,也懶得自己做。我常感覺人的一口氣斷了,就馬上變成可怕的屍體,幾乎比死去的動物還談不上價值。動物的屍體,人們還說它有營養,肯秤重量用錢去買來,死人再有營養也沒人敢要。

真正的Honey——(甜蜜的甘露)一切深情流入彌陀大願海,作生死關頭的大提攜

人是有感情的,相處久的人離開了,總是會悲傷的,但是仔細聽聽悲傷的內容,大多是為了自己悲傷,很少是為了對方著想。像林師姐那種感人肺腑的臨別諾言,就是完全替對方著想的真愛情、真慈悲。也只有真正相信佛說「世間無常」的人,才能夠在逆境忽然間發生的時候,馬上就這樣以智慧來處理。雖然以往林師姐的表現,讓人看不出來她對佛法的深信,但是她心中真是相信六道輪迴都是苦的,只有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才是究竟安樂和解脫,所以她毫不遲疑地對先生說:「Honey,你趕快念佛,跟隨阿彌陀佛去西方!」她完全沒有用愚癡的心為自己做一些無用的哭訴,而以一句大智慧、大慈悲的話,代替了悲哀的哭泣。她最後一聲:Honey的稱呼,正是他們夫妻一生感情的全部流露,而最難得的是,一切深厚的感情都完全流入阿彌陀佛大願海中,變成生死大海中最大的幫助和提攜!我想,這才是真正的Honey——真正甜蜜的甘露。(甘露——不死藥)

承擔一切,讓他無掛擬

林師姐她了解先生的罣礙,必然是在高堂老母和四個孩子,所以她一切都承擔下來,要讓先生安心地先去極樂世界等她們,不要因為罣礙而墮落。她那一句——「一切都給我」的承擔——是多麼有魄力!有過夫妻之情的人都知道,這是非常難以放下割捨的,活著來承擔死別的痛苦和一切生活的重擔,幾乎要比先死更難過。所以連林覺民先生那樣的英雄豪傑,在他的與妻訣別書當中也無奈地表露了,為了救國救民,不得已要犧牲先走一步,而把生離死別的痛苦留給妻子的心酸,他為了國家人民不得已割捨私情的悲懷,真是令人淚下。而林師姐就是活著承擔了這難過的一切。您知道往後的日子她是如何實現這一句「一切都給我」的諾言嗎?

夜半起來,實踐諾言

每天早上大約三點多,就可以聽見他們一家起床活動的聲音。她的婆婆是起床念佛、作早課,她是起床煮糯米飯,準備飯糰的佐料,一大木筒的飯和器具,用一個滑輪和吊籃由四樓的樓梯間傳到一樓,孩子們睡眼惺忪,天沒有亮就幫她搬東西下樓,她用一輛推車推著出去,在路旁站一個早上——足足七、八個小時,在那裡捏著飯糰、賣飯糰,她帶著收音機去恭聽明倫、蓮社的廣播節目,一面聽佛法,一面也帶著她準備結緣的念珠、錄音帶,去送給有緣的人。她天天笑嘻嘻地隨緣勸人念佛,一直到飯糰賣完了才回家,大多已經過中午了。回家除了照顧婆婆和小孩,她也誦經念佛,每當共修的淨業精舍有念佛的日子,她和幾位師姐通常都會自動發心先去打掃道場,其中一位莊師姐總是老實忠厚、謙虛地說:「我什麼都不會,努力一點去掃廁所也好。」其實她們都是很好的菩薩。

——恭錄自道證法師《毛毛蟲變蝴蝶》